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三章 解怨

  这对母子的出现,让我感到惶恐不安,小孩儿的样子并不比母亲好看,它没有头。而女鬼就是我在梦里看到的那个样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类似旗袍,高跟鞋都是红色的,它的头发披散在脸前,几乎遮挡了整张脸。


  在看到它们的时候,苏轻尘大概是接触这种东西太少的缘故,居然坐在地上瑟瑟发抖起来。这也不能怪他,我刚开始撞鬼也跟他的情况差不多!


  “苏兄弟,快起来,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害怕,万一紫萱撑不住,咱们可得按她说的做,不管怎样,坚强点。”我把他扶了起来。


  周紫萱手里拿着符箓,却迟迟没有动手,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眼看着那对母子越来越近了,我能感觉到它们身上的怨气,似乎是达到了一定程度,隐约可以看到它们身上有一股黑气缭绕。


  “紫萱,快动手啊……”我小声说道。


  她却对我说:“别慌,正面发生冲突未必有胜算,先试试讲道理吧!”


  我大吃一惊,我不认为讲道理可以摆平,这种鬼魂明显已经成为了厉鬼,怨气冲天,如果讲道理有用,还要道士做什么。


  “站住!”


  忽然,周紫萱呵斥了一声,把我都震住了。


  还别说,她这一声呵斥真的起到了作用,那对母子果然停下了脚步。只是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这么做还是很冒险的。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不该苦苦纠缠的,如果你们真有什么心结解不开,不妨说出来,我尽量帮你们。”周紫萱慢慢道来。


  那对母子没有开口回答,虽然一个没有头,一个长发遮面,看不到它们的眼睛,但那种被凝视的感觉愈发强烈。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躲在了周紫萱身后,不是因为胆小,我是想暂时躲起来,万一它们要是动手了,我也好出其不意。这把剑不知道能不能克制它们,反正我只有一把阴木剑,能帮上忙我会尽力,实在不行再说吧,让我丢下周紫萱逃跑,我是做不到的。


  接下来我看到周紫萱的一个动作,顿时有些愣了,她好像将一个手印对着那对母子轻轻推了过去,当时我们之间的距离大概有三四米。我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只是看到她的小动作之后,眼前的那对母子已经不见了,我看到了一副温馨的画面。


  这种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我看到一家三口围着桌椅,女人很漂亮,坐在她旁边的应该就是她儿子,七八岁的样子,小家伙也很可爱。


  一家人有说有笑,可画面一转,女人突然出现在了病床上,男人紧紧握着她的手痛哭流涕。紧接着,我又看到了葬礼,墓碑上面赫然是那个女人的照片。


  再然后,我又看到了一场婚礼,还是那个男人,我开始有些明白了,原来那个男人在妻子去世后,又娶了另外一个女人。


  忽然间画面到了晚上,小男孩儿躲在房间里瑟瑟发抖,女人推开门进来了,手中拿着鸡毛掸子。小男孩儿挨了一顿毒打,浑身是伤,女人不光打了小男孩儿,还当着他的面,将桌子上男孩儿妈妈的照片摔在了地上。


  接着小男孩儿咬了那个女人的腿,女人用力一推,小男孩儿就摔在了地上,头摔流血了。再然后,女人居然将小男孩儿从阳台上丢了下去,接着眼前出现一片白光,我的意识又回到了现实。


  那对母子还在我们跟前站着,周紫萱看了我一眼,眼睛里似乎有晶莹的泪水。我明白了,原来刚才之所以会看到那些零碎的画面,一定是周紫萱做的手脚,我们也算是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对母子在世的时候,肯定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从画面中呈现的种种来看,这个女人身体很健康,不像是有病的人,可最后为什么躺在了病床上,只怕不是生病那么简单!

  “紫萱,你也看到了吗?”我有些不放心,于是询问了一句。


  她微微点头,也没跟我说什么,只是用手势在告诉我慢慢撤退。


  而她自己,则迎着那对母子慢慢走了过去,当走到一定距离时,她忽然咬破自己的手指,快速拨开那个女鬼的头发,在它额前画了一道符。画完之后,她盘膝而坐,嘴里念着什么,然后双手不断变换着各种手印。


  “她在做什么?”苏轻尘将手电筒对准了周紫萱,我的注意力始终都放在那对母子身上。那女鬼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看到周紫萱身体里好像有一个东西飘了出来,紧接着就钻进了女鬼的身体里,女鬼的身体出现了轻微的,不易察觉的抖动。当时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紧张眼花了,我看到女鬼一分为二,然后二合为一,再然后,四周就出现了浓雾。


  这些浓雾不知道哪来的,严重遮挡视线,本来这个地方就有雾气,不过没有那么明显,只是此刻才突然间变的明显起来。我担心是不是有事要发生了,立刻上前两步,准备保护周紫萱的人身安全。


  可周紫萱却拉着我的手就跑,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一跑,苏轻尘也急忙跟上了。而且她跑的方向正是之前我梦里出现的那栋楼。


  我感觉不对劲,急忙对她说:“不要去那里,我在梦里就是被困在了那栋楼里面!”


  “你不懂,跟我来就是,它们暂时不会发现咱们,只有想办法上去,就有可能进入水中。”周紫萱的解释让我不太明白。


  我不知道电梯能不能用,梦境跟现实总会有差别的。


  不一会儿我们就进入了楼里,让人惊讶的是,电梯果然能用,就连大楼里的摆设物都跟梦境里面一样。这不禁让我感到一阵惊喜,假如真如周紫萱所说,能够进入水里的话,说不定就可以摆脱那对母子的纠缠。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