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阴亲

  “怎么了,姥爷,不要吓我啊!”岚莺惊慌的喊道,她的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脸上充满了惶恐不安。


  “别怕,他受的只是轻伤,暂时昏过去了而已。”米雪儿说道。


  寨主身上确实有伤痕,解开衣服之后,可以清楚的看到,背上有一条条的伤口,看起来就好像是被利刃割伤的,虽然伤口不深,但是流了很多血,衣服都染成了红『色』。


  米雪儿大概也看出来了,她检查过伤口之后,皱起眉头说道:“奇怪……这伤口,怎么跟王权之前受伤的切口一样,究竟是被什么东西伤到的?”


  岚莺睁大了眼睛:“这还不简单,等姥爷醒了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米雪儿却摇着头说道:“没那么简单,当时王权也是这样受伤的,可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被什么伤到的。”


  “的确是这样,这山林里不干净,刚开始我以为是花妖把我弄伤的,可雪儿不是已经把花妖解决了吗,按理说应该不会再有怪事发生了,除非……”我冷静分析道:“除非这山林里还有别的东西!”


  “你说的也有道理,恐怕跟这两棵槐树有关,小吴已经失踪了,如果他说的都是真话,估计这个时候应该在跟那个老头儿喝酒,天亮自然会回来。只不过……小吴口中那个老头儿有很大问题,我怀疑又是什么精怪!”米雪儿正『色』道。


  她的猜测其实我也想过,只是眼前有那么多事要处理,也没有功夫细想。我们帮寨主包扎伤口之后,就把他扶到车子里休息去了,岚莺已经确定了尸体的具体位置,接下来要做的就比较简单了,打捞尸体就行了。


  我试了一下水温,按理说这个天气,水不该这么冷,可我感觉,这水温已经接近零度了,竟冰冷刺骨,手刚伸进去,我就本能的缩了回来。


  “怎么了?”米雪儿随即问道。


  “没……没什么,水很冷,真的要下去吗?”我颤抖着说道。


  岚莺『插』话:“看你这小身板,还是让我来吧!”


  我以为她只是说说,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把鞋子脱了,准备下水。我堂堂七尺男儿,很多时候都要靠女人,本来就很惭愧,可那是因为没有选择,而眼前明明可以选择,如果还让她下水,我自己脸上都挂不住。


  于是急忙拦住了她:“小莺,让我来吧,我虽然瘦,身体却很结实,抗寒抗冻。”


  我脱掉鞋子,就慢慢跳了进去,一开始不敢往里面去,尸体的位置大概离河岸有十几米,我必须让身体尽快适应水温,才敢往深处去。要不然到了河中央,腿脚抽筋,只怕等不到她们赶来救我,我就已经淹死了!


  米雪儿也表『露』出了她温柔的一面,她帮我把外套脱下来,轻声说道:“小心点,水火无情,有什么不对劲就赶快回来,确保自身安全,再考虑打捞尸体的事情。”


  “没错,你要是不行,我做候补,去吧。”岚莺说道。


  过了一会儿,感觉身体已经适应了水温,我便慢慢的游到了水中央,岚莺说就是那个位置,让我试试水深,实在不行就只能使用工具了。


  我试了一下,水深至少在五米以上,再往深处我没敢去,因为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可能受不了。水太冷了,特别是深处,我怕潜入到一定深度之后,腿脚会抽筋。


  上来之后,我打算跟她俩明说,我可能没办法潜入到那么深的地方,不行的话,真要买潜水装置了。


  可冒出头之后才发现,河岸上面不知何时起了浓浓的雾气,她们俩都不见了!我一看不对劲,立刻往岸边游去,眼看着就要到岸边了,忽然感觉自己的双腿好似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我立刻潜入水中,想看看是什么东西抓着我的腿,这时才知道,原来是腿抽筋了。距离河岸还有两三米,要是这个时候溺水了,我会很不甘心,这时我就想,如果有人能拉我一把该多好啊!

  腿抽筋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关键是胳膊也抽筋了,身体不能动,越着急越糟糕,身体已经开始往下沉了!

  眼看着就要沉下去了,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忽然间发现腿又能动了,于是我便踩水游到了岸上。爬上岸之后,我四处找了找,叫喊着她们的名字,可根本听不到回答。


  当我转身,忽然听到水里传来了一阵噗通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而且那东西还不小,不然不会发出那么大的声音。


  可水面很平静,什么也看不到。当我再次转身,忽然就感觉心口一阵沉闷,接着开始呼吸困难,眼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我看到河水变成巨浪拍打了下来,很快我就被无情的河水淹没了。我被巨浪带进了水里,并且很快就沉入了水底,这时我看到了奇异的光,流光溢彩。


  我还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那女人的衣服分明就是新娘服,最明显的就是红盖头了,旁边还有一顶花轿。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很矮的人,这些人身高只有一米二左右,不会再高了。而新娘子的身高则在一米七左右,与那些小矮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么高的女人,要是嫁给了小矮子,总觉得有些不合适。我不歧视别人的身高,但马配马,骡子配骡子,关键是合适才行。


  等等,我在什么地方?我记得自己不是被巨浪卷进河里了吗,可这里也不是河啊,这到底是哪里?


  我想不明白这是什么地方,过了一会儿,看到另外一个小矮人出来了,这人同样穿着结婚时才会穿的衣服。


  这时我才看到,新娘子身后好像有人,仔细一瞧,还真是,新娘身后有一个小矮人,不知道在做什么。


  新郎官慢慢的掀开了新娘子的红盖头,我定睛一看,原来这个新娘子就是秦霜,那天在河里我见过她的尸体。


  不对啊,她是秦霜?秦霜不是死了吗,那这是……这是阴亲吗?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