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 新婚之夜

  当时那件事又一次给全村人带来了深深的震惊,事情的原委经过,还要从操办婚礼开始说起。


  因为陈玉莲的遭遇已经传遍了全村,什么年代八卦的人都不会或缺,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就连隔壁的几个村子都知道了那件事。


  陈玉莲可以说是名声扫地了,谁都知道她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并且打过胎,又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侮辱了。


  在当时,大多数人的思想都比较传统,很少有人会接受陈玉莲那种的女人,他们害怕被人耻笑,也有部分人是过分迷信,担心会惹祸上身。


  不过村子里的人为了陈玉莲的终身幸福,可是操碎了心,光是给她安排亲事的媒人都有五六个,可消息传出去之后,愣是没有一个人前来提亲。


  这件事其实都在大家的预料之中,抱着做好事的心态,村子里各家各户凑了点钱,并且把消息放出去,说是有谁诚心要娶陈玉莲,免彩礼,并且有一部分积蓄作为嫁妆。


  其实在当时,农村娶媳妇也不要什么彩礼,稍微有钱的人家会多少给点,但其实不多,不像如今这个年代,动不动就几十万。


  可即便是这样,还是没有一个人来提亲,本来陈玉莲得知自己马上就要嫁人了,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从一开始的满心欢喜,到后来的失望,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村里人都很同情这个女孩儿,都想尽力的去帮助她,可惜天公不作美,大家能做的都做了,实在是不行,也不能强求。


  本来大家对那件事已经不抱希望了,陈玉莲经过一段时间的折腾,加上大家的开导,也渐渐的阳光起来了。大家寻思着,过段时间还是让她出去找个工作比较好,或者去亲戚家住一段时间,避免睹物思人,也许时间一久,就会慢慢的遗忘了。


  可谁也没想到,突然有一天,一个陌生的男人来到了陈家村,而且正是冲着陈玉莲来的。


  热情的村民迎接了那个男人,一番询问才知道,男人来的目的就是想娶陈玉莲当媳妇儿,只不过一直没好意思开口。因为这男人比陈玉莲大了差不多二十岁,年龄是不合适的,他不知道陈玉莲会怎么想,总觉得有些不妥。


  村里人当时也没说什么,只是把陈玉莲叫过去方面让他俩聊了聊,最后才问陈玉莲觉得合不合适,如果可以,大家就当是娘家人,把她送出去,也是希望她以后能生活的幸福,这样大家就放心了。


  陈玉莲何尝不明白大家的心意,她也知道自身条件已经不能要求太多,能有人肯娶她已经不错了,而且那个时候正是她人生的低谷时期,非常需要家人温暖。


  于是经过了两天的思考,陈玉莲答应了。


  村里人一听说,都开始帮着忙活起来,邻居们充当娘家人,把陈玉莲送了出去。因为当天夜里时间太晚了,村子里的几个妇人便住在了那个村庄。


  婚礼办的是相当排场,酒席散了之后,晚上还有闹洞房的,可把陈玉莲折腾的够呛。新郎官那天晚上或许是太高兴了,明显喝高了,要不是家里人搀扶着进了新房,估计要在院子里睡着了。


  新婚夜,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生难忘的回忆,可是对于当时那个新郎官来说,或许是噩梦的开始。


  大家都不在场,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说,半夜,新郎官惊叫着从婚房里跑了出去。当时天挺冷的,新郎官疯了一般一口气跑了出去,一直跑到村口,掉进了水塘里面。


  要不然他家人循着声音追过去,指不定就淹死在水塘里了。


  新郎官的家人把他抬回去之后,立刻请了十里八村有名的风水先生给看了看,可是风水先生不知道是不懂还是不愿意帮忙,在屋子里看了看风水,也没看人,说没什么问题,让他们别瞎折腾。


  新郎官醒过来之后,家里人也细细盘问了,但是新郎官对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居然全然不知,他只知道自己喝了很多酒,后来发生了什么就不记得了。


  于是他们又问陈玉莲,可陈玉莲也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并且告诉公公婆婆,自己那天晚上很困,婚礼结束之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甚至连新郎是什么时候跑出去的她都不知道。


  这件事很快又在村子里传开了,关于陈玉莲的遭遇,很多人都是听说过的,村子里最不缺的就是长舌妇,一些妇道人家凑在一起就添油加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刻意夸大事实。


  人们都说陈玉莲是个不祥之人,克死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刚刚结婚,就又发生了怪事,怕是徐家压不住这个女人!

  这话传到了新郎官耳朵里,他当时怒气冲冲,拿着一把菜刀就冲了出去,打算找那几个妇道人家讨个说法。要不然很多人出来劝说,新郎官盛怒之下,说不准真会闯祸。


  大家在见识到新郎官的暴脾气之后,也收敛了许多,风言风语渐渐的少了,新郎官耳根子也清净了,陈玉莲也不必再被人戳脊梁骨。此后,每当听到村子里有人议论陈玉莲,新郎官总会挺身而出,渐渐的大家也就不再提了,最多是私底下议论几句,也不敢让徐自强听到。


  这徐自强是打心眼里喜欢陈玉莲,他并不嫌弃陈玉莲的过去,婚后对她疼爱有加,哪怕是自己的父母说陈玉莲几句坏话,他都能急的跳起来。


  在结婚后的一个月左右,陈玉莲突然发烧了,徐自强可急坏了,立刻去镇子上请了一个明医回来瞧病。医生给开了几副药,观察了一下病情,说是问题不大,普通的风寒感冒而已,熬点中药喝了就没事了。


  就在医生要走的时候,忽然悄悄的告诉徐自强,说陈玉莲是有喜了,已经有三个月身孕,千万不能劳累,能不吃药尽量不要吃药,不过不吃药她恐怕好不了。


  徐自强本来满心欢喜,当听到自己的媳妇儿怀了三个月身孕的时候,脸都绿了!


  要知道,他跟陈玉莲才结婚一个月,怎么就就怀了三个月身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