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章 夜半歌声

  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曾经的一篇报道,应该不是胡编乱造的,连报社和记者都备注了。说的是发生在华北一带的某个城镇,一个女人莫名其妙的在商场厕所里暴毙了,尸检报告出来之后,让死者家属难以置信,死者竟是心脏病突发没有得到及时治疗才出事的。


  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那名女孩心脏根本没有问题,并且也没有遗传因素,查过她最近的社交和活动,走访过接触最密切的几个朋友,都没有证实有哪一间事可以刺激到她。那么一个健康的人,为何会突发心脏病而告别了这个世界?


  当时有很多人猜测,可能跟灵异事件有关,因为那个商场之前出过事,据说是一个失恋的女人,在厕所里割腕自杀了,当时整个厕所里都是血。


  后来商场因为那件事倒闭了一段时间,听说后来是换了老板,商场重新开业,但开业不到一个礼拜,就出事了。


  相关人员还找到了以前在商场工作的保洁人员,据保洁人员透露,在那个女人割腕自杀之后,大概是第七天的时候,由于商场那时正在打官司中,暂时还没有停业。那天晚上保洁人员回忆,在打扫厕所的时候,水龙头里突然流出了红色的液体,像血一样,洗手池前的镜子自己破裂,明明没有人上厕所,却听到了冲马桶的声音。


  保洁人员当天就辞去了工作,之后还把这件事说给了关系好的几个人听,但是他们都不信。


  那篇报道我也是在学校机房里无意看到的,说的有鼻子有眼,我敢肯定不是为了博眼球而编造的谎言。


  类似的事件其实在我国还有很多,包括外国,但是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性的逃避这些问题,因为我们的认知里是唯物主义的,不容许有丝毫我们所不能理解的东西存在。即便是有人见证了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们也会本能的选择去遗忘,或者归咎于幻觉,试图找各种借口说服自己,麻痹自己。


  站在厕所门口,我心里五味掺杂,特别是想起那篇报道,心里更慌了,我该怎么办,真的要进去看看吗?


  我想我应该先喊两声,确定一下里面有没有人。


  “紫萱,是你吗?”没人回答,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头顶那个散发着微弱蓝光的灯泡能让我感觉稍微放松一点。我不甘心的又喊了一声:“周紫萱,你在里面吗?”


  依然没人说话,其实我一开始就猜到了,不可能有人上来,以我对他们的了解,即便周紫萱是鬼婆,她的胆子也是很小的。


  可我觉得还是要进去看看,才有可能查清楚我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该来的总会来,与其这样躲躲藏藏,倒不如痛快点,把事情一件一件的解决了,这样也免得处处为难。


  经过了内心的挣扎之后,我终于痛下决心决定进去看看,恐惧感每个人都会有,关键是已经没有办法不面对了,害怕有什么用,难道一辈子都要过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


  我将阴木剑握在手里,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厕所门口,一只脚刚刚塌进去,忽然听到厕所里传来了一阵诡异的歌声……


  这是一个女人的歌声,声音含糊不清,听不懂歌词,只听到语调很悲伤,就仿佛一个饱受沧桑之人作的曲子一般。听到这悲伤的声音,我的第一感觉居然不是害怕,而是很同情唱歌的这个女人,如果她是人的话。


  迟疑了几秒,我再次向前迈了一步,走进了洗手间,入眼处就是几个排列整齐的门,一共有两排,九个门。我进来之后,歌声戛然而止,因为紧张的缘故,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分辨出声音是从哪个门后面传来的。


  厕所里的门几乎都是一样的,门下面有很高的间隙,我敢肯定,刚才唱歌的那个人,或者是某种不干净的东西,就在其中一扇门后面。要找到它,必须得趴下去,挨个查看。


  这需要很大的勇气,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我将阴木剑拿在手中,尽可能的离那些门远一些,然后趴下来向里面窥视。


  第一扇门没有,接着是第二扇门……


  很快已经看过五个暗格了,里面都没有看到异常,按理说如果真的有脏东西,趴下来一定会看到它们的脚。我师父也曾经说过,脏东西一般是是看不到的,但如果眼睛足够接触地面,就能够看到它们,还有一种说法是从自己的胯下去看,也能看到。


  前面几扇门都已经看过了,但我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又壮着胆子把那几扇门全部打开,仔细查看了一番。然而除了马桶,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马桶也是相当干净。


  当我出来的时候,忽然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脸,顿时被吓了一跳,发现是镜子,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我发现自己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整个人仿佛苍老了许多,虽然不至于满脸胡子,看起来也不太精神。


  我审视着自己,不禁在心里问自己,我这是在干什么,有多大本事干多大事,我又不是茅山道士,明知道有古怪,第一时间不选择离开,而是要去揭露真相?


  我是真的吓傻了还是心太大,怎么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不能因为见过几次鬼,就不把它们放在眼里,万一碰到的东西不讲道理,我岂不是很危险?

  短短的几秒钟,我想到了很多,整个人好像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这根本不关我的事,我现在要做的是确保自己安全无事,管那么多干嘛!

  于是我便迅速转身走了出去,出来之后,突然听到厕所里传来了冲马桶的声音,我顿时头皮发麻,加快了脚步跑到了走廊里。


  刚准备往电梯的方向走,从走廊的另一头儿吹来了一阵风。那里是走廊尽头,有一扇窗子,还有一个十字口,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当即就看到一个小孩跑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