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 撕咬

  她开始冲我嘶吼,声音都变的嘶哑了,大概是因为身体实在太虚,挣扎了几下没能从床上下来,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很心痛,再一看自己手里的阴木剑,我惭愧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人家是为了给我争取时间逃跑,才会被那只怪物伤到的,而我居然还想拿这把剑来对付她,这是人干的事吗?


  丢掉剑,我上前抱住了她,将她紧紧的拥在怀中。


  “紫萱,我知道你很痛苦,一定要撑下去,咱们的路还长呢,你说要帮你爷爷赚钱治病,我会帮你的,你一定要撑下去!”


  她本来挣扎的很厉害,还从喉咙里发出破风箱一般的嘶吼声,但是我说完这番话之后,她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扶着她慢慢的躺回床上,看她睡着了,我这才关上房门离开。


  现在是三更半夜,本来我有些问题想请教白袍人的,想想还是算了,天亮再说吧。


  这些日子以来,我们过的都是东躲西藏的生活,没有哪天睡过一个安稳觉。还别说,真的很困,困的眼睛都睁不开,我怀疑自己站着都能睡着。


  回到属于我的那个房间,躺下了准备再睡一觉,却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对了,是圣药,我随身携带的圣药怎么不见了,难道被那个面具男拿走了?

  白袍人说自己要闭关修炼三个月,他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他不是说自己现在很虚吗,怎么敢离开道观?我不相信他元气大伤都能把我们从面具男手中救出来,如果真能,就不会大伤元气了。


  他之前说过,是为了阻止面具男才伤了元气的,可见他们俩的实力应该不相上下,莫非是面具男也伤了元气,所以才想得到圣药疗伤?

  不对啊,如果圣药就可以恢复元气,白袍人还需要闭关修炼吗,圣药可是他炼制的!

  我隐约觉得不太对劲,白袍人和面具男似乎认识,他们一定是达成了某种共识,所以面具男才把我们交给了白袍人。


  一定是这样,看来这个人不能完全相信,我真担心苏轻尘跟着他,会不会被他利用!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发现已经快到中午了,他们看我太累就没有叫我。我找到了白袍人,跟他询问了一些关于周紫萱身中尸毒的事,白袍人告诉我,丹药已经控制了尸毒蔓延,他会想办法的,让我不要担心。


  而且白袍人还告诉我,她现在要多晒太阳,配合丹药治疗,兴许能挺过去。但是到了晚上就很难说了,有可能会尸毒发作,她最需要的是亲人的陪伴,多跟她说说话,有可能唤起她的意识。


  “道长,很感激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苏兄弟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我跪下来诚心说道。


  白袍人把我扶了起来:“快起来,举手之劳而已,不必介怀。我本来是想收你做徒弟的,你可能不知道,你的天分比他高,如果你想清楚了,不如就留在山上跟我学本事吧,我这里不愁吃不愁穿,跟着我亏待不了你。”


  “多谢道长的美意,可我这个是向来不喜欢被拘束,再说了,我还有一些事情没处理好,拜师的事,以后再说吧!”


  “也罢,这种事勉强不来,将来要是有什么麻烦,尽管来龙虎山找我便是。”白袍人说完,便转身走了。


  我按照白袍人所说,带周紫萱出来晒太阳,陪她聊天。虽然她一直昏迷不醒,我就是感觉她能听到我说话,我尽可能鼓励她,告诉她要坚强,我们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就这么放弃了,实在是可惜。


  我看到她手指动了,激动的抓着她的手,果然,没过多大一会儿她就睁开了眼睛。


  “王权,谢谢你……我不会放弃的……咳咳……”她说着话,就咳出了一口血。


  “紫萱,你还好吗?”我急忙帮她擦拭嘴角的鲜血,想找白袍人过来看看,可她却抓住了我的手。


  “我没事……这是好现象,你能不能……能不能抱抱我,我好冷……”周紫萱紧紧抓着我的手,眼神中充满了渴望,就如同一个寒风中孤独的老人,渴望得到一丝温暖。


  我怎能拒绝她,不就是一个拥抱。可我没想到她居然抱的那么紧,让我呼吸都变的困难,可我又不能挣脱,只好就这么被她抱着,直到她睡着。


  我陪她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个下午,直到太阳落山,才把她抱回房间。


  苏轻尘一个下午都在跟着白袍人练气,他说他师父开始教他吐纳了,这是入门的基础,等他练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练习硬气功了。


  我相信白袍人能够教他很多东西,这些东西也是常人求之不得的,很多人报名武术学校学习,都不一定有白袍人的本事这么强。


  不得不说,傍上这么一个厉害的师父,也是常人求之不得的,但是福是祸真的很难说,我总感觉这个白袍人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和善。


  但我又不好当着苏轻尘的面跟他说,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不管怎么说,他的出发点是正确的,我会全力支持。


  吃过晚饭,我哪也没去,就守在周紫萱身旁,继续跟她说着话。我在屋里点了几支蜡烛,白袍人告诉我,即便是晚上,也要点着蜡烛,总之不能让她深处在黑暗中,光对驱散尸毒有极大的帮助。


  另外配合丹药内服,草药外敷,三天之内如果控制不住,那就凶多吉少了,能控制住,情况就会好转。


  给她上过药之后,我帮她盖好被子,准备趴在床上小憩一会儿,谁知她却突然坐了起来,跟白天的情况一样。经过了第一次,我已经不害怕了,于是就按着她的双手,将她按了下去,但却没想到,她一把抱住了我。


  我以为她清醒了,直到肩膀上传来一阵疼痛,我才发现,她咬了我一口,竟然咬掉了我一儿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