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陈小月失踪

  我听她这么一说,随即愣住了,但我又不是太明白,闹鬼是什么意思?难道跟老伯对我讲的那些事迹类似?


  我急忙扶着小月坐下,问她:“小月,你别哭,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月好不容易止住哭声,这才跟我说,昨天晚上她和她爷爷出来找我了,但是没找到我,然后在回去的路上,她走在前面,她爷爷走在后面,在半路上,她爷爷忽然失踪了!

  她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原来当时她爷爷滑倒了,头撞在了石头上面,昏了过去。她急忙扶着爷爷回家,让自己的父母看了一下,然后就请了村子里的医生过来包扎了一下,之后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但是睡到半夜,小月忽然感觉屋子里很冷,她是被冷醒的,等她睁开眼睛一看,发现爷爷就在她床跟前站着。当时老人家脸色很不对劲,双眼睁的很大,不由分说就一把掐住了小月的脖子,小月回想起来还是一阵后怕,她说当时她爷爷分明是要掐死她,要不然她父母听到声音及时进屋制止了老人家,小月可能已经被活活掐死了!


  小月的父母对那种事多少懂一些,听说是年轻的时候跟别人学的,他们没有当着小月的面说,不过小月偷听了他们的谈话。原来她爷爷当时是被鬼上身了,所以才想要掐死她。


  不过早上的时候,老伯已经恢复了神智,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完全记不起来了。小月感到很难过,奶奶才刚刚过世不久,爷爷就成这样了,她总觉得是奶奶要把老伯带走了,所以伤心。


  说起来,昨天晚上我也遇到了怪事,但我不想跟她说,免得她更害怕。我对那些东西其实没有太大的恐惧,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我看来,死人和他们口中提到的鬼都不可怕,因为我们是人,人没理由害怕鬼。


  我告诉小月,晚上睡觉把门关好就行了,只要没有人能进去,就不用担心,哪怕有人被鬼上身也没事,只要天亮了就好了。


  我能想到的就这么多,虽然我也想尽力帮她,但无能为力!

  可我说了一大堆,她还是一个劲的哭,我只能把她父母叫来陪她,我去了老伯的房间,想跟他谈谈。


  此刻老伯正躺在床上,看起来好像身体不舒服,我走过去打了个招呼:“老伯,好点没有?”


  “我没事,来,小伙子,扶我起来,我该去砍柴了。”老伯的身体看起来还是很虚弱,连坐起来都艰难。


  “老伯,您就好好躺着吧,还砍什么柴,不是还有小月她爸妈嘛,让他们去不就行了!”


  “不行啊,小伙子,你不明白,小月她爸妈有自己的事要做,这几天正是果园收获的季节,他们也挺忙的!”


  原来小月的爸妈在山下种了很多果树,赶上了收果子的季节,每天忙的不可开交,果子不及时摘下来,就会烂在树上。他们不仅要摘果子,每天还要开着三轮车运输到附近的镇子里,批量卖给商家,一年到头就指望这个果园赚点钱,这段时间根本忙不过来,半天都耽误不得。


  既然如此,我看还是我去砍柴吧,最近经常下雨,能烧的柴已经不多了,必须上山砍柴才能解决燃眉之急,不然就没饭吃。


  住在山里就这点不方便,小月说陪我一起去,我俩吃过早到就出发了。路上我还问了她,昨天晚上她是怎么回去的,为什么我怎么都走不出去,她却能。


  昨晚真的吓到我了,我很害怕,但不是害怕鬼,大概是害怕孤独吧!


  小月跟我说,她找了我很久,没找到就回去了,后来就叫上她爷爷一起去找我,结果还出事了。


  说实话,我还是挺感动的,老伯因为我才受伤的,在我的印象里,似乎还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当然这是因为我失忆了,我相信在这个世上,一定还有像老伯一样的人默默的关心我,我想立刻就能想起以前的事,想立刻回到最亲的人身边。


  但是现在想这个不太现实,还是先照顾好老伯再说吧,至于以后的事,等等再说也不迟。


  我们俩在一起有说有笑,倒也不觉得累,小月还告诉我,这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句话我以前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其实小月说的很多话我都感觉特别熟悉,有时候甚至跟她走在一起,特别的有亲切感,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忙活了一个上午,我俩各自砍了一捆柴,中午时分便匆匆回去了。


  回到家中,饭菜已经做好了,吃过饭,小月告诉我,下午不用砍柴了,去河边抓鱼给她爷爷补补身体。


  于是我们便去了河边,那是我第一次抓鱼,也许是失忆之后的第一次,总之跟她在一起我感觉特别快乐,我们有说不完的话。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晚上,虽然没抓到几条鱼,但我觉得很快乐。


  晚上我帮小月一起熬鱼汤给老伯喝,忙到很晚,小月的父母都睡了,我俩偷偷跑了出去,小月带我去外面抓萤火虫,又疯了很久才回去睡觉。


  睡到半夜,我起来上厕所,忽然看到外面有一个人跑了过去,看背影,应该是小月。我急忙追了过去,可是没有追到她,不知道她急匆匆的干什么去,大半夜的……


  当时我也没多想,心想应该是跟我一样急着去上厕所,我就不要跟过去了,被发现了多尴尬。


  于是我就回去睡觉了,因为白天很劳累,所以睡的很沉,直到第二天醒来,我才得知小月昨天晚上突然不见了,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村子里的人一大早就出动寻找,附近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但却没找到。后来有人在村子里那口井旁边发现了一只小月的鞋子,有人怀疑小月掉进了井里,但是还没有人下去检查,因为井太深,要有足够的绳子。


  另外,大家都特别忌讳,这口井正是当年陈玉莲自杀的那口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