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极阴之地

  问题是我根本没看到有人,但是刚才那猛烈的撞击还有一阵阴风迎面扑来的感觉,却是无比清晰,绝对不是精神恍惚。我确定自己真的撞鬼了,不对,应该是被鬼撞了!


  按理说这种事我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对,关键是刚才没看到那个东西什么样子,我没有阴阳眼,自然是看不到它。我怕它的存在会给我或者米雪儿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万一它是出来找替身的,我必须去提醒一下米雪儿,让她小心点。


  要知道,人在睡觉的时候最容易被鬼魂附身,我们经常经历的鬼压床,或是在睡觉中感觉突然被人推了一下,或者做噩梦,都有可能是鬼上身的前兆。只不过某些鬼魂没有那么强的怨念,没办法真正上身,要是遇到怨念强的鬼魂,那可就惨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急忙跑去把熟睡中的米雪儿喊了起来,跟她把刚才的那番遭遇一说,我本来以为她会很惊讶,哪想到她却表现的很镇定,这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她一开始就察觉到这家小旅馆不对劲,这里阴气很重,在调查监控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大概是出于习惯,她刻意寻找了一下阴气的来源,甚至用了灵魂出窍的方法。


  最后终于找到了原因,原来这家旅馆曾经发生过命案,有一个女孩儿在旅馆割腕『自杀』了。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可恨的店老板。


  米雪儿灵魂出窍跟那个女鬼已经沟通过了,女鬼因为是『自杀』死的,一段时间内还不能投胎,又因为怨念太深,加之这个旅馆是建在『乱』葬岗上面的,这里是一个极阴之地,久而久之,女鬼就变成了传说中的地缚灵。


  这地缚灵就是指的那些怨念很深的鬼,它们因为执念,死后灵魂不愿意离开那个地方,因为心里有牵挂或者心愿未了,时间一久,就会被困在死之前生活的那个地方,出不去。


  关于地缚灵,曾经还流传过这样一个传说,据说是我国某个地方,有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跟母亲相依为命,孩子自小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这小孩儿正在读书,母亲每天捡垃圾为他交书本费,可是有一天,母亲病倒了,由于家里没有钱,全靠邻居们凑钱买了点『药』,孩子整天在母亲身边照顾。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邻居们没再看到女人出门,便询问孩子,他妈妈的病好了没有。孩子跟邻居们说自己的妈妈早就好了,只是很少出门了。


  后来邻居们也就没再过问,但是不久后,他们闻到了恶臭,便悄悄潜入孩子家里一探究竟,这一看大家都吓坏了,只见床上躺着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赫然就是孩子的母亲。


  之后邻居们报了警,警方来调查的时候,问孩子,他母亲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孩子却说母亲一直活着,并且每天还给他煮面吃。


  当时大家都感到非常疑『惑』,按理说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再说自打孩子的母亲去世之后,家里的水电都停了,拿什么煮面?可是警察进屋搜查之后,竟然发现了许多速食面包装袋,桌子上还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


  当时那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大家说孩子的母亲死了也舍不得丢下自己的孩子,即便死了,作为母亲,也放不下自己的孩子。


  其实地缚灵最早应该是日本的叫法,中国的鬼有千万种,唯独这类鬼魂少之又少,一直以来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它们,总之跟地缚灵是很接近的,都是被困在了死前的地方,无法离开。


  米雪儿还说,她跟那个女鬼沟通的时候得知,女鬼生前也是入住了这家旅馆,结果发现旅馆里有摄像头窥探了她的**。女孩儿找老板理论,老板还威胁她,如果敢报警,就把录像传到网上。


  女孩儿本来就有郁抑症,经历了那件事之后,一时想不开,就用水果刀割腕『自杀』了。警察来调查,也没有查到摄像头的事情,老板连夜就已经把所有设备都摘除了,最终那件案子就变成了一件『自杀』案不了了之了,禽兽老板只赔偿了女孩儿家里两千块钱。


  即便旅馆里发生了命案,这个该死的老板还是死『性』不改,不仅把女孩儿生前洗澡的视频卖给了别人,还继续干着丧心病狂的事情,住在这里的女房客,没有哪个没被偷拍过,除非不洗澡。


  米雪儿已经有了办法对付这个店老板,她跟鬼魂商量好了,决定好好整整这个老板,然后再公布他的罪状,让世人都看到他丑陋的嘴脸。


  “你想怎么对付他?”我好奇的问道。


  她笑着跟我说:“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赶紧回去睡你的,天一亮什么事都处理好了。”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再多问,我相信她的办事能力,反正这也不是多大的事,既然被我们碰到了,哪有不管的道理。


  已经凌晨三点了,我回到房间倒头就睡,因为实在是太累了,睡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了一阵阵惨叫声,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外面发生了什么,我就是不愿意醒来。


  过了很长时间,忽然米雪儿跑过来拍打我的房门,好像出了什么事,我一紧张就醒了。


  “怎么了?”打开房门,看到米雪儿穿着睡衣,眉头紧皱,一看就知道有情况了。


  她将门关上,紧张的对我说:“坏了,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那个女鬼根本不听我的,不知道它会做出什么事,咱们要阻止它!”


  “什么?你不是说已经沟通好了吗,怎么还会这样?”


  她苦着脸跟我说:“本来是说好的,我可以让它去投胎,在投胎之前,也可以让它好好吓吓那个可恶的老板,它也答应了。可谁知道,它居然骗我,偷偷的把那个人弄死了!”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我们会不会摊上大事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