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章 蛇缠腰

  徐自强当时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就是腰部很痒,挠一挠也就止住了,所以也没当回事。


  直到后来,腰上那一圈印记颜色变的越来越深,并且奇痒难耐,他这才开始重视起来。


  徐自强当时就找村子里的郎中看了看,郎中告诉他,他这种情况应该是蛇缠腰,这种病属于急性带状疱疹皮肤病,一旦病发,患者会又疼头痒。关于蛇缠腰,还有一个迷信的说法,那就是,缠在腰上的“蛇”,如果头尾接在一起了,这个人也就离死不远了!

  以前老一辈人口中还流传这一个更为迷信的说法,说是很多蛇都能成精,有些蛇即便身体断了,也能接起来。且蛇是属于冷血动物,报复心很强,一旦招惹到它们,就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


  当然这也不是指的所有蛇,毕竟吃蛇的人很多,但是如果运气不好,碰到有了气候的蛇,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一般得罪了那种蛇,除非是遇到高人化解,不然会给自己带来血光之灾!

  而当时徐自强腰部的印记已经围成了一圈,很明显,“蛇”的头尾已经接在了一起,情况不容乐观。


  按照迷信的说法,徐自强应该是离死不远了,但是郎中没敢那样跟他说,只是给他开了一些内服的药,另外配了几张膏药,让他回去试试,实在不行,只能去大医院诊断了。


  当时那件事村子里其他几个人也知道,他们私下里议论,肯定是陈玉莲把灾祸带给了徐家,关于陈玉莲身上发生的事,大家都是知道的。人们在背后都说她是个不祥之人,村子里的人见到她就会躲的远远的,生怕会沾染到霉气一般。


  徐自强回去之后,立马就把膏药贴在了身上,一开始果然有效果,不疼了,也不痒了。内服的药也都是消炎为主,没几天,情况就大有好转,溃烂的腰部已经慢慢结痂了。


  就在徐自强暗暗窃喜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晚上,他疯了一般大喊大叫着跑了出去,又一次跳进了水塘里。幸好家里人听到他的叫声,及时追过去把他捞了出来,这才不至于淹死。


  奇怪的是,第二天当他父母问起的时候,他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新婚夜那天晚上,是因为喝多了,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还情有可原,可这次,明明很清醒,他却依然记不得。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真正的怪事要从几天后说起。听村子里的人说,徐家每天都要上山挑很多水,因为当时吃水困难,村子里的井干旱时根本没有水,要吃水,就要去山上打。


  村里人好奇,都不知道徐家每天打那么多水都去了哪里,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徐自强病的越来越严重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偏方,听说是用一种草药泡澡,每天泡三次。


  可即便是这样,徐自强的病也没有好转,整天在家里不出门,好心的邻居经常会去探望,时间久了也从徐自强父母那里听说了一些事迹。


  听说徐自强已经病到神志不清的地步了,陈玉莲当时还动不动就发疯,徐自强的父母都急坏了,但也没有丝毫办法。


  再后来,听说徐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很多蛇,那些蛇把屋子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怎么抓都抓不完。虽然说那些蛇都没有毒,可出现在人住的地方,怎么都会让人膈应,再说又是密密麻麻的一大堆。


  后来徐自强的父母到处借猫,想用猫把蛇赶走,还买了很多硫磺,可根本不管用,要么是赶走了又来,要么就是用硫磺把蛇活活熏死。


  可那些被熏死的蛇不久之后就会全部消失,满屋子的蛇,徐家不得不搬到外面去住,又住进了棚子里。


  后来听说,没多久徐自强的身体就彻底垮了,不认识人还是小事,身上溃烂的已经不忍直视了,离的很远就能闻到那股腐烂味儿。


  陈玉莲也算是个好媳妇儿,在徐自强病倒的那段期间,寸步不离的照顾他,村子里的人也经常会拿去一些自家种的菜探望,有时候也会给一些钱。


  但是没过多久,徐自强就奄奄一息了,徐家没了顶梁柱,仿佛天塌了一般,邻居们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徐自强的父母在院子里哭。


  邻居们不想看到徐自强的父母伤心,有人劝说,怕是不行了,让他们还是准备后事吧。徐自强的父母当时也并没有生气,他们知道邻居是一番好意,但是他们的儿子还没有断气,只要还有一口气,他们认为就还有希望。


  就这样,夫妇俩每天除了照顾儿子,其余时间基本上都在寺庙里,他们每天要在庙里念经好几个小时,求神拜佛希望保佑自己的儿子能够渡过难关。


  陈玉莲也是整天以泪洗面,同时还要面对村里人的流言蜚语。发生了那种事,大家哪怕嘴上不说,也会认为是陈玉莲把灾祸带给了徐家。陈玉莲本人应该也能看到想到,但她依旧寸步不离好生照顾自己的丈夫。


  兴许是徐家人的诚心感动了神明,又过了几天,徐自强突然清醒了,这让大家都很惊讶。明明一个快要死的人,突然间能开口说话了,还能下床走路,怎么看都像是回光返照!


  回光返照,迷信的说法就是,人在临死的时候,忽然意识变的清醒,就如即将落下去的太阳,透过光线反射,出现短暂的光明。


  一般来说,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意味着这个人已经没救了。一开始徐自强的父母当然也想到了这个可能,甚至都准备给他办后事了,可谁想到,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几天,徐自强并没有倒下,身上溃烂的疮伤也慢慢的好起来了。


  本来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时候,但是徐家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发觉了一件更为怪异的事情。


  他们慢慢的发现,徐自强自从好了之后,不吃不喝,也没有感觉到饥饿,而且他身上发冷,竟是没有一丝体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