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墓婴

  就这样僵持了很长时间,我的胳膊有些酸了,这才慢慢的坐起来,摸了摸身上,没有什么法宝,只有一个吊坠。这吊坠可不简单,是扶瑶的,似乎蕴含法力,恰恰是鬼魂惧怕的东西,只是自从上次用过之后,玉坠的颜色变深了,并且再也没有发过光,会不会是已经变成了死玉!


  不管了,聊胜于无,我必须得出去才行,谁愿意跟这个东西躺在一起,不知道是鬼还是僵尸,我希望只是我出现了幻觉。


  于是我鼓足勇气,慢慢的从她身上跨过去,哪想到刚跨过一半,忽然有一股吸力拉扯着我趴在了她身上!

  那一刻我开始慌了,本能的挣扎,因为我看到她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那张脸无比陌生,即便面对陌生人,也会心有顾虑,更何况面对的还不是人。我情愿此刻躺在床上的是柳梦蝶,同样是鬼,相比之下柳梦蝶比较好沟通,也绝不会为难我。


  可惜不是,她并不是我见过的任何一个鬼,她的眼神让我恐惧,我想挣脱,可她却抱住了我。


  那一刻我便已经察觉到了,不会是尸妖吧,难道它还没有死?


  米雪儿说,尸妖想夺走我的童子之身,这样能让它法力倍增,如果真是尸妖,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能让它得逞,否则大家可能都会死。等这个玩意儿强大起来,再跑到地面上,死的人会更多!

  一瞬间我就想到了很多可能,于是恶狠狠的冲它咆哮:“你这个怪物,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完,我就准备咬自己的舌头自杀,经常看电视剧里都是咬舌自尽,我以为没有多难,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还会怕疼吗?

  只有尝试过了才知道,其实很难,因为根本咬不下去,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似乎是大脑的自我保护意识,让我不忍心使劲咬下去。


  自杀不成,很快那个女鬼就对我使用法术了,我的身体忽然漂浮了起来,女鬼侧躺在床上,露出了大腿,并且搔首弄姿的不知道想干什么。


  我更加怀疑它是尸妖了,只好把眼睛闭上不去看它,我完全对它没有一丝感觉,有的只是恶心。


  本以为这样就能躲过去了,谁知原来不行,是我太单纯了。女鬼转眼间就把身上的衣服脱的精光,束缚着我的那股怪力也在慢慢消失,我的身体缓缓下落,片刻之后已经趴在了它身上。


  挣扎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徒劳了,我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下场,肯定会被吸干的!


  可我什么也做不了,而且还被女鬼用法术迷的昏了过去,等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衣衫不整,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偏偏在这个时候,米雪儿不知道怎么闯进来了,一看到我她就惊讶的问道:“王权……你……你做什么?”


  我立刻拉起衣服盖住自己的身体,委屈的想哭,她看出来有点不对劲,慢慢走过来,蹲在地上询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我认为自己是被尸妖给侮辱了,应该活不久了,关键是这样一来尸妖就更加强大了,情况不容乐观。


  可米雪儿却跟我说,我的身体一点问题也没有,根本不用担心,也许只是做了一场梦。


  我有点不信,这种梦我以前做过,相信很多青年男女都有过这样难以启齿的梦境,可我身上的衣服为什么会自己脱落了,这点怎么解释?


  “王权……是不是做梦你自己都不知道吗?”米雪儿也开始怀疑了。


  我确实不知道,只好摇了摇头。


  她托着下巴分析道:“如果你实在不放心,我也可以帮你……帮你验证一下。”


  “验证什么?”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她脸红了,下意识的转过脸去,对我说:“没什么,你快把衣服穿上,被人看到不好。”


  我这才想起自己衣不遮体,多尴尬,于是赶紧把衣服穿了起来。刚好这时那几个盗墓贼也来了,葛老六嘴里喊着:“你们俩在这里干什么,现在不是办事的时候,赶紧出来,哥几个有发现了!”


  米雪儿转过身骂了一声:“滚!”


  葛老六嘿嘿笑着走了,大概他们早已经把我和米雪儿当成了情侣关系吧,对此我也不愿意解释,而且心里还暗暗窃喜呢。


  我俩出去之后,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吵吵嚷嚷,走近一看原来他们也发现了房子,门早就坏了,可以钻进去。


  大家此刻都在那个小房间里面了,葛老六兴奋的喊道:“好东西,他娘的,总算是有收获,快包起来!”


  我和米雪儿进去一看,发现几个人正在搬一些陶罐,这些陶罐看起来普普通通,甚至有些肮脏,可他们几个就像是发现了宝贝一般,一个个笑的合不拢嘴。


  这陶罐高大约三十厘米,直径跟大腿一般粗,中间是鼓起来的,两头儿小,罐口向外扩开,罐身有花纹,擦掉上面的灰尘就能看到那些精致的花纹。


  米雪儿凑近一看,立刻呵斥一声:“快放下,这东西很邪门!”


  “怎么了?”葛老六停下手上的动作,诧异的看着米雪儿。


  欧阳英也十分疑惑的问道:“雪姐姐,吓我一跳,这就是陶瓷罐子,有什么邪门儿的?”


  “这陶罐是用来装婴儿的,千万不能带出去,否则婴儿的怨灵会一直纠缠着你,直到把人活活吓死!”米雪儿这番话一说出口,我不禁汗毛直立,欧阳英本来还在抱着陶罐打量,听她说完,陶罐啪的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顿时陶罐便被摔碎了,里面果然有东西,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上面似乎包着一层布,因为存放的太久了,连布都变成了黑色。


  欧阳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停地往后退:“这……不会真是婴儿吧?”


  米雪儿为了让大家相信,竟是蹲下来把那块儿布给解开了,接着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果然是一个婴儿尸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