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迷魂药

  距离天亮还早,和尚的计划是,在天亮之前找到那股邪恶力量的源头,这也是他下山的真正目的。这件事说来话长,大概在几天前,附近发现了一具浮尸,就是屋子里那个女人,但却不是溺水而死的,而是被吸了魂魄。


  这些东西一般人自然看不懂,和尚却能感觉到,那个女人就是被她丈夫害死的,但却不是被她丈夫吸干了魂魄,而是被她丈夫骗到了某个地方,在那里,应该有某种可怕的力量在作怪。


  和尚说完,便让我把那对夫妻身上的布拿掉,然后让我躺在地上假装昏『迷』,别的就不用我管了,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动就是了。


  我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只好配合他,回到屋里把它们身上盖着的布拿下,躺在地上,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开门声。


  月光顿时就照了进来,将大地照的一片雪白。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我躺的这个位置,刚好斜着眼可以看到那对夫妻,我发现果然跟和尚说的一样,它们被月光照到,身体就又能动了。


  陈先生首先坐直了身子,接着是那个女人,他俩站了起来,动作特别僵硬,我才想起来,自从见到这俩人开始,就一直没有看到他们做出什么表情,即便是笑,也只是听到笑声,根本看不到任何表情。


  也怪我太大意了,很多细节都被忽略掉了,那个女人的提醒,明明当时就该知道有问题,可我居然还傻乎乎的相信它们!之前在河里看到的浮尸,很明显也是那个女人,我现在才想起来,看样子只有陈先生被完全控制了,而他妻子,或许是死的不甘心,不愿意被邪恶控制,还保留着一丝自己的思想,所以才好意提醒我。


  “快醒醒!”陈先生拍打着我的脸,我假装意识不清醒,缓缓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我明白和尚的用意了,我可能是唯一一个不受邪恶力量影响的人,所以我不能吃**『药』,这样我们才能里应外合,找到邪恶力量的根源所在。而陈先生一直在劝说我,试图通过我,让大家服下解『药』,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陈先生本身没有那个能力把『药』喂给大家。


  既然如此,我根本不必真的喂他们吃**『药』,谁知道这玩意儿对人体有多大伤害,不如就假装一下,骗过它们就行了。


  “你醒了?快把解『药』给大家服下,你自己也要吃一粒,刚才你昏倒了,一定是毒雾太大了,再不吃下解『药』,大家都会有危险的!”陈先生把**『药』递到了我手里,装模作样的说道。


  要不是和尚告诉我真相,我恐怕还稀里糊涂的蒙在鼓里,被人卖了还不知道。


  我点了点头,装作很紧张的样子,立刻跑去房间里,把**『药』倒在手心里,假装分给大家吃,其实只是装个样子,相信它看不出来。万一看出来了,那也只能怪我倒霉,大不了跟它拼了,我就不信了,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凭什么跟我斗。


  只不过暂时还不能这么做,因为这样的话,和尚的计划就要落空了,这对夫妻本身应该对人没有威胁,它们也是受害者,我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摸』清它们的目的。


  不过我忽然又想起来和尚交代的话,又犹豫了。和尚跟我说,喂他们吃下**『药』之后,他们就会醒过来,然后就会被它们控制,如果不吃**『药』,我估计是不会醒的。


  如此一来,这**『药』是非吃不可了,但是我不能吃,我必须保持清醒,不能被『迷』『惑』了,这样才能跟和尚里应外合,关键时刻及时采取措施。


  于是我又改变主意把**『药』喂给了他们,果然陈先生又让我也吃一粒,这次我是假装吃下解『药』,没多大一会儿,**『药』好像起效了,大家纷纷都醒了过来。只不过,他们醒来之后,表情动作僵硬到了极点,就好像僵尸一样!

  一看到大家都变成了这样,我自然也不敢表现的跟别人不一样,不然不就被看穿了吗,于是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跟着陈先生出去了。


  那个女人则留在了木屋里,没有跟出来。陈先生在前面走,大家在后面跟着,乍一看跟赶尸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没有像僵尸那样蹦蹦跳跳。


  它带着大家进入了山林里面,这里树木丛生,月光完全被遮挡了,可它丝毫不受影响,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和尚不是说月光照『射』到它们才会动吗,月光不照到就不会动了,为什么现在又行动自如?


  和尚呢,他怎么没跟来,他不会耍我吧?我开始紧张了,这里黑漆漆的,除了我之外,大家好像都不用看路,反正也看不清楚,我就怕一个不小心撞在树上,那不就『露』马脚了嘛!

  我的视力本来就不太好,特别是在这种异常昏暗的地方,跟瞎子也没什么区别,还好我是跟在最后面的,中间隔了几个人,那玩意儿应该察觉不到我的异样。


  幸好这片树林不是很大,穿过树林,前面的路就开阔起来了,月亮把大地照的一片雪白,周围的景『色』尽收眼底。


  陈先生好像是要带我们往山坡上走,走了好半天才来到半山腰,但他在半山腰忽然又顺着另外一个斜坡下去了,那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峡谷,两边都是山峰,月光照『射』不到。


  下来之后,地上出现了许多水坑,这水坑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滑不溜秋的,就像泥鳅一样,有些甚至钻到了我鞋子里,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轻微动了一下,陈先生就仿佛察觉到了异样,它停了下来,慢慢的转过身来,盯着我。


  我的心跳开始加快,脑袋里嗡嗡响,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也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


  眼看着它就要朝我走来了,忽然间我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是个女人,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背对着我们。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