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三章 镇宅龟

  风水先生来到他家一看,就说是宅子有问题,宅子下面有东西,陈玉莲的命不好,跟这宅子正好对冲,才会发生那么多事。


  风水先生担心徐家不相信,还让他们关上门,窗户上盖一层黑布,不让任何光线照进来,当着徐家所有人的面,让他们看清楚了宅子下面的东西。


  根据村里人透露,当时好像是在宅子下面看到了万丈深渊,那深渊底下,居然有一条大蟒蛇!


  风水先生告诉徐家,就是这条大蟒蛇在作怪,从陈玉莲嫁到徐家之后,所有怪事就接踵而来,是陈玉莲的命太硬,压制住了蟒蛇。那蟒蛇已经有了一定的道行,又岂能甘心被一个普通人压住,它想继续修炼,就必定要想法设法害死陈玉莲,或者把徐家弄的鸡飞狗跳,逼迫他们搬出去。


  至于陈玉莲在此前经历家破人亡的悲惨遭遇,也跟她的命有关。一个人不管是命太弱还是太硬,终究都不是一件好事。


  所谓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命太硬不但会克自己的亲人,就连那些妖魔鬼怪都会受到影响。


  要改陈玉莲的命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个人在出生的那一刻,命格就基本上定好了。风水先生自知没有那个本事改变陈玉莲的命格,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他的办法就是镇住宅子,逼迫蟒蛇精退位。


  因为蟒蛇精很可能是先入为主,后来徐家才把房子建在了上面,徐家理亏,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绝,不然蟒蛇精被逼急了,可能会很难收场。


  所以镇宅子是折中的办法,不会破了蟒蛇精的道行,也不会给徐家带来麻烦。


  方法其实也简单,那就是买四只喜欢晒太阳的乌龟,而且乌龟必须要大,最小不能低于饭碗大小。将乌龟分别埋在房子的四个角,用水泥砌死,不能让乌龟跑出去。


  短时间内乌龟死不了,但是会给房子底下的蟒蛇精造成很大的磁场伤害,蟒蛇精受不了,就会换地方。


  这个方法对一般的镇宅挡煞成功率很高。但也不是十拿九稳,万一蟒蛇精不吃这套,反而会弄巧成拙,风水先生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愿不愿意尝试,就看徐家自己决定了。


  风水先生也没收一分钱,告诉他们方法之后就走了,并且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让徐自强自己看着办,到时候万一还有什么事,虽然电话联络。


  徐自强跟家里人商量了很长时间,他父母当时的想法是,普通人不跟鬼神斗,不管输赢,总觉得不好,不就是一座房子嘛,大不了搬出去,哪怕流浪街头,总有一天会翻身的。


  可徐自强不这么认为,他不想拖家带口的出去乞讨,以他的经济能力还不够照顾自己,房子可是他爷爷传下来的家业,无论如何他也不愿意放弃。


  经过了几天的思考,最终徐自强决定,就按照风水先生说的办,先弄四只乌龟回来再说。


  要说乌龟倒也好找,去镇上菜市场转一圈就能看到很多卖鱼的,这些鱼老板长期跟渔民打交道,要弄乌龟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徐自强交了押金,特别叮嘱,一定要个头大的乌龟,最好是经常晒太阳的,每只个头儿最好差不多。


  交代完他就回去了,过了几天,鱼老板果然把乌龟凑齐了,徐自强付了钱就兴高采烈的淋着四只大海龟回去了。


  他本以为只要有了这四只乌龟,就有办法对付房子底下那条蟒蛇精了,回去之后满心欢喜,立刻就找泥瓦匠开始动工。


  可他没想到,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自从乌龟埋下之后,怪事就接二连三的发生。


  乌龟刚刚埋下去的第一天晚上,徐自强在睡觉的时候总是会听到一些怪声音,那是物体的撞击声。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在意,他心想,乌龟都是活的,风水先生也说过,乌龟这种生物,短时间内饿不死,也许是那些乌龟想出来,但是出不来,在墙角下乱跑乱撞呢。


  可事实真是如此吗?外人可能不知道,徐家心里多少有点数。那声音明显不是乌龟在墙角撞击发出的,乌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有时候甚至能感觉到房子都在晃动,房梁上灰尘泥土哗哗的往下掉。


  徐自强担心房子会不会塌掉,一连好几天,都不敢进屋,在外面搭了几个棚子,暂时带着家人住在里面。


  在他们睡进棚子的那几天晚上,同样的怪事还是会接连发生,而且越来越诡异了。不光在半夜听到了撞击声,而且徐自强自己亲手放置的东西,一到了早上就会变了位置,就好像在他睡着的时候,有人来动过一样。


  徐自强开始重视起来,到了晚上,干脆睁着眼睛不睡了,他就坐在棚子里,点着灯,就等着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他等了又等,困了就站起来走几步,一直坚持到后半夜,月亮正好被树荫遮挡了,棚子外面变的漆黑一片。徐自强实在困的不行,躺下就要睡,心想应该不会有事了。


  可他刚躺下去,还没把被窝暖热,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当时徐自强吓的头皮发麻,顺手抄起压在枕头底下的剪刀就出去了,可到外面一看,又什么也没有。


  他心里犯嘀咕,嘟囔了几句就又回到了棚子里,这次说什么也不敢再睡了。就睁着大眼睛盯着外面,大概又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小孩子的笑声,陈玉莲这个时候突然醒了过来。


  不知道陈玉莲是发了什么疯,立马从棚子里钻了出去,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而且还是蹲在地上,就好像在她跟前有一个看不见的小孩子一般。


  徐自强的父母听到声音也醒了过来,然后徐母惊叫一声,就昏了过去。


  第二天,徐自强就感觉身体有点不舒服,让父母一看,这才发现,在他腰上出现了一条深色的印记,就好像是一条蛇缠在了他的腰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