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镇魂钉

  于是我把岚莺家里的佣人支开了,单独和秋云在一起,脱下了他的衣服,打算做个全身检查。


  为什么要这样,也是因为昨天晚上看到岚天奇身上发生的怪事刺激到了我,到现在我还不明白,一个人的身体,为什么会分解变成了虫子?

  而且这种分解并不是永久『性』的,它看起来还能复原,听起来有些荒唐,要不是亲眼目睹,我也不会相信。


  岚天奇确实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分解成了一群恶心的虫子跑了,而之后朱小芸养的那条大黑狗嘴里叼着一块儿布回来了,岚莺说那块儿布是岚天奇衣服上的,这总该没错。


  所以说,岚天奇此刻应该是已经逃脱了,就算警方能够找到他,就怕他到时候又分解,要逃跑不是难事,甚至可能会趁机伤人『性』命!


  但我现在没心思去顾及那些问题,我猜一时半会儿也很难找到他在哪里,而且在这个节骨眼,他也不会顶风作案,所以大可不必担心他会威胁到任何一个人的安全。


  我现在要做的是帮秋云检查身体,之后的事再说吧!

  当我把台灯拿过来之后,正准备检查,忽然门被推开了,居然是岚莺和米雪儿来了。


  我一看她俩这个时候进来了,赶紧把衣服脱了,盖在秋云的重要部位,惊讶的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王权……你在做什么,你不会是……”米雪儿看向我的表情变的古怪起来。


  我想她可能是误会了,赶紧跟她们解释:“是这样的,我想过了,岚天奇闯了这么大祸,短时间内肯定是抓不到他的,所以还是现实一点吧,别指望抓到他再来帮秋云解蛊,与其那样,还不如自己动手调查一下,兴许能查出是什么蛊呢!”


  “我不是跟你说了,是鬼蛊,这种蛊只有施蛊的人才会解,而且有时间限制的,最多一个月,要是还解不了,就会死。”岚莺跟我解释道。


  我觉得还是看看比较稳妥,于是对她俩说:“不管怎样,你们先回避一下,我要给他做全身检查,我怀疑他身上可能有蛊虫。”


  她俩将信将疑,不过还是乖乖的转过身去了,我便开始仔细检查秋云的身体,这一番检查果然发现了猫腻,但不是虫子,我发现在他的手腕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于是我将衣服盖着他的重要部位,对她俩说:“行了,可以转过身了,你们来看看。”


  我拿着秋云的胳膊给她们看,她俩没看出来有什么问题,直到我挑明了她们才发现,然后用手一『摸』,米雪儿就惊讶道:“里面有东西?”


  确实,在秋云手腕里有一根硬硬的东西,就像一根铅笔一样,而且有很明显的凸起,一眼就能发觉。可能一开始谁也没有往这方面去想,所以就忽略了这个细节。


  岚莺看过之后也表示非常不理解,经过我们一番商量,最终决定对他动手术,把硬物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于是岚莺找到了一把铅笔刀,用酒精消毒之后找到了纱布、外用消炎止血『药』,便把铅笔刀交给了我。本来我是不愿意这么做的,我哪会动手术啊,连血管的分布都不太了解,也只有在课堂上学过简单的人体解剖示意图,没有实践过。


  我怕一个不小心就把血管挑破了,到时候血流不止,那我岂不是好心办坏事,活生生把人给医死了!


  想想觉得不妥,于是我又把铅笔刀交给米雪儿对她说:“还是你来吧,秋云还活着,我可不想因为我,把他害死了。”


  “你……算了,我来就我来。”没想到米雪儿真的接过了铅笔刀。


  然后她拿起秋云的手臂观摩很长时间,才决定好从哪里下刀。毕竟秋云还是个活人,即便成了植物人,身体里的血『液』也还在正常流动,刀子下去之后,血顿时就喷了出来,溅了岚莺一脸。


  我急忙拿起纱布想要止血,米雪儿却制止了我:“别动,有没有冰,我需要冰块儿。”


  “有,我去拿。”岚莺擦干净脸上的血,急忙跑去拿了一些冰块过来。然后我们用塑料袋装着冰块儿,放在秋云的伤口处。


  很快米雪儿就用镊子从秋云手腕里抽出来一根细长的铁钉,两个手腕里的铁钉都取出来之后,冲洗干净,然后放在灯光下仔细一看,她大惊失『色』:“这……这是镇魂钉!”


  “什么钉?你确定吗?”我比她更惊讶,不是说中了鬼蛊吗,怎么还跟镇魂扯上关系了,这玩意儿不是茅山派才有的吗?

  经过米雪儿的一番解释我们才明白,原来蛊术也称得上是茅山的一个分支流派,蛊术和神婆、草婆,他们所使用的术法都是从茅山术当中提取出来的。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古人们就是集百家所长从中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从而研究出来的奇异术法,就连神鬼莫测的八卦阵也是由好几个人经过长达数千年才钻研出来的,但仍是皮『毛』,八卦的奥妙恐怕没有一个人真正的研究透彻过,因为那本就不是凡人能够看透的。


  米雪儿还说,假如她没有看错的话,镇魂钉不止两颗,在秋云的脚踝和天灵盖上,应该还会有,如果真有,那就麻烦了,恐怕她师父来了也无力回天!

  等她说完,我俩都惊呆了,立刻检查了秋云的脚踝,果然『摸』到脚踝处同样有异物,但是天灵盖还没有发现。这钉子长约十厘米,直径为五毫米,钉子没有帽儿,很尖,仔细看还会发现,上面刻着一些类似咒语的东西,只是太小了,看不清楚。


  接着我又把秋云脚踝里面的两根钉子取了出来,然后缝合伤口,止血包扎,忙活了很长时间,伤口才处理好。为了避免感染,伤口上了很多消炎『药』,我看着都疼,秋云也的确疼的流出了一滴眼泪。


  岚莺欣喜若狂,可米雪儿的一句话,却让我俩又开始担心了。她说:“别高兴的太早,如果钉子进入了他的大脑,华佗再世也救不了他!”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