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 陈家村闹鬼

  当我急匆匆跑回村子,把人叫过去之后,没想到小月和她爷爷已经在返回的路上了。


  “咦,你们干啥去?”老伯惊讶的看着大家。


  “这小伙儿说你俩在山上出事了,这不是,大家赶着过去看看!”其中一人解释道。


  老伯笑了笑说:“没事没事,大家都回去吧!”


  我感到很奇怪,既然没事,地上的血又该怎么解释?路上我也问了老伯,可他却硬要说我眼花了,根本没有什么血。


  我不相信,他还带着我去现场看了一下,果然,地上已经不见了血迹。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因为失忆,脑子也不好使了吗?


  “老伯,真的没事吗?”我看着老伯,发现他有点不对劲,他的脸色很难看,似乎一直在故作镇定。


  “都说了没事,你就别瞎担心了,还是照顾好自己吧,你的身体还很虚弱,怎么能跑出来呢,快跟大伯回去。”老伯背起地上的干柴就招呼我回去。


  可我仔细一看,发现木柴上面居然有斑斑血迹,但是我也没敢明说,老伯看起来有点不对劲,我必须要防着他才行!

  跟着老伯回去之后,我就又躺床上睡觉了,老伯不让我到处跑,一日三餐都让小月给我送到床边。即便我基本上已经能够行动自如了,可小月还是坚持喂我吃饭,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在我住进村子的第三天,我跟小月说,以后我自己来就行了,本来我白吃白喝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每天还要让人喂着吃饭,多难为情。可小月却跟我说没事,这都是她应该做的。


  我就更加迷糊了,什么应该不应该的,她又不欠我什么,难不成我们以前认识?

  自从我失忆之后,我发现身边的这些人都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不了他们的行为!


  但我一个外人,他们肯收留我就不错了,我也不想打算在这里住太久,我想我必须尽快找到一些线索,证明自己身份的线索。我虽然失去了一大部分记忆,但也不至于变的痴傻,我知道,每个人都会有身份证,这是证明身份的最好方式。


  可他们说找到我的时候,我身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自己的身份,所以我决定去一趟他们最初发现我的地方找找。


  我打算立即动身,可小月说下午还要上山采草药,她爷爷病了,问我有没有空,想让我一起去帮帮忙。


  这点举手之劳我当然不会推辞,就算有事也不能推辞,人家待我怎么样我心里明白,所以他们的事就是我的事。


  吃过午饭我就和小月一起上山了,她说的草药我都没见过,不过她给我看了一眼,让我也去找,山上那种草药不多,天黑之前尽可能多采集一些,不然她爷爷的病情就会加重。


  山坡上很多杂草,要在这么多杂草丛生的地方找特定的草药,是非常考验耐心的,我忙活了大半个小时,也仅仅找到了几颗而已。他们叫这种草药为车厘子,可以直接食用,我尝了一下,很甜,这种味道让我感觉很熟悉,以前应该是吃过的。


  不知不觉的,我就和小月走散了,她对梨树沟应该很熟悉,可我不熟,这里地形复杂,我不知不觉进入了一片树林里。这个时候想走出去很难,我试过很多次了,绕来绕去都走不出这个林子!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我累得已经走不动,只好坐下来休息,有气无力的喊着小月的名字。


  没多久,天就黑了下来,随着夜幕降临,山林里的气温也开始下降了,我找了一个山洞,在里面勉强可以保持温暖。


  就这样蜷缩在山洞里,没多久我就睡着了,我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什么醒来已经记不清了,担心感觉挺可怕的。


  夜晚的林子里总是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我身上没有可以生火的东西,只能蜷缩在山洞里哪也去不了。这种感觉让人很难受,却也让人无可奈何。


  没过多久,我又睡着了,这一次我是听到脚步声醒过来的,睁开眼,就看到了一团亮光,很快就看清楚了,原来是小月,她拿着一把手电筒过来了。


  我当时已经有些意识不清醒了,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怎么回事,只记得迷迷糊糊的,小月扶着我回去了。


  路上小月还不停的安慰我,叫我不要害怕,我记得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马上就到家了,撑着点!

  果然,没多大一会儿就看到了村子里的灯光,小月搀扶着我进了房间,给我倒了一杯热水,好像还给我吃了一粒药丸。然后我就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了,但我能感觉到,身边明明有一个人跟我同床共枕!


  我想醒过来看个明白,问题是怎么都醒不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月睡在了我床上,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隐约觉得她似乎对我毛手毛脚的!


  当时我就意识到不太对劲,这不是我认识的小月,她不是那样的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然后惊讶的发现,我不是躺在床上,而是躺在棺材里面,而且在我身旁还有一具已经严重腐烂的尸体!


  我一个激灵爬了出来,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经历了什么,明明记得是被小月扶了回去,怎么会睡在棺材里?


  昨天晚上整整一夜,小月和她爷爷没来找我?想想这也正常,我是个外人,人家肯收留我就不错了,没有义务那么关心我,也许他们以为我离开了村子呢。


  在附近找到了一条小路,我便顺着走了出去,奇怪的是,刚走没多远就看到了梨树沟最明显的标志,一块儿在路边的大石头。我记得昨天晚上走了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这块儿石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我回到小月家里,见到小月之后,还没来得及把昨天晚上的遭遇告诉她,就听到了她的哭声。


  我敲了敲门,她红着眼睛打开了房门,然后看到我那一刻,立刻扑进了我的怀里,抽泣着对我说:“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村里闹鬼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