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一章 二次堕胎

  这件事徐自强一开始没有跟任何人说,包括陈玉莲本人。送走医生之后,他一个人想了很久,怎么都想不通,孩子的父亲是谁……


  以陈玉莲的为人,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孩子的父亲,很可能就是陈玉莲的亲生父亲!

  关于陈玉莲的遭遇,徐自强从头到尾了解的一清二楚,陈玉莲在三个月前,确实被自己的生父给侮辱了。但徐自强知道,当时她的生父肯定是中了邪,正常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对自己的女儿做出那种丧心病狂的事情的。


  陈玉莲的父亲也为那件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连同她的母亲,也无颜苟活,最终选择和自己的丈夫双双投井自杀。


  徐自强想到了很多,他想的最多的就是,这个孩子到底是留还是做掉。一方面考虑到陈玉莲的身体可能吃不消,连着两次堕胎,谁也受不了,另一方面又受到了道德的约束,认为那样做就是在剥夺孩子的生命。


  徐自强没有权利那么做,也实在是不忍心,可他心里非常的清楚,孩子如果有一天降临在这个世上,对他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他可以把孩子当成自己的骨肉看待。


  可是,对于陈玉莲,那确实无法抹平的伤疤,看到孩子,她就会记起那段悲伤的往事,孩子出生,势必会伴随她一生一世。


  徐自强当时悄悄的跟医生说,这件事千万不能泄露出去,还给了医生一些钱当是封口费。送走医生之后,他连自己的父母都没有说,包括陈玉莲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


  一般孕妇有的反应,在陈玉莲身上似乎没有作用,她的肚子也没见大。可徐自强心里很清楚,这件事瞒不了多久,她的肚子会越来越大,迟早还是要做决定的。


  他实在不想让孩子出生,到时候徐家也要跟着被人戳脊梁骨,都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再加上孩子生下来,最伤心的应该就是陈玉莲。


  孩子该怎么称呼她,叫妈还是叫姐姐,传到外人耳朵里,不明情况的人会怎么在背后议论,她陈玉莲一个柔弱女子,心理承受能力能有多大。


  这些事情徐自强都想的明明白白,不过他也是一个比较迷信的人,心眼也不坏,总觉得打胎不是正经人能做出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那毕竟是一条人命,他不是孩子的父亲,也没有权利做决定。


  整整三天三夜,徐自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哪也不去,茶饭不思,后来他的父母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把门撞开,跟他好好谈了谈。也是那个时候,徐自强才跟父母说了实话,他已经想清楚了,继续瞒下去毫无意义。


  可三天的时间也没能让他想明白,到底该怎么做,难道真的要残忍的将一条生命扼杀?


  他的父母当时也不糊涂,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利害,他们也是希望孩子能拿掉的,最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连陈玉莲本人,都不能让她知道。


  要是村里人知道了,那就更不得了了,到时候不管是谁议论起来,不管说的是好的还是不好的,万一被陈玉莲听到,那就是在她的伤口撒盐,对她来说太残忍。


  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是两全其美的,到了该做决定的时候,徐家不得不狠下心做出他们的决定。他们也知道那样做不合情理,他们本来没资格替陈玉莲决定,也没资格剥夺孩子的出生权。


  为此,一家人连着一个礼拜,天天往庙里跑,祈求佛祖原谅他们的罪过,特别是徐自强,一去就是一整天,膝盖都跪出血了。


  七天之后,徐家买了打胎药,打算悄悄放进陈玉莲的饭菜里,但要想不被她发现,就必须下点迷药,以陈玉莲当时的身体状况来看,还是很危险的。


  卖药的郎中跟他们说的很清楚,身体虚的人出事几率很大,要是出了什么事,一概不负责,他只负责卖药,药的用量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本来徐家就心虚,当天晚上犹豫了很长时间,一直不敢下药,就这样拖到了吃过晚饭,还是没有忍心动手。


  一直到后半夜,陈玉莲说口渴,让徐自强帮自己倒一杯茶,徐自强一看机会来了,啥也不想了,将迷药和打胎药一起放进了茶杯里。


  徐自强颤抖着把那杯茶端给了陈玉莲,他做贼心虚,陈玉莲当时就察觉到了,但是没多想,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怀孕这回事。


  当时她就把那杯茶喝了下去,然后直接躺在,床上睡了。


  徐自强可是一直不敢合眼,生怕出了什么事!


  果不其然,到后半夜,眼看着天就要亮了,陈玉莲忽然肚子疼的厉害,在床上打滚,这下可把徐自强吓坏了。一家人立刻起来查看,这才发现床单上全是血,徐自强连夜请了郎中,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郎中。


  郎中立刻随徐自强来到徐家,做了一些应急处理,将未成形的胎儿拿了出来。


  徐自强看着血淋淋的胎儿,他的心在滴血,因为害怕陈玉莲醒来看到自己可怜的孩子,连夜就把胎儿拿出去埋了。


  这件事只有徐家和两个郎中知道,郎中都给了封口费,但是事情不久后还是传了出去。并不是郎中口无遮拦,而是陈玉莲自己发现的。


  说起来,还真是邪门!

  事后陈玉莲在床上躺了几天,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是觉得浑身没劲,徐自强骗她,说她是身体虚,吃点补品就没事了。


  哪想到没过几天,还是出事了,听说是陈玉莲半夜里经常发疯,说有个小孩子在窗户外面看着她。


  徐自强吓的整夜整夜不敢睡觉,几乎都是白天才敢闭上眼睛眯一会儿,几天下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更可怕的是,有一天深夜,徐自强没忍住睡着了,当他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床上多了一个东西,正是他亲手埋掉的死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