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三流阵法

  不过看苏轻尘一副很有信心的样子,我也不想打击他的斗志,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也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放心,还有我呢,我会帮你的,虽然我不懂驱鬼之道,但我不会丢弃自己的同伴。”


  “兄弟,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咱们走吧,等会儿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我告诉你,这么多天,我跟师父学到了很多东西,原来那些在外人看来很神秘的道士,其实也不难学,关键是要找到窍门,不然一辈子都学不会!”


  听他这么说,好像真的学到了白袍人的真传,我倒是也想见识一下。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了山谷里,但是这才发觉,原来陈家村距离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还有很远很远,我们已经来到了一个镇子上,这时天也亮了。


  找人打听了一下,很多人根本没听过陈家村这个地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环卫工人,这才打听出来,原来陈家村距离这个镇子有好几十里,没有交通工具,走路估计要走上一天!

  这我就不明白了,昨天晚上我和小月也没用多久时间,就走到了龙虎山,以我俩当时的脚程,不可能一夜之间走了几十里地吧?


  苏轻尘的解释是,一定是他师父发现我们有麻烦,用了道术帮助我们,才让我们走到了龙虎山。其实这个解释也还算说的过去,仔细想想还是挺有道理的。


  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小月就只有两百块钱,还是前几天跟他父亲去镇上销售水果,她父亲给的零花钱。与别人家的孩子不同,小月从小就懂事,父母给的钱轻易不会乱花,所以就一直留在身上。


  也正是有了这两百块钱,才让我们找到了一辆出租车,本来出租车司机是死活不愿意载我们去那么远的山村里面的。说什么两百块油钱都不够,山里路又不好走,跑一趟耽误时间还赚不到钱,弄不好车被刮坏了地盘,还要修,怎么算都是亏本买卖。


  眼看着说不拢了,小月突然开始装可怜,以博取司机师傅的同情,她说她爷爷躺在病床上,快不行了,她只想急着回去看看她爷爷。


  司机师傅也是个老好人,大概是被小月的孝心感动了,于是就答应了我们。


  坐上出租车,我就靠在座位上睡着了,还是老毛病,上了车就犯困。


  直到车子开进山路,一路上异常颠簸,我这才醒了过来。这一看已经到了昨天晚上我们迷路的那个山谷里面,眼看着就要到陈家村了,我是既激动,又有些担心。


  激动的是,解决了这件事,我就能心安理得的离开这个村子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到秋云,我想好了,如今我没有别的人可以求了,唯有求秋云帮忙,兴许能够找到周紫萱,不论死活,我一定要找到她!

  担心的是,我怕苏轻尘这个半桶水解决不了,反而会把事情闹大,到时候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们本来是一番好意,可别好心办了坏事,那样我又要在村子里多逗留一段时间了,要知道,现在这个节骨眼,拖的越久,对周紫萱越不利。


  落入面具男手中,我隐隐可以猜到,肯定是凶多吉少了,柳梦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但我不想就此放弃,即便对手强大到恐怖的地步,我还是要勇敢面对的。


  “大哥,前面左转就到了。”小月给司机师傅指着路,说道。


  “到了,放心碰头。”到了陈家村,我们就匆匆的跑到了小月家里。


  小月的父母一看到我们,激动的双眼含泪跑了过来。


  “月月,你可算回来了,娘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小月的母亲激动的拉着她的手问道。


  “娘,我这不是没事吗,这次多亏了人家王权,是他把我找回来的,要不然我怕是会死在山上!”


  “王权?这小伙子叫王权?”


  “嗯,叔叔阿姨,我已经想起了自己是谁,你们也不要担心,小月只是受了一点伤,不碍事的。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从龙虎山下来的,我这次带他来,就是给咱们村子抓鬼的。”


  “抓鬼的……”


  “看不出啊,年纪轻轻就会抓鬼!”


  一时间,围观的村民议论纷纷。


  苏轻尘得意的笑着:“过奖了过奖了,各位叔叔阿姨,大伯大婶,你们听我说。咱们抓鬼也要晚上抓,你们千万不要声张,万一被鬼听到了,它就有防范了,到时候就不好抓了!”


  “小师傅,你放心吧,大家都不是嘴快的人,你们就安心住下,我去准备饭菜,快进屋。”小月的父亲热情的把我们迎了进去,倒上茶水,开始跟苏轻尘聊了起来。


  小月的父亲问他到底有什么计划,苏轻尘也没有隐瞒,他说今天晚上他会布一个八卦阵,只要把那个鬼困住,就有办法对付它了。到时候是超度还是打的它魂飞魄散,那要视情况而定。


  这小子说的有鼻子有眼,我听了都觉得有戏,也许是我低估了他,毕竟是白袍人的徒弟,师父都那么厉害,徒弟能差到哪去。


  很快就到了晚上,苏轻尘早早的就布好了八卦阵,这个阵法是布在小月家院子里的,说是先给小月的爷爷驱鬼。由于老伯被鬼上身之后一直神志不清,不肯配合,还是我们几个硬把他拖过来的。


  我也算是真正见识到了苏轻尘所谓的八卦阵,本来我以为会有多厉害,说到底,也只是三流阵法而已,充其量能困住老伯,可要说能困住鬼,我是不信的。


  因为事实就发生在眼前,老伯在八卦阵里好像迷失了方向,不管他怎么跑都跑不出去。可是过了一会儿,老伯突然间放声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听起来特别瘆人,本来现场还有很多村民围观,在听到这笑声之后,很多妇女带着小孩离开了。


  再后来,老伯身上的鬼魂似乎又转移到小月身上了,小月突然间也发疯似的大笑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