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占卜

  我哪想到水底下会有漩涡,就算想到了估计也没办法应对,况且手中连个照明的设备都没有。被卷进去之后,我迅速屏住呼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尽可能不去挣扎,因为人的力量在大自然面前不堪一击,越挣扎,只会消耗自己的体力,同时加快肺里储存的氧气消耗。


  我在心里默数着时间,以我平时的水性,坚持一分半钟是没有问题的,刚才由于没来得及提前做好准备,估计充其量能憋一分钟。


  从卷进漩到现在,大约过去了二十秒,我感觉自己正在被暗流带着往水底下沉去,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不尽快浮上水面,会溺水的!

  四十秒已经过去了,我开始不淡定了,睁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到,眼看着就要憋不住了,忽然间手碰到了一个东西,冰凉的,像是人手。


  我吓了一跳,急忙把手缩回来,但又想到可能是欧阳英或米雪儿,于是急忙又伸出手抓了一下,果然顷刻间就抓住了一只手,顺着身体往上一摸,顿时就摸到了两团软绵绵的东西。


  我紧张的把守缩了回来,立刻抱着那个人就往远处游。是米雪儿,除了她不会有别人了,我必须尽快出去,否则会淹死的!


  不知道米雪儿还活着没有,我能做的就是嘴对嘴给她做人工呼吸,这样兴许能多撑片刻。还别说,这方法真有用,兴许只是心理作用,总之试过之后,胸腔的那股憋闷感顿时就消失了。


  我们已经逃出了漩涡的范围,我开始拼了命的往水面上游,就在快要溺水的时候,终于浮出了水面。


  外面依旧一片漆黑,只有繁星点点让我确定,我们是从古墓里出来了。只是我还想不通,我们是怎么来到水中的,是谁在帮我们?


  扶瑶?除了她,不会有别人了!

  帮人帮到底,既然要带我们出去,又把我们丢在河里不管,这算什么。如今连欧阳英是死是活都还不知道,我们总算是一个团队,怎能把他一个人丢下!


  “扶瑶……你给我滚出来!”我扯着嗓门大声喊着,却没有人回答。


  不过叫喊声却惊醒了米雪儿,她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从地上坐了起来:“我……我在哪里?”


  “别怕,咱们已经出来了,你有没有受伤?”我急忙扶着她,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我没事,那个人呢?”米雪儿一醒过来就发现欧阳英不在,出于关心,问了一句。


  “不知道,我是在水底下碰到你的,他要是没出来,多半是溺水了!”我回答道。


  米雪儿听到这话居然哽咽起来,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想想也是,费了这么大功夫才拿到尸丹,到头来却被扶瑶给抢走了,也怪我,怪我太大意,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她进入陵墓有目的,怪我没有告诉米雪儿实情!

  “雪儿,我答应你,一定会帮你把尸丹找回来的,相信我能做到的!”我轻轻搂着她,安慰道。


  她也没有反感,顺势躺在了我怀里,这种感觉真好,我身上开始有些燥热,脑海里竟浮现出了一幕幕龌龊的思想。但最终理智占据了上风,这个时候不应该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米雪儿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我不能再刺激她。


  我俩在岸边一直坐到天亮,直到太阳升起,才感觉到一丝温暖,才敢躺下来闭上眼睛休息。欧阳英确定是找不到了,我也没办法再下去寻找他,这条河很大,我自己都忘了是从哪个位置出来的,如果欧阳英还在陵墓里,多半已经遇害了,如果和我们一样被卷入了漩涡,多半已经溺水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下雨了,我是被雨淋醒的,米雪儿这时还在呼呼大睡,我一模她的额头,原来是发烧了。


  我只能带着她马上找地方避雨,来到上面之后,赫然发现旁边就是一个很大的镇子!不过这个镇子并不是起初我们居住的那个小镇,这里看起来更穷。


  我急忙背着米雪儿去镇子上叫了一辆出租车,送她去了医院,不过我俩身上都没有一分钱,出租车司机看到米雪儿病了,也没再追究,没要我们的钱。但是医院里要办手续,没有钱办不了,最后我只能找到副院长,苦苦哀求,这才答应先治病,然后想办法解决钱的问题。


  检查之后得知,米雪儿是发烧了,打了两瓶吊针,情况才有好转。她醒了,知道自己病了,她却显的异常激动,说什么也要起来,说是要去找那个女人把尸丹拿回来!

  她或许不知道,那个女人可不简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拿回来的,没点真本事,我看还是不要招惹她为好,小命要紧!

  “雪儿,相信我,我会帮你把尸丹拿回来的,那个女人我认识,而且她也救过你的命,这次咱们能从墓里出来,也是她的功劳。”


  “什么?”米雪儿显然对于在千丈山发生的事情已经不记得了,我只好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她在千丈山的时候曾经被一群来自长天界的鬼魂抓走,并且差点就变成了鬼新娘,要不是扶瑶出手相助,她就没有今天。


  听我说完,她终于安静了下来,沉默了半天,又跟我说:“既然这样,那这件事就先放一放吧,你不是想找秋云吗,也许我能帮你。”


  “太好了,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你打算怎么帮我?”我兴奋的问她。


  她朝门口看了一眼,小声对我说:“可能会用到占卜术,不过要先离开这里再说,我需要一个良好的空间才能发挥,你身上有钱吗?”


  “没有,我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人家才愿意帮你治病,不交医疗费怎么离开?”提起这事我就郁闷,果然没钱寸步难行,连打几瓶吊针的钱都没有!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马上把护士叫来,我自有办法。”她对我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