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青背鱼

  “阴河?什么意思?”米雪儿问道。


  寨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蹲在地上点了一支烟跟我们说:“昨天晚上,我跟修车的小伙子在山里迷了路,当时我就告诉他,顺着河一路往上游,就能找到你们,可小伙儿告诉我,那条河是阴河,河里住着水龙王,晚上从来没有人敢去碰河里的水,要不然一定会出事。”


  “竟有这事?”米雪儿惊讶的看着他。


  寨主点头:“你们想听,我就讲。”


  “听,当然要听,快讲吧!”米雪儿说道。


  寨主酝酿片刻,跟我们说起了阴河的传说。


  据说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这条河还是远近闻名的一条大河,它直通黄海,靠近河两岸的渔民就仰仗这条河维持生计。河里面水资源丰富,各类鱼虾仿佛捕捞不完,特别是每年涨潮的时候,河里面的鱼虾都会自己冒出头来,这个时候拿上渔网,在水面上随手一捞,就能收获很多。


  但也有例外的时候,据说是当地的一户渔民在涨潮的时候像往常一样出去捞鱼,可他忙活了一个下午,一无所获。渔夫失望的准备收网回家,谁知最后一网,却捞出来了一条青背大鱼,这鱼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渔民捕鱼多年,从没见过。


  渔夫觉得新鲜,便把青背大鱼带回了家,称了一下,足足有八十八斤,都赶上人的体重了。


  因那条鱼长的奇怪,一时间引来许多邻居围观,人们议论纷纷,有人说那是鲤鱼,也有人说是深水青鱼,但所有人都没有见过那样的鱼。


  它跟别的鱼不同,不光是长的奇特,而且只有一只眼,长在头顶。


  独眼的生物大家也不是没见过,因为种种原因导致先天畸形的动物有很多,但唯独鱼这种生物,一只眼睛,并且长在天灵盖上,所有人都没有见过。


  渔夫本来打算吃了那条鱼的,准备刮鱼鳞的时候,却发现那条青背鱼流泪了。渔民当时就愣住了,但他没有多想,一刀下去,鱼头就被砍了下来。


  这时鱼的身体还在案板上面不停地扭动着,或许是因为疼痛,也或许是神经反射,渔夫拼了命的抱着那条鱼,可他一个壮汉,居然没有一条鱼的力气大,而且还是断了头的鱼。


  渔夫最后脱力松开了青背鱼,那条鱼就扭动着身子,跳进了河里。当时很多人在场,都看到了这一幕,大家开始的时候还在嘲笑渔夫,直到青背鱼跳进河里之后,大家才纷纷跑过去一看究竟。


  他们本想着鱼头都已经被砍掉了,就算跳进水里,它也活不成了。可众人跑到桥边一看,顿时傻眼了,只见失去了脑袋的青背鱼,居然摆动着尾巴游走了,河里还飘着殷红的鲜血。


  渔夫见到此景当时就吓的出了一身冷汗,当天晚上饭也没吃,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头也不敢伸出来。就这样在被窝里度过了一个难眠之夜,第二天一大早,渔夫的老婆说自己家里的一头牛被人砍掉了脑袋!

  这件事给渔夫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他不是心疼家里的牛,而是觉得事出有因,偏偏他杀了一条青背鱼,他家的牛脑袋就被人砍了!


  而且那条原本被他砍掉脑袋的青背鱼,最后居然跳到河里游走了。虽然当时很多渔民说那条鱼就算逃走了也活不成,只是条件反射而已。一条鱼没了脑袋,那肯定是活不成啊,能活就真的见鬼了!


  可渔夫不这么认为,他隐隐觉得自己可能闯了祸,一开始打捞到那条鱼的时候,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直到家里的大黄牛死了,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招惹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一大早渔夫就跑去镇子上,买了许多纸钱回来上供,供的自然是河里的鬼怪。渔夫认为,那条青背鱼应该是河里的精怪,被他砍掉了脑袋,这是要来找他寻仇了。


  邻居们见到渔夫整个人精神恍惚,纷纷跑去安慰他,也有一些渔民见到他就避而远之。因为靠捕鱼为生的人都很迷信,比如说捕鱼的人,一网不能打尽,不管多少,都会放一些回河里,寓意是不要把事情做绝了。还有就是,每年都会有一些固定的节日禁止捕鱼,如果在那天捕鱼,一定会遇到海难。


  渔夫烧了纸钱,祭拜之后便回家去了,回去之后他就病倒了,他的老婆请了医生回来,但是看不出病因,没办法下药。


  渔村的人都说渔夫没有病,只是被吓到了,请个跳大神的回来跳一跳就没事了。当时那个年代,跳大神的可谓满大街跑,但一般都是糊弄人的,真正有本事的没有几个。


  渔夫的老婆也是没办法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男人抑郁而终吧,于是就听了大家的话,去镇子上请了两个跳大神的回来。


  这跳大神的也不知道行不行,回来之后又唱又跳,也不知道灵不灵,反正最后又开了一些药给渔夫,说是喝了病马上就会好。渔夫给过钱之后,才发现自己上当了,那根本不是什么药,而是土渣!


  可他只能吃个哑巴亏,心里想着,自己闯了祸,不能连累自己的家人,那青背鱼肯定是河里的精怪,他觉得自己可能活不了几天了,害怕青背鱼报复他的时候,牵连到他的妻儿。于是当天晚上,他便趁着老婆睡着,在脚底下绑上一块儿大石头,来到河边,准备投河自尽。


  谁知他的计划一早就被自己的小儿子发现了,他儿子告诉了母亲,母亲连夜追了上去,救了渔夫一命,并且告诉他千万不能自寻短见,为了孩子,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渔夫听了老婆的话,两人回去时还遇到了另外一个捕鱼人,又聊了几句,但没多久,就听到一个人老远的就在叫喊他的名字。这人是渔村的,也是从渔村的方向而来,他神色慌张,嘴里喊着:“不好了,死人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