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恶鬼缠身

  村子里的人上至老人下至小孩,没有人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大家平日里都对那口井特别的忌讳。自从前几天邻居动工,拆了井上压着的石板,大家就更忌讳了,就连平时喜欢串门的那几个大妈也不再来小月家玩了。


  而且听老伯说,石板被搬开的那天,施工那家人放了一挂很长的鞭炮,还往井里撒了纸钱。村子里的人也特别迷信,他们认为这样做可以平息死者的怨气。


  当时老伯也在现场,老伯说起来的时候,还悄悄的告诉我,他那时好像看到井里冒出了一股烟,但绝不是鞭炮的硝烟。


  从那天起,老伯就感觉有点不对劲,还特别叮嘱小月不要到处乱跑,特别注意不要靠近那口井。可没想到还是出事了,老伯怀疑,是陈玉莲的鬼魂出来了,小月没准已经被她害死了!


  本来我也想到了这种可能,但是此刻听到老伯说起,心口忽然一阵疼痛,这种感觉很难受,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出来。


  “小伙子,我就这么一个孙女,她要是没了,这不是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奶奶……”老伯跟我说着说着,也哭了起来。


  小月的父母也是急的团团转,他们已经借来了绳子,打算亲自下去看看,但是老伯担心他们出事,一直没让他们下去。


  我忽然明白老伯为什么要找我了,我年轻力壮,比起上了年纪的人,身手可能要敏捷一些。老伯虽然嘴上没说,我也能猜出来,他找我的目的,肯定是为了小月。


  的确,小月是他唯一的孙女,陈家就这一个女儿,从小就娇生惯养,突然间失踪了,可想她的父母,她的爷爷有多重视。


  而我这段时间一直住在他们家,多亏人家的照顾,才能保住这条命,到了要报恩的时候,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推辞的。


  于是我想清楚之后,跟老伯说:“你放心吧大伯,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吧,让我下去找人。”


  “小伙子……你真的要下去,那口井可是很邪门的!”老伯不放心的对我说道。


  我却根本不担心什么邪门不邪门,他们害怕,我可不怕,我不信死去的人比活人还恐怖,我会从山坡上滚下来撞破了头,肯定不会是鬼怪所为,我总感觉是有人要害我,这种感觉从我清醒过来之后就一直有。


  所以我现在并不害怕鬼,人心其实比鬼可怕!

  “您放心吧,我会小心行事的,我这就去跟叔叔阿姨商量一下。”说着话我就跑了出去,找到了小月的父母,把事情跟他们一说,他们高兴的合不拢嘴,本来他俩是打算自己下去的,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真是太感谢你了,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我老陈是打心眼里感激,你要是能找到小月,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一定帮你找到你的家人!”小月的父亲激动的说道。


  我较忙陪笑:“叔叔这话就见外了,我也不想跟你说客套话,你们对我有恩,这是我应该做的,来吧,咱们开始行动!”


  话不多说,在小月的父母以及村里人的帮助下,大家把绳子固定好了,又试了一下承重能力,觉得没什么安全隐患,这才让我下去。安全工作做的很到位,我身上绑着绳子,绳索上面有一个滑轮,可以慢慢的往下滑,一旦滑动的速度快了,滑轮就会卡住,绝对不会掉下去的,除非绳子断掉。


  其实我心里也没底,这口井因为实在是太深了,绳子要是突然断掉,我估计会凶多吉少。


  因为这口井看不到底,之前他们已经用手电筒往里面看了,黑漆漆的,就像一个无底洞。村子里的老人说,这口井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当时好几个村子的人都来打水,也是几个村子的人出钱打的这口井,初步估计得有上百米,可能更深。


  他们说,以前吃水很困难,遇到干旱时期,山上泉水枯竭,老百姓吃水成了一个难题。打这口井的时候,还费了不少的力气,从外省找来的打井队,打井的时候,听说还发生了一件怪事。


  下去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怪事,他们也没说清楚,当时小月的父母打断了他们,可能是担心我会害怕。到了这个地步,我需要大家的鼓励,这样才能尽最大可能把人找到。


  我也想过,可能人已经找不回来了,假如小月真的掉进了这口井里,就算里面有水,估计也摔死了!

  可是这个问题我现在不愿意想,不管怎样,我要做的是下去看个清楚,也好给她的家人一个交代。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一百米的绳子居然还不够用,这口井的深度已经超过了百米,由于下的太深,我几乎缺氧,也不知道怎么爬上去的,差点就死在里面。


  虽然没有下到井底,无法确定小月究竟有没有掉进去,但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要是掉进去了,九死一生,要是没掉进去,说不准还有生还的可能。


  由于绳子不够,井底下氧气稀薄,暂时无法下去,小月的家里人准备下午去一趟城里,买氧气瓶回来,顺便再买一根绳子。


  吃过午饭我就一直在等他们,我看了一下那口井,不知道为什么,中午太阳那么大,站在井口旁边,还是能够感觉到里面冒出来的凉气。问题是我下去的时候也没感觉到啊,越往深处反而越闷热!


  我正疑惑之时,突然间老伯大喊大叫着跑了出来,他行为怪异,看起来好像神智不清醒了,居然拿着一把锄头唱起了秦腔!


  村子里的人被老伯的声音吸引了过来,当时就有人说老伯疯了,也有人说他这种情况是鬼上身,肯定是陈玉莲的鬼魂出来作怪了!


  陈月的父母脸色煞白,立马就把老伯绑了回去,说是让我看着,他们要去找阴阳先生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