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走投无路

  当大家把陈玉莲抓到的时候,又对她使用了以前的方法,打算把她活活烧死,不过因为对她的仇视心理,让原本单纯的村民变成了凶猛的野兽。


  人一旦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什么事都可能做的出来,生命平等,只是用在和平相处的人身上,一旦背负了人命,仇恨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化解的。


  在动手之前,强势的村民对陈玉莲施行了残酷的折磨,用鞭子抽打她,泼辣椒水,凡是古代用过的酷刑基本上都被他们还原了一遍。陈家村的人有心阻止,却又害怕连累家人,只能选择隐忍,虽然已经有人报了警,但远水救不了近火,恐怕陈玉莲撑不到那一刻。


  当天,陈玉莲就被折磨的不像人样,可以用体无完肤来形容,而且残忍的村民还是不肯罢休,昏过去了就想尽办法弄醒她,继续折磨。


  或许他们都没有错,村民们失去了亲人,自然难消心头之恨,陈玉莲受尽排挤,才会用极端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所谓有因即有果,如果一开始大家都能和平相处,想办法把问题解决了,哪会有那么多悲剧发生。


  到了晚上,陈玉莲已经奄奄一息了,大家准备放火烧死她,当时全村人都去围观了,有人感到惋惜,也有人大呼痛快,陈玉莲却一直在笑,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发笑。


  当大火开始燃烧的时候,陈玉莲不知道怎么弄断了绳子,身上燃烧着就跑进了人群里。大家自然是不敢拦住她,纷纷躲到了一旁,眼睁睁的看着陈玉莲跳进了井里,那口井正是当初她父母自杀的地方!

  本来随着陈玉莲投井自杀,那件事暂且就告一段落了,有关部门也已经来调查过了,参与者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人们也都以为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可让人想不到的是,自从陈玉莲自杀之后,住在村子里的人每天晚上都会听到女人的哭声,据说特别像陈玉莲的声音。


  后来陈家村的人凑钱请了一个道士回来,做了一场法事,最后还把那口井给封住了。就是这么邪门,自从井被封住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哭声了!

  不过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最近村子里有人娶媳妇,要盖新房,当初压井盖的石板已经被搬开了。


  这段时间倒是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就是村里很多人在晚上都会做噩梦,有好几个人做的噩梦都惊人相似,她们梦到了一个浑身鲜血的婴儿。并且做这种噩梦的都是一些年轻妇女,非常邪门!


  老伯告诉我,他这些天晚上也会做噩梦,而且能听到女人的哭声,但是他说给家里人听,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还把他骂了一顿。老伯心里憋屈,才讲给我听的。


  我听完之后,也明白了,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种可怕的事情,人死之后真的会变成鬼吗?


  我很同情陈玉莲,老伯说的那些怪事,说不定跟陈玉莲有关,可我不会怕她,我又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冤有头债有主,就算是鬼,也应该讲道理吧?


  “老伯,别瞎想了,我相信就算是人死了变成鬼,它也不会随意去坑害一个人的!”


  “小伙子,你说的很对,可我还是担心啊,那口井就在我们家旁边,要是真有什么事,我们是最先倒霉的,你说我能不担心嘛!”老伯一副很无奈的表情,让我也跟着有些揪心。


  说着话,小月就走进了屋,叫我们吃饭,因为我身体虚弱,她亲自把饭菜到了我嘴边,还一口一口的喂我。这让我很感动,心里暖暖的,不由想起了一些事情,但都是模糊不清的记忆,完全想不起来我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受伤出现在这个地方!

  越想就越乱,头隐隐作痛,幸好小月一直在我身边安慰我,鼓励我,让我不要老是去想,既然忘记了,那就重新开始吧,人活着,开心最重要。


  这些话好像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也或许是因为我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了,有人说过我也不记得了,总之我听她说的头头是道,觉得很有道理。


  吃过午饭,老伯要去山上砍柴,小月跟我聊了很久,我也才知道她是一个大学生,放暑假回来帮父母干农活,等会儿她也要跟着她爷爷上山砍柴,让我好好躺着,不要乱动。


  他们离开之后,小月的父母进来跟我聊了几句,他们也要做事,没太多时间陪我,我躺在床上感到非常无聊,就试图爬起来去外面走走。


  刚开始身体确实有些不太适应,动一动就浑身疼,不过后来坐起来之后倒也没啥感觉了。我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没什么问题,只是有点疼而已,不影响走路。


  打开门,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晃的我睁不开眼睛。我站在门前许久,感受着阳光带来的温暖,仔细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村子。


  旁边的一户人家正在盖新房子,很多人帮忙,他们都不认识我,以为我是小月家的亲戚,只是跟我打了个招呼,便各自忙了起来。


  我找人打听了一下,得知小月和她爷爷去了梨树沟,一般村里人砍柴都是去那里,我打算过去找他们,说不定也能帮点小忙。


  住在别人家白吃白喝,不做事情,我总觉得不合适,等我恢复了记忆,我一定要好好答谢人家!


  村里人给我指出了去梨树沟的路,我便找了一把斧头去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把斧头,我总觉得此情此景在哪里见过!


  很快我就到了梨树沟,但是没有看到他们,我在附近找了很久,一直没找到,我开始有些不安,总觉得会有事发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我一遍一遍喊着小月的名字,找了很久很久,人没有找到,却在地上看到了一滩血!


  我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愣了片刻,决定回村叫人,一定是出事了,不然地上不可能会有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