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鸑鷟

  一路上我不停的追问周紫萱,为什么非要去那里,苏轻尘的情况很不乐观,要是遇到危险,不一定能照顾好他,这个时候不能有丝毫失误,否则可能会出人命的!


  苏轻尘虽然表示自己无所谓,但我还是不放心。


  周紫萱带着我们来到那扇门跟前,这才说出了实情,她之所以坚持要进去,是因为门后面可能有她需要的灵气,也就是灵体。灵体是那些即将要魂飞魄散的鬼魂携带的一种气场,也有的是自然界中存在的灵体,称不上真正的鬼,但对她却有很大的帮助。


  前面两次她使用五行术,体内灵气快要透支了,要补充回来,至少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她之所以急着补充自己的的灵气,是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以目前这种情况来看,不管原路返回还是另外找出口,都有一定的危险,五行术使不出来危险就会成倍增加。


  就像刚才的情况,如果不是周紫萱在关键时刻使用五行术,苏轻尘的下场可想而知,一定会被那些虫子啃成一副骨架。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浑身都疼,紫萱,谢谢你救了我!”苏轻尘恍然大悟般的点着头说道。


  “不用谢我,要不是你用身体拖着那些东西,我们俩也不会好过。话说回来,打开门之后可能会遇到突发事件,你们俩可要做好准备,很多事我是预料不到的,我怕……”


  “不用怕,我们全力支持你,放心吧,”不等周紫萱说完,苏轻尘就打断了她。


  “那好吧,王权,你的剑不是削铁如泥吗,试试能不能砍断铁链。”周紫萱后退了两步对我说道。


  这道门很大,宽两三米,高至少有四米,跟墙壁连为一体,一共两扇门,门上各有一个龙头,一根手腕那么粗的铁链从龙嘴里穿过,将两扇门连在一起,铁链上面没有锁,很明显是穿上去之后又焊接起来的。


  这么做的用意我们就揣测不到了,但周紫萱说我的剑削铁如泥,这可真是没有一点依据,我用了这么久,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把剑这么厉害。


  当时我就有些为难,我跟她说:“紫萱,这把剑说到底是借别人的,用它砍铁链?我怕弄坏了到时候不好交差……”


  “早知道你会这么说,行吧,不借就不借,我自己想办法!”她有些生气的说道。


  我急忙解释:“不是这个意思,我很乐意帮忙,只是……算了算了,砍断就砍断吧,大不了就说弄丢了,他们还能杀了我不成!”


  我咬了咬牙,干脆答应她算了,这毕竟不是在帮她,而是在自救,没有她,我和苏轻尘根本走不到这里。


  “这就对了嘛,小尘,咱们站远一点。”周紫萱扶着苏轻尘后退了几步。


  我握紧阴木剑,用力砍了一下,只听叮的一声,回声久久不息,剑被震的一阵抖动,我的虎口也出血了。铁链没有断,剑也看起来没什么事,这是我意料之中的,我刚才用了很大力气,原本以为这一下剑肯定会断掉。


  “你没事吧?”周紫萱关切的走了过来,一看我手流血了,立刻拿出破布条帮我包扎。


  “我没事,这办法可能行不通,铁链子太粗了,就算剑没事,我的力气也有限,砍不断的!”


  “这样啊……看来只能用出最后一招了!”周紫萱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思忖片刻说道。


  “你还有最后的绝招?怎么不早说?”我惊奇的看着她问道。


  “我不是考虑到门打开之后可能会遇到危险吗,所以保留了一些灵气,只要我毫无保留的用五行术烧这跟铁链,再用水浇上去,一定能弄断它的。”


  “你有把握吗,要是还弄不断,咱们就只能原路返回了,到时候你体内没有一丝灵气,再遇到那些虫子怎么办?”我担心的问道。


  “没关系,到时候再想办法吧,你们俩敢不敢跟我赌一次?”


  “我……我无所谓,你们看着办吧。”苏轻尘倒也好说话。只是我一直在思考,到底应不应该这么做,我不能什么事都听她的,这关乎到一个团队的生死存亡,出了差错大家要一起陪葬的……


  然而还没等我想清楚,周紫萱却已经开始使用五行术了,根本就没有打算争取我的同意。我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和苏轻尘躲到一旁去看着她表演。


  谁知道她用火烧过铁链之后,告诉我们灵气已经用完了,用不出水咒了!

  没办法,我们商量了一下,周紫萱提议我去外面弄点水来,要尽快,等会儿铁链凉了就不行了。


  出去的话很危险,但也没有办法,我只能冒着危险去装水,因为周紫萱告诉我矿泉水不行,必须用外面的水,是何原理我就不得而知了。


  本以为出来之后会遇到很多那些虫子,谁知打开门之后却没看到,水里也没发现那些虫子,水潭里很清澈。


  我用瓶子装了一瓶就急忙回去了,将水倒在铁链上,那根手腕粗的铁链居然裂开了一道道口子,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原理,但我此刻的心情是激动的。


  这一下没费多大力气就砍断了铁链,门被打开之后,我忽然看到一只大鸟,那只鸟是紫色的,背对着我们,好像正在进食。


  “快躲起来。”周紫萱立刻招呼我们躲到了一块儿石头后面。


  门后面也有一个水潭,远处还有一个房子,不过要绕过这个水潭才能接近。水潭旁边那只大鸟让我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周紫萱告诉我们,那是鸑鷟,原本被人们称作神鸟的一种生物,只是那种鸟据说在远古时期就灭绝了!


  “什么……鸑鷟?五凤中的一种吗?”苏轻尘随即问道。


  “什么东西,你们就说这鸟有没有危险?”我听不懂他俩说什么,便询问道。


  “你先别急啊,这鸟可以肯定是肉食动物,有没有危险我不知道,我只想知道它在这里这么多年,吃什么?”周紫萱提出的这个问题,让我回答不上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