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二章 巨浪滔天

  “什么?”我疑惑的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说。


  打开手电筒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我们睡在距离悬崖很远的地方,她怎么知道水里有东西?

  苏轻尘此刻也用那充满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四周,啥也没发现,他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你是做噩梦了吧,赶紧找个地方避雨吧。”


  雨越下越大,周紫萱却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对我们说:“是梦,我知道,可水里真的有东西。”


  她说着话就朝着悬崖旁边走了过去,我急忙追上她,从背包里拿出一件长袖给她披上,然后跟在她身后,想看看她要干什么。


  苏轻尘正在把木筏往树底下拖,没工夫跟我们一起胡闹,这么大的雨,应当第一时间找地方避雨才是,要是感冒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病情恶化就会很麻烦。


  我冷的瑟瑟发抖,但看到周紫萱一副很紧张的样子,一直盯着悬崖下面,我想肯定是真的有什么东西,不然她不会反应这么强烈。


  我用手电筒往下照,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正准备招呼她去林子里避雨,却忽然听到水中传来了咕咚一声,明显是什么东西掉了下去发出的声响。


  周紫萱听到这声音之后,身体抖动了一下,脸色变的很难看。我问她怎么了,她却也不说,转身就走。


  我打了个冷颤,也急忙跟了过去。她是鬼婆,她说的话我从来不会质疑,既然她说水里有东西,就一定是有东西,看来今天晚上不能有所行动,还是天亮再说吧!


  苏轻尘找了一个山洞,其实也不是山洞,就是一处相对比较凹陷的石头堆里面,勉强可以挤下几个人。木筏就暂时绑在了旁边的树上,我们三个挤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报团取暖,不管怎样先撑过今天晚上再说。


  至于周紫萱刚才到底是怎么了,我也没有问她,看她脸色不好,不想再提。她要是想说自然会说,不想说问了也没用,反而会让她更害怕。


  没错,她确实在害怕,不是因为冷才发抖的,刚才在悬崖旁边我就感觉到了,她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别看她嘴上说的一套一套的,其实内心也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这跟职业没多大关系,往往表面上坚强的人,内心都比较柔弱。


  周紫萱看起来困了,靠在我身上睡着了,苏轻尘也靠着我另外一边的肩膀沉沉睡去,我却睡不着,也不敢睡。外面电闪雷鸣的,狂风暴雨,我总感觉会有事发生。


  就这样带着不安,坐在石洞里面等了好久好久,我希望雨能快点停,因为感觉到周紫萱可能病了,身上一阵冷一阵热,还伴随着身体颤抖。


  我只能尽可能的搂着她,给她温度,将背包里能用的布料全部拿出来披在她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我看到木筏被大雨冲走了,绳子好像断了,于是赶紧把苏轻尘喊了起来,告诉他木筏被冲走了,让他赶紧去抓住绳子。


  苏轻尘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立马跑过去抓绳子,但是雨下的太大,地面上已经开始积水了,木筏飘了起来,没有了地面的摩擦力,一个人根本抓不住。


  “快来帮我!”苏轻尘一只手抓着绳子,另外一只手抱着一颗大树,看起来力不从心,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只能把周紫萱喊起来,然后过去帮忙,谁知加上我,也抓不住那个木筏,我没想到筏子居然这么重,恰恰又是一个斜坡,木筏顺着水流往下滑,绳子已经勒进了我的肉里。


  周紫萱看到这一幕也过来帮忙了,苏轻尘干脆跑到木筏的另一端,趴在地上用力往上推,但是他可能太慌张了,脚下一滑差点被水冲走,还好及时抓住了筏子。


  我们身处在斜坡上面,水流不是很大,但筏子飘在上面很难控制,万一被冲走,我们就会掉下悬崖。悬崖下面都是水,掉下去也没多大问题,关键是周紫萱说水里有什么东西,我可不想就这么被冲进去。


  但苏轻尘此刻非但帮不上忙,反而变成了累赘,本来他是在下面撑着木筏的,此刻被斜坡上的流水冲的只能紧紧抱住木筏,完全起不到作用,还加重了木筏的整体重量。


  “快抓住我的手!”周紫萱一只手帮忙拉着树皮做的绳子,伸出另外一只手冲苏轻尘喊道。


  可距离太远,根本抓不到,而且绳子好像快要断了,比较是树皮做的,没那么结实。


  “不好,绳子要断了,怎么办?”我急忙提醒道。


  周紫萱愣了一下,然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对我们说:“干脆下去吧!”


  我想了想,这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不然雨越下越大,斜坡上面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迟早还是会被冲进悬崖下面。现在不管怎么说还有个木筏,要是木筏被冲走,而我们没有牢牢抓住它的话,掉下去就意味着要溺水,后果不堪设想。


  “苏兄,爬上去,抓紧木筏,我要放手了。”我对他说完,便用腿勾着树干,腾出一只手来抱着周紫萱,然后腿一松,就连同木筏一起随着水流下去了。


  我们掉下了悬崖,幸好绳子没有断掉,我立刻把周紫萱推到了木筏旁边,让她好爬上去,然后我也上去了。


  没想到峡谷里的水流比之前更为湍急了,或许是木筏从高处掉下了激起了巨浪,又或者是因为这里的地形,总之在我们掉下来之后,迎面就是一个巨浪拍打过来,直接将我们卷进了水里。


  幸好大家都抓着木筏,没有人被冲走,要不然我也没办法,下游水面很大,如黄河滔滔,被冲走意味着什么,我们都很清楚。


  “快,往那边划,那里有个裂缝可以进去。”周紫萱一只手拿着手电筒,另一只手紧紧抓着木筏,对我们说道。


  果然,我看到不远处有个裂缝,大概有两三米那么宽,完全可以进去。只是苏轻尘却愣了一下对我们说:“那里的磁场很强,最好不要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