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诈死

  我把护士叫到了病房,也不知道米雪儿为什么让我这样做,护士小姐极不情愿,还是我说好话才愿意来的。本来医院里病人就多,护士忙的不可开交,进来之后看到米雪儿躺在床上睡着了,立刻板着脸冲我发起火来:“人不是好好的,叫我来干嘛!”


  说完她就要走,我赶紧拦住了她:“你等等啊,她叫你来肯定是有原因的,让我先问问再说。”


  “雪儿,到底什么事你说吧,护士已经来了。”我拍打着米雪儿的胳膊,发现她没有一点反应。


  这时护士慢慢的走了过来,一看吊针,皱起眉头说了一句:“这什么情况?”


  我一看,原来吊瓶里面的药水已经不下了,开关明明没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护士很疑惑,调试了一下开关,依然毫无作为,并且还发现米雪儿身体里的血出现了回流。


  本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血回流的速度实在太快了,顷刻间就流到了吊瓶里,那清澈的药水一下子就变成了红色。


  护士吓的面色苍白,立刻跟我说了一句:“等等,我叫人来!”


  说完就往外跑,谁知这个时候房门却砰的一声关上了,毫无征兆。并且病房里的灯泡开始闪烁起来,片刻之后,灯居然熄灭了!

  别说是护士,我也被吓到了,这种现象一般人恐怕没有遇到过,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可能是有脏东西作怪!

  于是我急忙跑到米雪儿身边,将她手上的针头拔了,忽然发觉她的手异常冰冷,没有一丝温度。即便是打吊瓶体温会下降,也不至于一点温度都没有吧!

  我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手放在她脖子上试探了一下,吓的立刻就缩了回来,她好像是死了!


  我不相信,又伸出手放在她鼻子前面试探了一下,这下不信也不行了,真的没有了呼吸!


  护士小姐看到我的举动,紧张的问我:“怎么了?”


  “她……好像断气了!”我一样很紧张,退到了门口,试图把门打开,但是无论怎么用力,就是打不开。


  护士也一个劲的在拍打房门,大喊大叫,奇怪的是,外面的人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隔着一扇门,我都能听到门外人们说话的声音,可他们却不到屋里的拍打声,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最让我想不明白的是,好端端的一个人,只是感冒了,为什么会突然间死了?不会是受刺激过度了吧,我不是已经跟她解释清楚了,尸丹我会帮她拿回来的,为什么会这样……


  护士哭了,我也跟着哭了起来,我不是害怕,是伤心,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我们还是不能走到最后。


  护士哭着哭着就昏了过去,我也没工夫去管她,任由她瘫软在地上。我此刻唯一关心的是米雪儿,不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趴在床边哭了很久,忽然一只手搭在了我头上,并且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急忙抬起头来,我看到的居然是米雪儿,她也双眼含泪看着我。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诈尸了,不过很快这个念头就一闪而过,因为不正常,诈尸怎么会流眼泪呢,还轻松抚摸我。


  “雪儿……”我紧紧抓着她的手,感觉她的体温又回来了,虽然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傻瓜,我没死!没想到连你也被骗了……”她帮我擦拭着脸颊的泪水,温柔的说道。


  我是又惊又喜,怎么会没死,刚刚那种情况作何解释?


  楞楞的盯着她看了很久,她才跟我解释清楚,原来这是茅山术里面最常用的一种法术,可以诈死,用来躲避敌人是最好的,不过通常用不到而已。


  她跟我说,她是为了逃避医疗费才想出这么个办法的,没想到还把我也唬住了。


  听完之后我恍然大悟,本来还挺生气的,怎么能拿生死开玩笑,很不吉利的。不就是医疗费吗,能要多少,实在不行我出去乞讨,也不用费这么大功夫吧!


  我急忙检查了一下小护士,发现她只是昏了过去,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刚才我都吓的汗毛直立,如果小护士被吓出个三长两短,这次可就捅了大篓子了,我建议以后还是不要用这种歪门邪道的法术为好。


  米雪儿也答应了我,以后不会再对人使用这种法术了,经历了这一次,我想她心里也该有数了。


  接下来,米雪儿换上了护士的衣服,我俩又把护士抬到病床上,决定偷偷的溜出去。也是在这个时候我发现吊瓶里面的药水根本没变,还是很清澈的。


  我终于明白,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假象,小护士因为害怕,不停的拍打房门,实际上拍打的却是墙壁,能有人听到才怪了。


  茅山术里面有很多法术跟鬼魂的怨气差不多,同样可以影响到人的脑电波,让人产生幻觉。刚才米雪儿也是想试试自己修炼到什么程度了,才会突发奇想拿人做实验。


  她让我先离开了病房,然后她也穿着护士服出来了,我俩一前一后离开了医院,并且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脱掉了护士服。


  为了几百块钱的医疗费,折腾了这么大半天,实在是闲的发慌才会干出这种事。虽然眼前的麻烦看上去解决了,不过接下来还会有用到钱的地方,这钱该去哪里赚取?


  要找秋云,就要凑齐我们两个人的路费,并且今天晚上指不定还要在这个镇子过夜,没有钱怎么行。


  于是米雪儿心生一计,她决定要在路边摆个摊给人算命,想办法挣点快钱。只不过我们在镇子上转了很大一圈,都没有看到路边有算命的,摆摊是容易,有没有人捧场就很难说了。


  不过我们也不愿意坐以待毙,说干就干,偷了别人家一块儿木板,写了几个字,就坐在繁华地段的马路旁边,等着顾客送钱来了。


  果然没多久,就有一辆车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了几个人,这几个人看着不像是算命的,但却是冲着我们来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