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面见阴司

  “雪儿!水里有东西!”我大叫了一声,米雪儿急忙过来帮忙,她潜入水底,不知道做了什么,然后那只抓着我的手就松开了。


  这片海很大,远远的看不到岸,但我清楚的看到,海中间有一座桥,桥上有光,隐约还能看到一些人影。


  只不过那座桥很长,两端都隐没在迷雾里面,桥中间那团光尤为明显,仔细看还能发现,那里还站着一个老婆婆。


  我恍然大悟,这里该不会就是奈何桥吧,那这片海……难道这是忘川河?


  “雪儿,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米雪儿也没有回答我,直接带着我向那座桥游了过去,吓的我赶紧拉了她一把:“你疯了,那是奈何桥吗?怎么能去那里?”


  “跟着我你就放心吧,我还能害你不成!”米雪儿也没跟我解释太多,直接就拉着我的手向奈何桥游了过去。


  我一直担心桥上的孟婆会发现我们,事实证明我也确实猜对了,的确是孟婆,离得近了就可以看到,她面前摆着一个锅炉一样的东西,热气腾腾的。


  桥上不断有小鬼排着队经过,喝过孟婆汤之后,它们会挨个踏上望乡台,跟传说一模一样,原来阴间真的是这样。想必肯定有人像我们一样来过阴间,不然不可能知道的那么详细!


  等到了奈何桥底下,米雪儿带着我顺着奈何桥从桥下慢慢的游到了桥尾,这期间忘川河里有很多手试图抓我们的脚,幸好有米雪儿在,要不然我估计得被拖进去。


  还好有惊无险来到了岸上,只是望乡台旁边有许多鬼魂,我们不想惹麻烦,只好混迹其中,跟它们一起排队,等待时机进入阴司内部。


  也不知道外面的时间过去了多久,我们俩的身体还在那个峡谷裂缝里面躺着,我就怕那些大唐鬼魂会对我们不利。不过现在担心也没有用,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见到阴司负责抓鬼的鬼差才是最重要的。


  终于轮到我们了,我也假装登上望乡台,最后看一眼自己的故乡。我以为我看不到,因为我们没有死,也没有喝孟婆汤,只是灵魂出窍而已。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惊呆了,居然可以看到!

  我看到了我奶奶,她正在院子里晒玉米,看着她年迈的身体端起簸箕都很吃力,我心里挺不是滋味。做子孙的不能陪在老人家身边,上学就不说了,可我现在是休假,这段时间也很少能陪陪她老人家,我觉得很惭愧!


  轮到米雪儿的时候,我在旁边偷偷看了一眼,因为我只有一只脚踏在望乡台上,看的不清楚,我只是想看看她的家人长什么样。没想到这一眼却让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居然是黄战,那个炼尸的古怪道士!我觉得很疑惑,想找个机会问问她,可又觉得没必要,兴许是我看错了,只看到半边脸,也不能太确定究竟是不是那个人。


  当我想要两只脚都踏上去看个明白的时候,米雪儿已经从望乡台下来了。


  接着我们便跟随着那些鬼魂继续往前走,没多久就看到了一座城市。其实也不是真正的城市,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镇,不过它的繁华程度可跟阳间完全不是一回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没见过这样的房屋,看上去很气派,给人一种威严和深深的压迫感。


  “前面就是阴司鬼差居住的地方,跟紧我,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最好直接找到黑白无常。不过那两位大爷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它们都有各自的职责,很多时候都在阳间缉拿鬼魂,咱们要等。”米雪儿小声对我说道。


  我们也不知道该往哪去,阴司这个地方有很多鬼差,有专门的鬼差接见新来的鬼魂,它们会指引鬼魂走正确的道路。似乎这些鬼差只是负责给鬼魂指路,别的事情不管,也不知道下一站它们要去到哪里。


  总之我俩不能再跟着它们了,要等黑白无常,就必须在这里等,还不能被鬼差发现,不然会更麻烦。


  我们躲在一处类似水草的植物后面,避免被鬼差发现。这玩意儿是什么我也不认得,阴间的一草一木跟阳间实在相差太多了,除了那些新来的鬼魂,看起来有几分像人之外,别的东西似乎跟阳间不沾边。


  “雪儿,我有点累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忽然感觉体力有些不支。


  米雪儿告诉我,这是正常反应,灵魂出窍一次对本体伤害很大,这个时候的灵魂也是很脆弱的,短时间内如果回到身体就不会有太大影响,时间久了各种不适感就会出现。


  果不其然,她越说我就越感觉到累,最后已经累的坐都坐不起来了,只能躺在地上,感觉就像行将就木的老年人一样。


  “撑着点,这个时候……也该来了!”


  米雪儿看起来并没有多大问题,或许是为了让我好受一些,她又开始给我做人工呼吸了。这次不一样,这次我是清醒着的,至少头脑是清醒的,并且她上半身还没有穿衣服,这种感觉太强烈了。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做了人工呼吸,我就好多了,也不再感觉疲惫了。


  “来了,看到没有,在那里。”米雪儿指着某个方向对我说道。


  我一看果然是,那一黑一白,不是黑白无常又会是谁。


  这两位一直在人间流传的阴是头目,我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它们的模样也不是太吓人。黑无常手里拿着一根铁链子,铁链末端绑着一个人,或许应该说是鬼魂。


  这鬼魂很显然是强行抓回来的,即便面对黑无常,还不老实,一个劲的挣扎。


  而白无常手中却拿的是一根白色的哭丧棒,这种东西,也只有在出殡的时候才能看到,据说是为了震慑挡路的孤魂野鬼用的。


  “你先走,我随后跟上。”黑无常走到我们旁边,忽然停下了脚步,把铁链交给了白无常。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