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二章 守婴

  徐自强当时吓坏了,没敢惊动陈玉莲,连夜又把胎儿拿出去埋了,这次埋的更深。


  回来后更是买了纸钱,去埋葬胎儿的地点烧纸钱,祈求胎儿的原谅。


  但是这样做并没有多大用,在后来的几天里,徐自强发现一件怪事。每当晚上,大概到了后半夜的时候,陈玉莲总是会神色慌张盯着窗外,说窗户外面有小孩子在往屋里看。


  徐自强每次出去查看,什么都没有看到,但他隐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于是他去亲戚家借了一只大黑狗回来,拴在窗户底下。听说黑狗辟邪,一般的脏东西不敢轻易靠近。


  还别说,黑狗一拴在窗户底下,陈玉莲就没有再发疯了,徐自强终于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谁也想不到,在某一天的晚上,又发生了可怕的一幕。


  徐自强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找他索命,他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婴儿爬到了他心口,伸出小手将他的心脏掏了出来。


  从噩梦中惊醒之后,徐自强发现,已经被他两次埋葬的胎儿又一次出现在床上,这次他再也不能淡定了,惊叫着跑了出去。


  徐自强的父母闻声赶来,一番询问,徐父立马做出决定,想一把火烧了死胎,正好陈玉莲还不知情,万一哪天被她看到了,事情会越闹越大,一发不可收拾!

  可徐自强冷静下来之后,想想还是阻止了他父亲,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本来就是他亏欠了孩子,如今又要用火烧,只会错上加错。


  徐自强又将死胎埋了之后,再次去了寺庙,并且求了一道护身符出来,贴身戴在陈玉莲身上。此后每当夜晚,他说什么也不敢睡着了,只敢在白天的时候睡上一会儿。


  可他又发现了一件怪事,几乎每个夜晚,只要过了十一点,他就会特别的困,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而每次醒来,总会发现床上多了一个死胎,因为时间太久,都已经开始有腐烂的迹象了。


  徐自强从一开始的害怕,到后来渐渐的麻木,再到后来开始疑惑。他想不通,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作怪,明明他已经埋的很深了,为什么还是每天晚上自己回来,难道真是婴儿阴魂不散?


  徐家为了那件事,四处找能人异士打听,可没有几个人能帮他解惑,就算有,也只是骗一些钱,根本治不住,婴儿每天晚上还是会回到他的床上。


  他几乎快被折磨疯了,直到有一天,徐自强的父亲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晚上守在埋婴儿的地方,看看它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徐自强因为被那孩子折磨的快要发疯,整个人精神都恍惚了,自然没有想到这个办法。一听完父亲的建议,他激动的哭了起来,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当天晚上,父子俩就早早的埋伏在那个地方,只等着后半夜的到来。


  他俩等啊等,总算是等到了后半夜,徐自强又开始犯困了,还好有老父亲在,他父亲每当他睡着的时候,都会把他叫醒。


  可是两人等了又等,迟迟不见有任何动静,就当他们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等那个人走近了,徐自强才看清楚,那人不是别人,居然是自己的媳妇儿陈玉莲!

  陈玉莲穿着一身睡衣,跟梦游一般缓缓走来,她目光呆滞,动作僵硬,神情都变的诡异起来。


  两人躲在草丛里大气也不敢出,眼睁睁看着陈玉莲走到埋葬婴儿的地方,徒手将泥土扒开,抱起了婴儿。


  陈玉莲像是鬼上身一般,跪在地上跟婴儿说话,时而发出瘆人的笑声,时而又垂下头悲伤的哭泣。


  徐自强看在眼里,心里在滴血。他不知道陈玉莲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只怪自己对媳妇儿不够关心,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他却偷偷的打掉了媳妇儿腹中的胎儿!


  他很后悔,早知道是这样,就干脆让孩子平安出生算了,他可以把孩子当成自己的,不对外说谁知道,别人要是敢有半句争议,徐自强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可当时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他明白,陈玉莲可能是病了,她肯定是知道自己的孩子被打掉了,至于为什么知道孩子埋在什么地方,徐自强就不知道了。


  埋孩子的时候,他可是很小心的,他可以确定没有被人跟踪,而且当时陈玉莲喝了迷药,在床上躺着。


  徐自强的父母断然不会跟陈玉莲说实话,那么她又是怎么知道孩子埋在什么地方的,难道是母子的心灵感应,还是说,陈玉莲根本就是中邪了?


  徐自强越想越害怕,觉得这件事必须要得到解决,这么拖下去,恐怕会彻底毁了陈玉莲,她已经够可怜了!


  他决定出一趟远门,去外地找一个厉害的道士回来,试试能不能看出什么名堂。


  他这一走,陈玉莲疯的更厉害了,一到了半夜就满村子跑,嘴里喊着,我可怜的儿子,一遍又一遍。


  后来被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徐自强的父母每天都在承受精神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他们也认识到了自己犯的错。最终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家,也是希望能借助大家的力量,帮忙找一个有本事的人回来,只要能治好儿媳妇的疯病,让他们做什么都可以。


  只是村里人有心帮忙也无能为力,他们找回来的无论是道士或是风水先生,似乎都没什么真本事,钱没少花,陈玉莲的疯病也一直没有治住。


  而徐自强那边,已经离家出走快一个月了,杳无音信,徐自强的父母渐渐的感到不安,当时在农村,家里条件不好,也没有个电话,他们担心儿子会不会出了意外,回不来了。


  徐自强的母亲整日以泪洗面,陈玉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到最后已经严重到不认识人的地步了。


  就在这个时候,徐自强突然回来了,并且带来了一个风水先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