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井底怨灵

  我俩连夜赶了回去,路上已经商量好了,我们要查清楚附在老伯身上的鬼到底是谁。在没有弄清楚之前,我们也不敢轻易把老伯带去跟婆婆见面,原因有两点,一是害怕这样做会给婆婆带来麻烦,不清楚那个鬼的来历,不敢乱来。二是担心会给老伯带来麻烦,苏轻尘也说了,鬼不会无缘无故害人,说不准老伯跟那个鬼之间还有什么个人恩怨,不弄清楚之前还是不要乱来比较好。


  老伯这个人给我的印象一直都不错,可听了老婆婆说的那番话,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了一下他。每个人或许都会犯错,可老伯所犯下的错已经不能称之为犯错了,那是在犯罪!不管在哪个年代,犯罪都要受到惩罚的,老伯有幸逃过了法律制裁,但我相信,他死后一定不会好过,阴间还有一套完善的法制,专门惩治犯了错的人!


  “苏兄,你说,人为什么那么坏,婆婆不说,我一辈子也不会想到,表面上看起来很和善的一个人,居然做过那般丧尽天良的事情!”


  苏轻尘冷笑一声对我说道:“虽然咱们俩年龄差不多大,可我看过的现实可能比你多,人本来就是这么坏,表面上文明,每个人内心都有阴暗面,最重要的是,不要被自己的阴暗面控制,那样跟野兽没有分别!”


  “说的对,算了,别提这件事了,提起来我心里就不舒服!咱们赶紧回去看看老伯到底是什么情况,尽量把那个鬼赶走,让他跟婆婆见一面吧。”


  我不由加快了脚步,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回到了梨树沟,这时夜已经深了,村子里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了。我们喊醒小月的父母,私下里把关于婆婆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并且让他们保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小月,她很单纯,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留下一辈子无法抹平的创伤。


  小月的父母听说之后,也是惊讶万分,他们怎么会想到,一直以来慈祥的老父亲,居然是这样的人!特别是小月的父亲,听说了这件事之后,当时就哭了。


  他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记不起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曾经无数个难眠的夜晚,他都会想起母亲慈祥的面孔,有时候做梦还能梦到。当时他父亲只是告诉他,他母亲跟人跑了,要是我们今天不把这件事告诉他,他永远也想不到,一直疼爱自己的父亲,居然是杀害他母亲的元凶!

  “叔叔,我知道你很难过,可老伯也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现在最要紧是安排他跟婆婆见上一面,剩下的时间交给小苏吧!”我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


  苏轻尘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去了老伯的房间,不知道在里面做了什么,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他出来了。


  “我看出来了,那个东西果然还是井里出来的,要想解决它,看来必须下去一趟!叔叔,这个时候别难过了,赶紧准备东西,我们俩下去看看。”苏轻尘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月的父亲收起悲伤,给我们找来了更长的绳子和两个氧气瓶,然后又去叫了几个人来帮忙,很快就把绳子固定好了。


  接下来,我们俩就要全副武装下去了,这一次有足够的绳子,还有氧气瓶,肯定能下到井底。只是我还是很担心,因为我不知道苏轻尘有没有那个本事去对付井里的脏东西,那极有可能是陈玉莲的鬼魂。


  陈玉莲是什么人,我光是听老伯说,就能感受到,相比之下,陈玉莲的悲惨遭遇比老婆婆更甚,可想而知,怨气会有多么大。


  在下去的时候,我也跟苏轻尘说了:“苏兄,我要提前告诉你,如果对方很难缠,不要恋战,先上去再说,你可能斗不过它,不要硬来,否则很危险!”


  “我知道了,还用你说吗,我光是听说都能感觉到,那个女人死的很惨,不变成厉鬼才怪!而且这井很深,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井据说能通到阴间,跳井自杀的人,一般怨气都特别重,不出来作怪还好,一出来就会死人!”苏轻尘说的这些话,我确实也听说过,但了解的不够详细,不好发表意见。


  “总之咱们小心行事吧,实在不行,我估计还要回去请你师父出山!”


  “我师父?还是算了吧,是我太单纯了,我以为师父会给我面子,呵呵……”苏轻尘似乎领会到了,他师父给我的印象确实一直不怎么好,别看他帮过我们很多次,可他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都让我对他好感度大大下降。


  大概下滑了二三十米,井里的温度开始急剧下降,刚才还没什么感觉,突然间就冷起来了。我冷的瑟瑟发抖,却也没办法,只能忍着,不管多辛苦,这次一定要下去看看,也算是给大家一个交代。


  苏轻尘脸色有些不对劲,几次停了下来,用矿灯往下看,但又没告诉我有什么问题。直到我听见井底下传来了一阵怪声,苏轻尘才跟我说:“听到没有,像不像女人的笑声?”


  听他一说,还真有点这种感觉,不过我不太敢肯定,也可能是气流通过深井发出的声音。要是真的有女人在笑,那问题就有点严重了。


  跟师父学风水的这些年,师父经常会跟我讲一些鬼神的故事,因为我们风水界跟鬼神接触的最多,不信鬼神的人也不会找我们看风水,所以这些是必须要学的。


  师父就曾经告诉过我,鬼分为很多个等级,不同的等级可怕程度也是不同的。就拿厉鬼来说,一般穿红色衣服上吊的,或是跳楼的,怨气都会特别大,死后有很大可能变成厉鬼。


  但是还有一种鬼,却是比厉鬼还要可怕的,那种鬼是六亲不认的,即便是自己的亲人,也会残害,甚至没有目的的害人。


  在风水界还有这么一个说法,叫做宁听鬼哭,不听鬼笑。也就是说,会哭的鬼都是很可怜又无助的,一般怨气不会太大,但是会笑的鬼就不一样了,这类鬼要是碰到了,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千万不能招惹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