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逃出去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跟了上去,我想通了,她如果真的要害我,根本没必要跟我说这么多。而且我还记得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叫做一夜夫妻百日恩,我跟她虽然是人鬼殊途,但终究还是夫妻!

  只是我感觉怎么这么别扭,别人都娶漂亮老婆,我却娶一个女鬼?真有这回事吗,那么我的冥婚是什么人包办的,让我弄清楚,我非找那个人算账不可!


  “不想她死就走快点!”前面的女鬼丢下一句话,加快了速度。


  我不是不愿意走快一些,而是太累了,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峡谷里寻找,很少停下来休息,腿都软了。


  过了一会儿,可能是她嫌我走的太慢,直接过来把我抱了起来,我没看到她是怎么靠近我的,好像是飘过来的,一眨眼就到了我跟前。


  一开始我还挺害怕的,她也没有看我,没跟我说一句话,我偷偷观察着她,发现她除了表情有点呆,和人其实没多大区别,长的也好看,慢慢的我就不害怕了。


  “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咱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我到底是谁,我的家在哪里?”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可她却跟我说:“你自己慢慢想吧,我不能说,这是你命中注定的!”


  我不知道什么叫命中注定,听起来感觉挺玄乎的,不知道我以前有没有遇到过鬼,这次和女鬼近距离接触,我感觉也没有人们说的那么恐怖啊。这可能跟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有关,我也说不清楚,我只希望她以后不要再出现我的生活里,在我的潜意识里,还是挺排斥她的。


  不管怎么说,她是来带我找人的,我相信她不至于害我,只要她能带我找到小月,我会很感激她,将来有机会,一定会好好报答她。


  “到了,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吧,我也该走了。”她将我放下来,说了一句话就走了。


  这里黑漆漆的,我不知道小月在什么地方,叫了几遍她的名字,没有人回答,我又拿着手电筒四处找了找,还是没找到。


  不过我听到草丛里有声音,于是便循着声音去查看,拨开草丛,居然看到小月浑身是血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小月!你怎么了?”我急忙上前扶住她,她艰难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就说了两个字,人就昏过去了。


  “快跑!”


  这是她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我也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麻烦,可以想象,问题似乎很严重。我只好背着她就跑,多的也不愿意想,都这个时候了,逃命要紧。


  我甚至没来得及检查她伤到哪里了,只感觉背着她,血就顺着她的身体往下流淌,一直流到我身上,黏糊糊的。空气中也夹杂着一股血腥味,我越来越紧张,生怕她会失血过多失去最后的抢救时机。


  那个女鬼也真是的,明知道小月遇到了麻烦,她不帮忙就算了,关键时刻居然只是把我带来,她却溜了。我不明白,鬼还有什么害怕的,难道小月遇到的麻烦,连那个女鬼都解决不了!

  我因为太紧张,跑的快了,手电筒也掉了,但是没敢去捡,因为我听到身后的草丛里有脚步声,还有喘气的声音。


  手电筒丢了之后,看不到是什么东西在追赶我,但我知道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肯定会有危险。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几乎已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危险了,再跑下去我会活活累死。


  幸好,停下来之后也没再听到那奇怪的脚步声了,我这才拼了命的叫小月赶紧醒过来,想确定一下她的伤要不要紧。


  村里人应该已经出来寻找我们了,我不相信小月的父母会不管不问,他们一定会带几个人上山搜寻,能碰到他们最好,碰不到,我必须得把小月带回家。


  刚才追赶我们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野兽,看小月一身血,我估计是野兽的可能性很大。今天晚上要是找不到回去的路,我也会面临危险。


  想想真是不应该,手电筒丢了,这下想找到来时的路更难了,峡谷并不是直的,它很宽,峡谷里面还有许多树木,两边还有很多分叉口,就算顺着山脚走,也没有把握走出去。


  “小月,你快醒醒啊!”我不停地拍打着她的脸,试着掐人中,只是印象里记得,要让昏迷的人醒过来,一般都会掐人中。


  这个方法果然有用,试了几次就成功了!小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醒了过来。


  “你……你怎么来了?快走,咱们必须离开这里!”小月睁开眼睛就紧张的对我说道。


  借着月光,我看到她脸上都是血,头应该是受了伤,刚才只顾着逃命,也没时间给她处理伤口。


  反应过来之后,我立马把衣服撕开,给她包扎住头部,然后问她:“你伤到哪里了,严不严重?”


  “没时间管这些了,咱们快离开这里,迟了就走不掉了!”小月很虚弱,但还是勉强支撑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究竟是什么东西在追赶你?”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想回家!”她看起来真的受到了惊吓,惊恐的四下张望。


  “别担心,你现在安全了,我会带你找到路回去的,你要冷静,告诉我哪里受伤了,我先帮你处理伤口,不然你的血会流干的!”我一边安抚着她,一边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全部撕成条状。


  她这才安静下来,开始自行检查伤口,最终确定有三个部位受伤比较严重,一处在大腿上,另一处在背后,还有一处在心口。


  这几个部位都比较隐秘,男女有别,我不方便帮她处理伤口,可她自己又没有力气,根本做不到。无奈之下,我只能抛开那些世俗礼节,秉着救人的目的帮她把伤口全部包扎了起来。


  血是止住了,可她反而变的更虚弱了,偏偏在这个时候,我又听到了刚才的脚步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