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鬼魅

  我没有闻到她说的气味儿,可能是鼻子不灵,我又问他们有没有闻到什么气味儿,大家都说没有。


  这就奇怪了,没理由只有米雪儿一个人能闻到啊,会不会是她太敏感了!


  “大家小心点,出口不一定在这里,这个地方很奇怪!”米雪儿提醒着我们。


  葛老六却不知好歹,瞪着我们问道:“没出口上来干什么,还嫌麻烦不够多吗?”


  这老东西说我可以,说米雪儿也就不能忍,我当时就发火了:“你给我闭嘴,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这一路上你帮过一点忙吗,你有什么资格指指点点!”


  “你……”葛老六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好。一旁的娘娘腔忍俊不禁,大概也忍他很久了,毫不夸张的说,葛老六如今已经众叛亲离了。


  不然怎么说患难见真情呢,同样的,患难也能见真心,耍嘴皮子功夫谁不会,要得到大家的尊敬,就必须拿出实际行动来。


  “好了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吧,都这个时候了,大家更要团结起来,尽量减少伤亡!大家四处看看吧,还是老规矩,不要随便碰任何东西,当心触动机关,发现异常及时汇报。”米雪儿说完,便独自朝着黑暗处走去。


  我们所在的这个位置应该距离树梢还很远,显然是没办法到树梢了,因为上面的石头已经和树融为一体了。即便是在树枝上面行走,也能感觉到这棵树的粗大,光是树枝都有两三米那么粗,在上面开车都不是问题。


  而且这些树枝还特别浓密,有些地方横生的枝丫都能形成一面墙壁。这上面空间很大,就像一个小迷宫一般,走在上面还要处处小心,因为有些地方是空的,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踩空掉下去。


  米雪儿已经走远了,我悄悄跟在她后面,别的什么都不重要,确保她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就这样跟着她,渐渐的我发现,灯光越来越暗了,到了后面,灯光完全消失,我居然跟丢了!

  想想都觉得好笑,在一棵树上面跟踪人,还能把人跟丢了!不过这也不奇怪,谁让这棵树如此巨大,树枝茂密,跟丢很正常,只要我喊一声,她应该能听到的,可我觉得没必要。


  我又发现了一座房子,就在我左边距离五六米的地方,同样是坐落在树枝上,那是两根粗大的树枝,刚好架起一座房子,房子底下还有比较细的树枝,那些树枝从下面生长出来,几乎包裹了整个房屋。由此可见,这些房子在树上的年头也不少了,从树枝生长的速度来看,最起码也有几十年了。


  我就纳闷了,难道这个地方以前有人住,不然为什么要在树上建造房子,给死人住的吗?


  我感觉离武则天的陵墓越来越近了,诡异的事情也就越来越多,感觉层出不穷一样。


  我找了很久,才算是找到进入屋子的门,门上有几根比较细的树枝,我一个人没办法弄断,本想找大家帮忙的,可一眨眼,忽然间发现那扇门居然自动打开了!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看错,发生这种事情,只能说又有脏东西出来作怪了,我要进去那是傻子!

  于是我转身就走,打算先通知米雪儿,其他人是指望不上的,不过可以叫他们来壮壮胆。


  谁知我转过身,忽然又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变了,我原本是在树枝上的,怎么一下子就出现在了一个房间里!而且这房间里还点着一盏灯,屋里有一张床,床前有一张桌子,四个凳子。


  当时我就楞在了当场,知道是发生了灵异事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撞邪了,原来经历的多了,胆子真的会变大,也可能是我心智更成熟了。这一次我没有害怕,而是淡定的寻找出口,只是很可惜,门从里面是打不开的。


  如我所料,我想,我要是大声求救,也不会有人听到的,既然要把我困在这里,所有我能想到的,那个东西一定也能想到。


  问题是房间里除了桌子和床,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如果是有脏东西,为什么不出来,难道惧怕我?


  我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处理这种事情,首先要冷静,这是其一,然后就是仔细观察,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于是我开始搜寻整个房间,果然发现了一些东西,那是一张画,一个漂亮的古代女人,可画风看起来却透着现代的风格,总之越看越觉得有问题。


  盯着那副画看的久了,还会感觉到画中人有一股魔力一般,让人产生昏昏欲睡的感觉。我渐渐的发现,原来这不是错觉,竟是真的!


  我没办法抵抗这种感觉,不一会儿就彻底昏了过去,在倒下去那一刻我想到了很多,也许这一次真的要与这个世界告别了。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也许等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我昏了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意识才逐渐清醒,但仍然处于一种极度虚弱的状态,想挣扎着坐起来,却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我忽然想起来曾经在古墓里也有过这种遭遇,那感觉像极了鬼压床,那一次确定是柳梦蝶在搞鬼,这一次应该不是她,她不知道我在这里,我们俩也彻底断绝了那层见不得光的关系。


  冷静下来,过了很长时间,我才慢慢的适应了这种恐惧感。心境慢慢的放松下来,艰难的翻了个身,慢慢的爬起来,睁开眼睛一看,身边果然躺着一个人,只是这个人并不是柳梦蝶,而是画中那个古代女人!


  画中仙吗?以前就经常听村里的老人讲故事,其中就提及过画中仙,据说并不是真的仙女下凡,而是画里的人有了灵性,自己走了出来。印象中,但凡是关于人的绘画,总觉得透着一丝诡异,更别说是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


  那个女人躺在我身边一动不动,我要从床上下去,就必须得从她身上跨过去,我怕会惊醒她,半天都不敢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