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有猫腻

  岚莺这时该疑惑了:“为什么?”


  “你就别问那么多了,我们俩你还不放心吗?反正还有三天时间才下葬,时间足够了,到时候让王权再另外找一块儿风水宝地就行了。”米雪儿遮遮掩掩,不肯挑明,我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


  不过岚莺还是答应了,看的出来,她现在心情很不好,她爹的死应该给她带来了很大的打击,自然是没有太多心思去管其他的事。


  确定风水穴不能用了,我们便回寨子去了,还是偷偷摸摸的回去,没有被人发现。


  折腾到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我洗了个冷水澡就睡了,也没问那么多,因为实在是很累。第二天早上起来,才想起来问米雪儿,到底为什么不让岚莺找她堂哥问个明白。


  米雪儿一边梳着头发一边跟我说:“这你就不懂了,我觉得岚天奇有点古怪,假设那个所谓的风水宝地,是他故意安排的,那么岚莺的处境很危险。”


  “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我好奇的坐下来,打量着她。


  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对我说:“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岚莺家里的房子是不是特别气派,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穷山村里哪来那么多钱,都快赶上别墅了!所以我怀疑,岚天奇很可能有二心,他想霸占岚莺家的财产,故意害死了老爷子,然后又找了一块儿假的风水地,坑害岚莺,将来岚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财产不就全归他所有了嘛!”


  米雪儿的这番推测,不得不说有一定的道理,可也仅仅是推测,虽然我也有想过这个可能,但我认为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如果一眼就能看破,想必岚天奇也不会用这种低级手段,他很聪明,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王权,这件事你也暂时不要对任何人说,包括岚莺在内。等会儿咱们去看看秋云那边是什么情况,之后再去找找朱小芸,总之先不要惊动任何人。”米雪儿梳完头,换了一双平底鞋,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便跟她一起出去找岚莺了,此刻岚莺已经早早的就起来了,找到她时,她正在院子里烧纸钱,很多家属正在迎接前来祭奠的来宾。我俩站在门口喊了两声,岚莺抬起头看了一眼,便示意我们稍等,然后换了衣服就出来了。


  “小莺,节哀顺变!我们这次来是想让你带我们去看看秋云,他现在的处境可能很危险,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把他交给我们看护。”我对她说道。


  岚莺似乎不明白我这番话里的含义,愣了一下,不过也没有细问,立刻就带着我们见到了秋云。原来秋云这些天一直都在她家,有人照看,每天都有人熬药给他喝。


  见到病床上躺着的秋云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二十来岁,生气蓬勃的小伙子,此刻看起来却像一个年迈老人。他眼窝深陷,颧骨突出,甚至脸上都出现了皱纹!


  “小莺,你没搞错吧,他是秋云?”当时米雪儿就诧异了一声。


  岚莺叹了一声:“唉,这些天他一直昏迷不醒,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只能喂些汤汤水水,药物治疗也没多大作用,我打算把事情处理好就带他去一趟省城。”


  我上前检查了一下,翻开秋云的眼皮仔细一看,瞳孔有些扩张,呼吸微弱,心跳缓慢,再这么拖下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谢谢你小莺,要不是你这么照顾他,估计他也撑不到现在,行了,那你先去忙吧,这里就交给我们了。”米雪儿抓着岚莺的手说道。


  岚莺颔首而笑,转身离开。


  接着米雪儿告诉了我一件事,而且是我意料之外的。她跟我说,秋云的这个情况根本不像是生病了,倒像是冲撞了什么东西,药物显然已经没用了,恐怕再这样拖下去,离死也就不远了。


  我本来没想这么多,被她一说,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只可惜我们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也无从下手。


  听岚莺当时说,秋云和岚莺她爹一起上山找什么蛊虫,回来之后就病倒了,很明显这病是从山上带回来的,难不成我们还要去山上走一趟才能知道原因?

  我当时就愣住了,问米雪儿:“你打算怎么办?”


  她思忖片刻跟我说:“这样,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我打算今天晚上……”


  “你们是什么人?”忽然,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个男人穿的衣服普普通通,身上还带着围裙,一看就是从厨房出来的。


  “大叔你好,我们是岚莺的朋友,也是这位病人的朋友,岚莺没跟您说吗?”米雪儿上前做着自我介绍。


  大叔摇着头说:“没告诉我啊,你们跟我走一趟吧!”


  我叫苦不迭,岚莺办的是什么事啊,这大叔显然是把我们当成不速之客了,弄不好还以为我们俩是小偷呢。


  不过这事也不能埋怨岚莺,毕竟她现在又要守灵,又要抽空探望秋云,各种事压的她喘不过气,最主要的还是失去挚亲的痛苦,哪能想起那么多细节。


  于是没别的办法,我们只好跟着大叔去了一趟灵堂,大叔找岚莺询问了一番,这才相信我俩说的话。


  “两位客人,真是不好意思,我跟你们道个歉,别放在心上!”大叔低头哈腰的说道。


  我赶紧扶着他:“这不怪您,我们还要感谢大叔您对秋云的照顾呢,正好我也想问问您,他这些天有没有醒过?”


  “这个嘛……我记得几天前,半夜的时候醒过来一回,当时他好像很痛苦,从床上摔下来了,后来就再也没有醒过了。”


  大叔的这番话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怎么我认识的人一个接一个,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包括我自己在内!我总觉得,冥冥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把我们这些人牵连在了一起,我们的命运有太多相似之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