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 血光之灾

  徐母为了丈夫四处求医问药,几个村子的郎中都找过了,能用的方法也都用了,但是一直不见好转。以当时徐家的条件,要送到大医院去,医疗费他们承担不起,就想着用一些偏方把病给治好。


  这时村子里剩下的人私下里就议论,是不是徐家惹了蟒蛇精,所以才犯了血光之灾。也有人说是陈玉莲把灾祸带给了徐家,陈家当初做的事情大家可都是略有耳闻的,陈家背负了两条人命,如今徐家又冲撞了蟒蛇精,陈玉莲本身就是一个不祥之人,这种种因素加起来,徐家能有好收场嘛!

  这话传到了徐母耳朵里,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很在乎别人的看法,还找人理论过,自从徐自强的父亲卧床不起之后,她似乎也看淡了,随别人怎么说,她权当没听见。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风水先生终于来了,村里有很多人去看,也不知道风水先生在屋子里做了什么,当时关着门,谁也看不到。


  大家只记得,风水先生走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只记得风水先生离开之后,徐自强的母亲在屋子里大哭了一场,当天就找人帮忙,把徐自强给埋了。


  当时埋的时候,只有一口棺材,连送葬队都没有请,村里人也跟我去看了,有人说,在下葬的时候,看见棺材里冒出来一股青烟。


  之后的每个夜晚,总会听到徐家传来女人的哭声,也不知道是徐自强的母亲在哭,还是陈玉莲。


  徐母能做的都做了,整个人憔悴了不少,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坚持每天去寺庙里上香。


  大概过了五六天之后,在一个深夜,陈玉莲大喊大叫跑了出来,住在附近的几家人听到声音起来了。


  当时他们就看到徐家火光冲天,当人们赶过去的时候,火势已经控制不住了!但大家还是尽力把火焰扑灭了,不过老两口已经在火海中葬身了!


  老两口的丧事是村子里合伙兑钱给办的,办完丧事之后,本以为这件事也就该告一段落了,哪想到当天夜里,又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很多人都说自己做了一个梦,而且大部分人做的梦都差不多,他们梦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爬到了他们跟前,接着又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疯子。


  隔天早上,大家伙聚在一起,把噩梦一说,这才知道,村子里的女人和小孩儿几乎都梦到了,唯独男人没有做那个噩梦。


  而且大家还发现,徐家竟然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大坑,房子连同地面沉入了地下,当时还有几个胆大的去看了,听说那个坑有十几米深!

  后来村里人还给那个坑取了个名字,叫徐家坑,附近的人有经济条件的几乎都已经搬走了,毕竟谁也不想跟蟒蛇精住在同一个村庄。


  如今那个村庄已经空了,房子基本上都倒塌了,到处都是一副破败的景象。


  陈玉莲经过那件事之后,精神上反而出现了极大的转变,本来人已经变的疯疯癫癫了,后来居然奇迹般的好了。不但病情好转,就连性格也完全变了,经历了常人不敢想象的遭遇之后,不仅没有悲观厌世,反而变的乐观起来。


  当时村子里的人慢慢的选择性遗忘了那件事,日子久了,大家又开始热心的给陈玉莲介绍起了对象。毕竟一个女人家,没有男人日子会很难过,大家刚开始还担心陈玉莲不会同意,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


  因为附近村子里的人都听说过陈玉莲的事迹,想在附近找合适的婆家,那是不可能的,于是大家盯上了偏远的地区,一些穷苦人家,很难娶媳妇的。


  还别说,没多久,真的物色到了一个合适的,男的相貌堂堂,除了穷点,也没有啥毛病。村子里的人其实是想把陈玉莲送出去,因为当时大家都还没有做好搬出去的思想准备,他们认为,把这个不祥之人送出去就万事大吉了,哪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只是单纯的想给陈玉莲找婆家!

  当然,这都是后话,陈玉莲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村里人怎么安排,反正她就是没意见。


  很快在全村人的安排下,陈玉莲举报了第二次婚礼,这一次比头婚还风光,几乎全村人都参与了,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像是送瘟神一般,将陈玉莲送走了。


  送走陈玉莲之后,大家都很高兴,可让人想不到的是,还不到一个月,陈玉莲又回来了。


  当时大家凑在一起一问,这才知道,原来陈玉莲嫁的那个男孩儿是挖煤矿的,男孩已经当矿工七八年了,一直都很顺利,没出过什么事。可就是这么邪门,娶了陈玉莲之后,在挖煤矿的时候,矿洞坍塌,一队人都被活活埋在了里面!

  这个消息对于全村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刚开始还有人敢跟陈玉莲说说话,听说了这件事之后,大家更坚信她是一个瘟神,跟谁走的近就会克死谁,从那以后已经没人敢接近她了。


  陈玉莲无家可归,却也不愿意离开村子,就在徐家坍塌的那个大坑旁边搭了个棚子勉强度日,当时徐家还有几亩地,陈玉莲也勤快,每天下地干活,倒也不愁吃喝。


  只是村子里的人看到她就会躲的远远的,她看起来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还是像往常一样见到人就主动打招呼。


  直到有一天,村里一个小孩儿在放学的路上不小心掉进了水沟里,当时路上没有一个人,正好陈玉莲在地里干农活,看到了这一幕。


  陈玉莲二话不说就跳进去把小孩儿抱了上来,立刻送回了家,可是小孩儿的父母非但没有感谢她,还把她骂了一顿。


  陈玉莲本来也没想过跟他们计较,她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别人骂她她从来不还嘴,大概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个不祥之人。


  本来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有一天,厄运突然降临在了这个女人身上,村子里的人竟然要活活烧死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