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 求不得

  “你真的这么想的吗?”我有些惊讶,什么时候开始,周紫萱这丫头变聪明了?


  她给我的感觉一直都很呆萌,属于那种没有什么心机的女人,虽然懂的知识不少,但确实读死书,在分析问题这方面一直欠火候。而这次她能想的跟我一样,确实让我感觉有些惊讶。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苏轻尘站在一旁抓着头发问道。


  他听不懂不奇怪,他可能有一段记忆已经暂时封存起来了,就连柳梦蝶都不记得了,自然也不会记得那个面具男。而我猜测的那个人正是面具男,也只有他有这个本事布下如此厉害的七星阵。


  当然,除他之外,我估计还有一个人可以做到,那就是白袍人,只是此刻白袍人应该在龙虎山闭关,再说他也没有动机,所以不会是他。


  周紫萱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他会来找咱们,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这七星阵,很有可能就是为咱们准备的一份大礼,只可惜被我识破了,他应该就在附近,不知道下一步又会准备什么礼物给我们……”


  “那家伙躲在面具之下,肯定不是什么好人,这点你我都很清楚,我就是怕他不守承诺,到时候把圣药给了他,他却不放人,那还不如把圣药留下,作为保命的筹码!”我仔细分析着,对她说道。


  因为我担心那个面具男会做出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那种人心理阴暗,不得不防。


  周紫萱低下头思忖了片刻:“这样……或许也可以,只是我担心他会撕票,从他的做法来看,圣药对他仿佛很重要,没弄清楚之前,咱们最好不要激怒他,先看看他要做什么再说吧。”


  “这样也行,但我有一个问题,咱们怎么过去?”看着这唯一可以靠近那座楼的路,却不能踏上去,我很绝望。


  这个地方处处透着诡异,水潭里还有潜在的威胁,不尽快想办法靠近那座楼,根本没办法弄清楚那个面具男到底在搞什么。既然都走到了这一步,我想也没有必要躲着他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刻面具男肯定就在附近,说不定……正在暗处窥探我们。


  “先别急,让我去探探路,你们在这里等我,不要上前一步。”周紫萱说完,便盘膝而作,双手快速的结着手印,口中配合泰语念念有词。


  片刻后,我看到一个几近透明的人从周紫萱身体里走了出来,起初,我还以为她灵魂出窍了,对于鬼婆来说,灵魂出窍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看清楚之后,我不禁感到惊讶,那不是她的灵魂,而是一个小女孩儿的灵魂。


  我想,这可能就是她说的灵体了,鬼婆身体里必定会有灵体,她们是共存的,她之前就说过,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灵体。


  很明显灵体不受七星阵的影响,到底是什么原因,隔行如隔山,她不说我是猜不到的。


  “王权,那是什么?”苏轻尘表示很惊讶,我只好解释给他听,免得吓着他。


  在我和苏轻尘讨论的时候,灵体已经走到了那个古楼跟前,眼看着就要进去了,谁知道这时不知从哪飞出来一股黑气,逼的灵体一下子就弹了回来。


  周紫萱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扭过头对我们说:“小心点,来了!”


  “什么东西来了,在哪……”苏轻尘紧张的四下打量。


  我笑道:“你别这么紧张啊,淡定点!”


  话音刚落,我也看到了,那股黑气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飞来,顷刻间就近至跟前了。周紫萱一个闪身挡在了我们前面,又开始结手印了,这次用国语念了一句:“神兵急急如律令!”


  我一听这句话,忽然觉得耳熟,这不是师父经常糊弄客人时念的吗,说是出自道教,通常要配合咒语一起念的。周紫萱是鬼婆,跟道教好像扯不上关系吧,而且她也没有配合什么咒语,就这么直接念出来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不明白,不过她念的这句话好像起到了作用,只见那黑气迅速消散了,接着便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出现在我们眼前。


  周紫萱立刻示意我们后退,与此同时已经咬破了手指,在手心快速画着符箓。


  那个女人刚才应该是和黑气一起出现的,此刻她半跪在地上,手脚仿佛不受控制的在空中挥舞着,就好像是皮影戏里的木偶一般,看起来特别诡异。


  我没看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但是苏轻尘却从喉咙里发出了哽咽的声音,他一遍又一遍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梦蝶……梦蝶……”


  “柳梦蝶?不会是她吧,王权,手电筒给我!”周紫萱惊呼一声,就把我的手电筒夺了过去。


  因为刚才我内心比较恐惧,一直不敢直视那个东西,只是匆匆扫视一眼,没看清楚模样。等周紫萱把手电筒对准她的时候,我感到深深的不可思议,居然真的是柳梦蝶!

  难怪苏轻尘会突然间痛哭流涕,他可能已经想起来了,看起来他是真的喜欢柳梦蝶,即便暂时失忆,在见到心爱的女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还是想了起来。


  “怎么样,这份大礼惊喜吗?”


  忽然间,从黑暗中传来了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发出的,听声音,充满了戏谑。


  周紫萱立刻把手电筒对准那个方向,只见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站在不远处的塔楼上,面对着我们。


  “你把她怎么样了?”周紫萱质问道。


  “难道还不够明显吗?它现在是我的傀儡,很快你们也会跟它作伴的,哈哈哈……”面具男那可怕的声音在这个偌大的空间里回荡。


  “梦蝶……是我害了你,我不该带你出来的!”苏轻尘跪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


  周紫萱蹲下去安慰他:“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苏兄弟,她回不来了,要替她报仇,就给我打起精神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