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可怜女知青

  老婆婆用那双浑浊的眼睛看着我,叹了一声:“听我说完。”


  “好的,您请继续。”


  老婆婆看样子是不会伤害我们,她口中的小伙我怀疑是小月的爷爷,这样的话,小月的爷爷也不是什么好人,人不可貌相,这句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老婆婆继续跟我们讲了下去。


  自从女知青被关起来之后,那个男人更加肆无忌惮了,他们甚至当着女知青的面做苟且之事。当时女知青的孩子已经渐渐懂事了,孩子几天没有见到妈妈,就一直缠着小伙哭闹,问他妈妈去哪了。


  结果小伙只是告诉孩子,说他妈妈跟人跑了!

  女知青被关在地窖里,嘴上封着布条,说话也说不得,也根本没有力气喊出声音来。听到孩子伤心的哭声,女知青的心都碎了,可她没有办法逃脱,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当初那个曾经说过一生一世守护她的男人,突然间就变了心。


  都说变了心的人不值得留恋,女知青当时已经想清楚了,等她出去,一定要带着孩子离开这个穷山沟,以后再也不会回来。可她没有想到,突然有一天,跟小伙暧昧的那个女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再也没有来过,小伙这才想起了被关在地窖里的女知青。


  他把女知青放了出来,然后诚心诚意的道歉,希望女知青能够原谅他的一时糊涂。女知青当时看着孩子心软了,邻居们也都劝她,说什么夫妻哪有隔夜仇,吵架是常有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时女知青本来是去意已决了,但是她又担心孩子跟着她会吃苦,她自己倒是无所谓,不能让孩子受委屈!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女知青最终又选择了隐忍,她打算再给小伙一次机会,只要他真的是痛改前非,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她就再也不提那件事。


  可她忘了,人性本来就是贪婪的,女知青退一步,他就进一步,没过多久消停日子,小伙又跟那个女人勾搭上了!

  这次女知青实在忍无可忍了,连夜带着孩子要逃跑,谁知道小伙已经对她有了防范,发现她之后,把她狠狠打了一顿,并且绑了起来,威胁她,如果敢带走孩子,就打断她的腿!

  本来女知青以为他只是在吓唬自己,绝对不敢真的打断她的腿,可谁知道小伙真的这么做了!


  女知青心里有底,肯定是那个女人出的主意,当天晚上他们把女知青绑在了桌子上,用榔头敲碎了她的膝盖骨。


  做完这丧心病狂的事情之后,小伙看着女知青抱头痛哭,他后悔了,他跪在地上请求女知青原谅自己。可女知青对他已经失望透顶,已经恨之入骨,当然不会原谅他!

  小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想要弥补,可已经晚了,女知青没能撑过去,活活疼死了!


  当天晚上,小伙就和那个女人一起将女知青拖到了山上,丢进了乱葬岗。


  女知青尸骨未寒,小伙又跟那个女人结了婚,但是没过多久,那个恶毒的女人带着小伙的全部家当跑了,从此杳无音信。


  小伙也终于大彻大悟,明白了谁才是真正爱他的人,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他跑去乱葬岗,发现女知青的尸体已经被野狼吃的只剩骨架了,他悲痛不已,将女知青埋了。


  但他亲手把女知青折磨至死这件事,却一直没有跟任何人提起,包括女知青的娘家人。他甚至不敢告诉自己的儿子,每当儿子问起他娘去了哪里,小伙就告诉儿子,他娘跟别人跑了。


  女知青被埋在乱葬岗,受尽小鬼欺凌,活着的时候本就命苦,死后还是不能翻身,这让它的怨气越来越大。不过幸好,很多小鬼阴寿到了,就接二连三的去投胎了,时间一久,它就成了乱葬岗里比较有辈分的老鬼,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


  这么多年,它一直在默默庇佑着自己的家人,但不会因此减少对那个人的恨意,它甚至不止一次想过杀了那个人。可看到小月渐渐长大成人,她的父母几乎没有多少时间陪她,很多时候,她跟爷爷走的很近,婆婆每当想起,就不忍心下手,要不然,老伯恐怕活不到今天。


  那天晚上,小月在梨树沟正是遇到了野狼,要不是婆婆赶走了那些野狼,小月估计会被活活咬死!本来当时婆婆是想一路护送小月回家的,没想到反而吓到了她,幸亏我及时找到了她,婆婆看我不像坏人,便没再跟着我们了。


  其实婆婆即便是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在她心里,还是爱着老伯的,可以说是又爱又恨。她只希望老伯能够当着她的面道个歉,承认自己错了,那样她也就可以安心的去投胎了。


  再过几天,婆婆阴寿就尽了,到时候会去阴间重新进入轮回,再想见到他们也不可能了。所以婆婆就想把老伯带走,反正他也没多少日子可活了!

  “婆婆,我很同情你的遭遇,没想到老伯年轻的时候是这样的人!您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他给您道歉的,我这就去把他叫来,您在这里等我。”我丢下一句话,就招呼苏轻尘走了。


  走出乱葬岗,婆婆冲着我们摆手,似乎是在道别。苏轻尘疑惑的抓着头发问我:“兄弟,这是唱的哪一出,咱们不是来抓鬼的吗?”


  “抓你个大头鬼啊,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情味,人家老婆婆够可怜了,你还要抓她吗?”我一巴掌拍在他头上。


  他当时就懵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这么激动干嘛!我是说,咱们还没弄清楚,老伯身上那个鬼魂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忘了,老婆婆一直在这里跟我们讲话,这个时候,老伯身上的鬼魂应该还没有离开,你不觉得奇怪吗?”


  还别说,听了苏轻尘这番话,我真的觉得有点问题,那个附在老伯身上的鬼魂,显然不是老婆婆,那究竟是谁,难道真是陈玉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