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师父死了

  “阴司重地,禁止喧哗!”鬼差听到李保全的声音,投去一个犀利的眼神,李保平立马闭嘴不敢再说话了。


  我们两个被关在了李保全隔壁,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正好我有些问题不明白,想问问李保全。


  鬼差把我们关在这里之后就走了,我这才悄悄的问米雪儿:“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会被鬼差抓住!”


  “相信我,慢慢你就会明白了,我只是想让你看清一些东西,就当是感谢你曾经救过我的命吧。”米雪儿微笑着对我说道。


  我完全听不明白,细问的时候,她又不愿意跟我说太细,只是小声告诉我,不用害怕,她有办法带我离开。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瞎担心也没用,我相信她有这个能力带我走。正好趁着鬼差不在,我想跟李保全偷偷聊聊。


  这牢笼里面关的都是枉死之人,有一大部分似乎都处于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唯独李保全一直保持清醒,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挤了半天,才挤到对面,隔着牢笼跟李保全搭上了话。我最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上面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

  当然,那个带我们去盘龙岭的李保全,早就被我发现不是人了,我亲自目睹了它蜕皮的全过程。


  李保全告诉我,他在两个月之前就已经死了,那个东西是从千丈山出来的,这么多年,它一直在纠缠李保全。我师父为了保李保全的命,私底下和那个东西斗过很多次了,我师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李保全不知道。


  两个月前,那个东西再次出现,趁着我师父不在之时,强行把李保全的灵魂逼迫出去,霸占了他的身体,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怎么会这样,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苦苦纠缠?”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二十年过去了,它们还是不肯放过李保全!

  他苦笑着对我说:“小权子,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我死了,不能再活过来了,这就是命。我多活了二十年,已经赚了,还想什么。你也不要问我了,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你这次是怎么回事,出事了?”


  我摇摇头:“没有,我还会离开这里的,李叔,你把话说明白了,有什么事我不能知道,我才不怕那些东西!”


  “你小子行啊,来枉死城跟逛大街一样!那个女娃娃是你女朋友吧,我看她不简单,上次你不是把她救走了吗,怎么又带她回来了?”李保全眯着眼睛问道。


  “不是我带她来,是她带我来的,她也不是上次那个人,我跟你说不清楚。李叔,你快告诉我,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我来一次不容易,你这次不说,我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你知道那么多有啥用,对你没好处,听李叔一句劝,好奇害死猫!”李保全轻叹一声说道。


  “可你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乱,前几天我才知道,有人试图断我中华气运,我怀疑跟那股邪恶力量有关。”


  李保全一听愣住了:“你说啥,有这事?这个恐怕要问你师父赵弘毅了,正好他也在这里。”


  “什么?我师父也在……”我惊呆了,我师父怎么会在枉死城,他也死了吗?

  “你听错了,你师父咋会在这里呢,我是说,他给我托梦了……不对不对,他前两天来过……”李保全的眼神已经告诉我了,他在说谎,我认识他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说谎的时候眼睛早就把自己出卖了。


  这时米雪儿也挤了过来:“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李叔,有什么你就直说吧,没必要隐瞒。”


  李保全看着我俩,眼神闪烁不定,过了一会儿,竟是哽咽起来。


  “我……我对不住老赵啊!要不是因为我,老赵也不会……也不会这么早就……”李保全哭的已经说不出话来,大概是担心哭声被鬼差听到,一直不敢哭出声来,看着让人心里很酸。


  我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因为听说师父死了,我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我多么希望李保全只是在逗我玩,但可惜不是……


  等李保全哭过一段时间之后,渐渐平复了悲伤之情,这才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们。原来我师父当时为了救他,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本来我师父是一个正宗的茅山道士,但是从那次之后,他的法术尽失,身体也出现了很多状况。


  为了躲避那些东西,只好隐姓埋名,开了一家算命风水铺子,李保全这么多年一直陪在我师父身旁。早些年,我师父搬过很多次家,李保全为了跟随他,连自己的女人都抛弃了,就是想报答我师父,他走到哪里,李保全就跟到哪里。


  不管怎么说,这二十年以来,他和我师父也算是经历了风风雨雨,有过苦日子,也有过欢乐。他们年纪都大了,早晚都会有这一天,李保全本来没想让我知道我师父去世的事情,可他说漏嘴了。


  至于师父的死因,李保全自然不会知道,他只知道我师父同样被关在枉死城,进来的时候,见过一面,但是没有机会说话。


  李保全还说,就在不久前,我师父已经被鬼差押送到了苦厄地狱。这里的每个人都必须经历苦厄地狱,待到身上的厄运全部消除之后,才能进入真正的十八层地狱。


  “李叔,我想见见他老人家,你有办法吗?”我激动的抓着李保全的手,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李保全摇了摇头:“难啊……枉死之人,才有资格去苦厄地狱,像我这种死的不明不白的人,恐怕是去不了了,再过一段时间,我也会被送到十八层地狱,到时候就离投胎不远了。尘归尘,土归土,小权子,别太伤心,生老病死只是人生百态中的一种!”


  “王权,你先别着急,让我想想办法,应该可以去的。”米雪儿对我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