第两百五十一章 峡谷深处

  “你见过……不可能吧,别开玩笑啊!”我疑惑的看着她。她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而且也没有反驳我,而是摇了摇头对我说:“算了,别管它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呢,咱们也该走了。”


  离开道观,苏轻尘这才想起来一件事,他好像真的失忆了一样,傻乎乎的问我们:“我是不是落了什么东西?”


  “没……没有,你两袖清风,身上啥也没有,能落下什么!”周紫萱急忙回答道。


  他摸着自己的脑袋说:“不对,好像真的落下了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


  “王权,他脑袋好像坏掉了,这样也好,暂时不要告诉他关于柳梦蝶的事情,免得他担心。既然那个戴面具的男人想要圣药,他早晚会找到咱们,到时候柳梦蝶自然会回到咱们身边。”周紫萱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我当然知道该怎么做,就是不知道那个面具男什么时候会来找咱们,要是他一直不来,咱们现在也走不了,怎么办?”我仔细分析着。


  周紫萱对我说:“不急,他很快就会来拿圣药的,相信我,这东西对他很重要。”


  “你怎么知道?”


  “直觉。”她回答道。


  苏轻尘此刻却有功夫在欣赏远处的美景,双手叉着腰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片刻后转过身冲我们喊道:“喂,你们两个别说悄悄话了,快过来看,好美的峡谷啊!”


  “峡谷?”我疑惑的走了过去。


  原来苏轻尘正站在一处悬崖边上,那悬崖大概有二三十米深,下面全是水。对面是一座山峰,我们所在的这个位置也是一座山上面,正是来的时候走的那条路,只是在我们来之前,峡谷里面明明没有水,此刻却变成了一条河!


  “糟了,咱们怎么离开?”周紫萱惊讶的看着我。


  确实,我们要从这里出去,必须要下山,然后穿过那个峡谷,要不然根本就没办法绕路,这里地形很复杂,再绕路还会绕到悬崖边上,之前我们已经尝试过了。


  “别紧张,大不了游过去。”我对她说道。


  周紫萱却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游过去?我水性不好,而且要游过去就必须逆流而上,我怕中途体力不支溺水怎么办?”


  “苏兄,你水性怎么样?”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结果苏轻尘跟我说:“我根本不会游泳啊!”


  “不会游泳?”听到这话我感到一阵绝望,一个水性不好,一个干脆不会游泳。我一个人没办法带他们两个啊,要是顺流还好说,逆流的话,确实很消耗体力,即使带着一个人,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要不……再回去找那个白袍老道想想办法?真是奇怪了,怎么突然间涨水了?”周紫萱提议道。


  我想了想,这样似乎不太妥当,白袍人跟我们说了,三个月之内除非生死攸关,否则不让我们打扰他。因为他现在正在闭关修炼,最快要三个月才能出关,我们前脚刚走,又回去惊扰他,肯定不太合适,弄不好他会走火入魔,反正我听说闭关是不能轻易打扰的。


  “算了,咱们自己想办法吧,不行就在这里等上一段时间,看看洪水会不会消退,或者干脆做一个木筏,试试能不能划过去。”我对她说道。


  苏轻尘愣了一下:“木筏?我会做,我以前在老家干过木匠,只要有工具,我能搞定的。”


  “问题是没工具!”我很无奈的耸了耸肩。


  周紫萱一只手托着下巴:“这样的话,咱们只能就地取材了,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用上,大家一起动手吧!”


  “也只能这样了。”苏轻尘叹了一声,便朝着树林走去。


  旁边就有一个树林,其实也不算是树林,不过树木不少,有一些树枝可以用的到,那些树已经枯死了,树干里面没有水分,最适合做木筏。


  要说苏轻尘这小伙儿,一看就是专业的,他用树皮做绳子,树干劈成两半做筏子,做出来还真像那么回事,能不能用我就不知道了。


  做好船桨天已经黑了,今天一整天我们啥也没干,就是在这里忙活这个木筏了。天黑了,我们还没有吃早饭,苏轻尘提议到山上看看有没有什么野味,或者是抓条鱼什么的。


  说起来容易,实现起来却一点也不容易,明明可以看到水里有鱼,但是水面大,悬崖太高,想抓鱼是不可能的。


  天黑之后,我们进了树林里面,开始寻找野味,还别说,真的让我们给找到了,树上的鸟抓到几只,还找到了一个野鸡窝,里面有一大一小两只野鸡,全部被我们拿去当晚餐了。


  “你们说,今天晚上行动还是等天亮再说?”周紫萱啃着鸡腿问道。


  我想了想对她说:“还是休息一下再说吧,大家都挺累的,最快也要后半夜吧。”


  “要不天亮再说吧,我总觉得水里阴气特别重,到了后半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东西!”苏轻尘表情古怪的说道。


  “怕什么,真有脏东西,我把它抓了就是,别瞎想,再说了,这附近就有一个道观,哪有不开眼的东西敢在这里作怪!”周紫萱反驳道。


  “我是没意见,你们商量吧。”吃饱喝足,我便躺在火堆旁边休息了。


  这一天天的,事情那么多,整个人心力交瘁,就是躺下也睡不踏实,总觉得睡在露天的地方,随时都会面临危险一样。


  这种感觉一直伴随着我,不是说经历的多了就会习以为常,人与生俱来的恐惧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克服的。对未知的恐惧,还有对黑暗的恐惧。


  我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根本没休息好,忽然感觉身上一阵冰冷,睁开眼一看,原来下雨了,冰冷的雨点无情地拍打在身上,火苗在风中摇曳,看来快熄灭了。


  “快起来,下雨了,找个地方避避!”我拍打着苏轻尘,又推了周紫萱一下。


  周紫萱醒过来之后,惊呼一声对我们说:“水里有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