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七章 我是谁

  这一阵滚落弄的我眼冒金星,遍体鳞伤,终于在最后撞到了一块大石头,停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撞的太严重了,我本来想爬起来的,但是脑袋里一阵眩晕感传来,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阿爹,他醒了……阿爹!”


  我睁开眼睛,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跑了出去,我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房间里很干净,但不知道这是哪里?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伙子,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男人拿着旱烟袋走了进来,这个男人的眼神很和善,站在他身旁的就是刚才跑出去那个女孩儿。


  “我……我在哪里?”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发现全身都疼,特别是脑袋,嗡嗡作响。


  “快躺下,你受了伤,还没好呢,可千万不能乱动!”老人家扶着我又躺了下来。


  接着他把那个女孩儿支开了,私底下问我:“小伙子,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我看你这伤,不住院恐怕好不了!”


  “家……我家在哪里?”我努力回想着,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老人家脸色一变:“小伙子,你再好好想想,你家住在哪个城市?”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捂着自己的脑袋,我感觉它就要炸开了一样,只要一努力回想,就会传来剧烈的疼痛。


  “小伙子,你真的想不起来了?”老人家眉头皱成了一团:“这下麻烦了,啥都想不起来,这可怎么办啊……”


  “小月,你进来一下!”老人家冲着外面喊了一声,刚才那个小姑娘就跑了进来。


  “爷爷,怎么了?”


  “小月,去把你大伯叫来。”


  小月走了,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个老人家,他们去外面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过一会儿一直和我说话的老人家回来了。他面带微笑对我说:“小伙子,既然你啥都想不起来了,那就暂时住在我们村上吧,你尽管放心在这里养伤,哪天要是记起来了,我们会帮你回家的。”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老伯是个好人,他让我感觉到了一股说不清楚的亲切感。我知道,我肯定是有家的,但就是想不起来自己的家在什么地方,老伯跟我说,找到我的时候,也没有从我身上搜出什么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想送我回去都难。


  从老伯口中得知,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很好相处,但是短时间内想让大家完全接纳我,也是不大可能的。因为早几年,村子里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当时是有一个疯疯癫癫的人进了村子,身上穿的破破烂烂,刚开始没有人愿意收留他,只是给他一些馒头和旧被子。冬天那人就睡在村口的桥洞里面,大家每天固定会给他送去吃的喝的,可是后来,村子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每当夜晚,村里的狗就一个劲的叫,一连着几个晚上,一到后半夜狗就叫个不停,有时候能一直叫到天亮。一开始大家没怎么在意,直到后来,村口的几个大妈凑在一起说起这件事,当时迷信的人就说怕是招惹了什么脏东西。


  但是也没有几个人太在意这件事,只是从那以后,每当夜幕降临,村里人早早的就锁上门睡觉了。


  这件事慢慢的就过去了,后来村子里的狗就不叫了,可是后来没几天,大家忽然发现自己家里养的鸡总是莫名其妙的不见。一开始以为是黄鼠狼偷的,凡是有狗的人家,就把狗拴在鸡圈门口,但是又过了几天,鸡还是会莫名其妙的丢失。


  奇怪的是,晚上并没有听到狗叫,可以确定鸡是不会无缘无故自己跑出去的。后来有几家人就不信这个邪,到了晚上干脆就不睡觉了,专门守着鸡圈,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知守了一个晚上,还是没看到什么东西偷鸡,早上一数,鸡又少了一只。要是一两家遇到这种情况也就算了,关键是整个村子上百户人家,几乎有一半人家都遭遇了这样的怪事。


  正当大家疑惑想不到解决办法的时候,村子里又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陈二家的女儿突然怀孕了,但是不知道奸夫是谁!


  早几年的人思想都比较封建,弄出这种事情,陈家颜面扫地,一定要把奸夫找出来把事情解决了才行的。可陈二的女儿自己都说不出孩子的父亲是谁,就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怀孕了!


  这说辞当然是不会有人相信的,大家以为她是不想说,又或者另有隐情。直到事发后的某一天,陈二起夜的时候,忽然听到女儿的房间里有动静,当时就过去看了一眼,谁知正好看到一个浑身穿着破烂衣服的男人正趴在自己女儿身上。


  陈二当时就怒从心生,立刻冲进去把那个人治住了,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他们一直找的奸夫,就是村里收留的那个疯子。


  在陈二夫妇的逼问下,疯子终于说实话了,原来这么多天,村子里一直丢鸡都是他偷的,这疯子从进村那天起,就对陈二的女儿有好感。他偷鸡去城里换了钱,就买了迷魂药,半夜悄悄的撬开陈二家的门,偷偷对陈二的女儿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


  可怜的女孩儿却一直蒙在鼓里,就连怀孕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陈二当时得知那件事后非常激动,劈头盖脸就把那个疯子打了一顿,第二天又将他五花大绑吊在了村口的大树上,为了还女儿清白,夫妻俩决定把这件事公布于众。


  虽然这事不光彩,但至少可以证明自己的女儿没有做过什么,一切都是老疯子所为。当时陈二就决定了,不给这疯子一点厉害尝尝,他是不知道悔改的,这种人就算用法律去约束他都没用,将来放出来了,一样会犯错。


  村里人大多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当天晚上老疯子就被陈二绑在了村口的大树上面,饿了一天一夜,晚上又下起了大雪。


  陈二没想活活冻死他,到后半夜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马和老伴儿一起出去看了看,结果却发现,老疯子已经冻死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