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 鬼敲门

  为了逃避刑事责任,陈二夫妇俩私自把老疯子连夜埋了,打算跟村里人说他挣脱绳子跑了,甚至还伪造了现场。


  可是直到有一天,村子里的人发现陈二忽然精神失常了,这才找陈二的老婆聊了聊,最终他老婆还是把害死老疯子的事情给抖了出来。


  至于陈二是怎么疯的,这件事还要从害死老疯子那天说起。


  据说疯子死后,当天晚上陈二就变的疑神疑鬼,总说疯子没有死,一个晚上能惊醒几回。陈二的老婆想尽一切办法安慰他,他却夜不能寐,一直到天亮才敢躺下来睡会儿,但还是好不到哪去,时不时的就会突然惊醒,开始说胡话,茶饭不思。


  没几天,整个人就瘦了一圈,陈二的老婆找人给他开了很多药方,主要用的是安神的中药材,可一连喝了几天中药,情况还是不见好转。


  眼看着女儿的肚子越来越大,陈二的老婆明知道孩子不能要,这要是生下来,陈家就成了一个笑话,他们丢不起那个人。但是要说把孩子做掉,也是很残忍的,毕竟那是一条人命。


  经过了几天的思想斗争,加上女儿整天躲在屋里偷偷哭泣,陈二的老婆最终下定决心要把孩子打掉,不然的话,对她女儿来说,就是一辈子洗不掉的污点。将来女儿肯定是要嫁人的,不能让这个累赘降临在世上,那样会毁了女儿一生的幸福。


  陈二的老婆偷偷对女儿下了打胎药,可怜的女儿浑然不觉,喝完之后,肚子就一阵剧痛,当时就送到了医院。


  听说在医院住了几天才接回来的,虽然当时陈二他老婆没说是怎么回事,村里人也都能想到,肯定是把孩子打掉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陈二疯了之后,一直没有好转,并且在女儿打胎之后的第七个晚上,熟睡中的老妇人在夜晚忽然听到了敲门声。


  当时应该是后半夜,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陈二的老婆一个激灵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心想,寻常时候半夜不该有人敲门的,而且只是敲门,也不说话!

  老妇人慢慢的摸着下了床,打开电灯泡喊了一声:“谁啊?”


  但是外面没有人回答,只能听到北风呼啸,她打开门出去看了一眼,发现院子里确实没有一个人,不过雪地里明显出现了一排脚印。


  奇怪的是,那脚印在距离门口还有几米的地方消失了,也没有走回去的迹象,就仿佛一个人凭空在雪地里蒸发了一般!

  当时陈二的老婆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立刻就回屋把门关了起来,经过那件事之后,她不敢再睡了,干脆亮着灯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就这样一直坐到了天亮。


  第二天,她把那件事告诉了村子里几个关系好的妇人,这几个妇道人家本来就八卦,告诉她们,就等于告诉了全村人。


  一时间村里人听说之后,议论纷纷,有迷信的说那是鬼敲门,肯定是孩子的鬼魂回来找他们索命了!


  这话很快就传到了陈二他老婆耳中,她仔细一想,认为大家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孩子刚刚打掉第七天,就发生了那些怪事,这可不就是鬼敲门吗!


  都说人死之后会在头七晚上回魂,头七也是民间传说的回魂夜。一般来说,这头七那天晚上,死者家属应该主动回避,哪怕是听到了什么动静,也不能出去看,说是亲人会对人间有留恋,特别是看到自己的亲人时,会不愿意离开人世间。


  陈二的老婆当天就买了一些纸钱,在村口烧了,念叨着让孩子安心的上路,不要再纠缠他们,总之是好话说尽。


  很快又到了晚上,陈二的老婆在枕头底下放了一把剪刀,给陈二擦洗过身子之后就躺下睡了。她一直不敢睡着,总是提心吊胆的,担心睡着之后又会听到那可怕的敲门声。


  果然,到了后半夜,那诡异的敲门声又响起了,并且听起来很有节奏,每次敲三下,每次间隔十几秒。


  这次老妇人没有急着去开门,她害怕,同时也在心里盘算着,如果真的是脏东西,该怎么对付。那个时候道士是非常稀缺的,刚刚经历过破四旧没多久,很多道士就算有真本事,也不敢显露出来,不然一定会被抓去批斗的。


  就算是要找道士,也需要时间,远水救不了近火!当时老妇人就把女儿喊了起来,想着或许女儿在,那孩子不会对他们下手,毕竟母子连心,老妇人也是万般无奈才选择打掉孩子的,其实她也很痛心,毕竟是自己女儿肚子里的骨肉。


  只是当时她女儿身体非常虚弱,走路都要人搀扶,一打开门,女儿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东西,瞬间脸色变的铁青,一句话没说就昏倒了。


  老妇人也顾不得害怕了,立刻把女儿抱到床上,寸步不离陪在身边,第二天就去请了郎中回来,给开了一些补药,吃了几天,已经能够下床了。


  由于那几天一直在照顾女儿和老伴儿,忙的焦头烂额,渐渐的也就把鬼敲门那件事忘记了,而且那几天也确实没再出现过半夜鬼敲门的怪事。


  但是好处不长,年三十那天晚上,又出事了,并且还是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


  当时陈二的女儿莫名其妙的昏倒在雪地里了,老妇人赶紧把女儿扶回去,请了郎中瞧病。


  结果郎中把过脉之后,告诉老妇人她女儿有喜了!

  当老妇人得知这个消息时,眼一黑就差点昏过去,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疯子已经死了,女儿这么多天一直待在家里,哪里都没有去,怎么可能又怀孕了!


  老妇人不信,又找了一个郎中瞧了一下,结果却是一样的,两个郎中都诊断出来,她女儿确实是有喜了。


  这下可把老妇人急坏了,彻夜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睡到后半夜的时候,忽然,那久违的敲门声又一次响起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