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梦

  这么说,我也死了吗,不然又怎么会看到死人?

  不对,秦霜为什么需要人搀扶着,她的眼睛……眼睛好像是闭着的!

  我定睛想看个清楚,忽然间发现她睁开了眼睛,吓得我浑身止不住打哆嗦,一阵剧烈的咳嗽,就清醒了过来。我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做梦,刚才我确实溺水了,她们俩正在对我进行施救,按压胸口,人工呼吸,怪不得刚才会出现那么多与现实相似的幻梦。


  当她们按压我心口时,吸进肺里的水被排挤出来,才会在梦到巨浪,然后她们又对我人工呼吸,才会在梦里感觉到呼吸受阻。


  可梦里出现的秦霜,还有那几个小矮人,让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只是一场梦,还是确有此事?

  我把这些告诉了米雪儿,她跟我分析着,也许这一切都是真的,人在睡觉的时候往往最容易通灵,普通人也不例外。有时我们在梦中总会见到一些生面孔,这些人我们从未见过,但有时醒来之后,还能依稀记得他们的容貌,这便是通灵的一种。


  通灵,并不是活着的人跟死人产生了某种联系,有时也可能是活人与活人之间发生的,最常见的就是梦中与他人通灵了,但人们往往不太注重自己的梦。梦是生活的反『射』,梦亦真亦幻,让人琢磨不透,但很多时候,梦都能给人提供很多遐想和感悟,只要我们善于观察,就能感悟梦的玄机。


  显然我没有那个本事,米雪儿说的头头是道,她自己却也不明白。但我们都听说过历史上有一些人,确实从梦中悟出了真理,从此踏上了人生巅峰,这类人还不在少数。


  “雪儿,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以前也做过类似的梦,说起来,还有些可怕!”岚莺忽然『插』嘴道。


  “什么梦?”米雪儿随即问道。


  岚莺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她才幽幽道来。


  岚莺说,在她小时候,曾经有一次做过一个梦,梦的内容很模糊,只有一些零散的片段她记得。但是在她醒过来之后,那些零散的片段也很快就忘记了,她努力回想了很久,就是想不起来,只是感觉那个梦很奇怪,也算不得是噩梦,但她是被吓醒的。


  清早,她就背着书包去学校了,刚好那天早上学校组织春游,两个班级的同学都参加了。


  男孩子比较淘气,这是天生的,他们不像女孩子一样乖巧,没事就喜欢调皮捣蛋,就连老师都很头疼。


  那天,老师交代过了,任何人不准离开老师的视线,并且嘱咐班长和学习委员要看好大家,谁要是『乱』跑,及时向老师汇报。


  那个时候一个班级大概有五十个学生左右,为了节省开支,班级都比较小,两个班加起来,大概有一百个学生,但只有两个老师。


  两个老师又怎么能看住那么多学生,况且很多学生平时就特别淘气,不服管教,出了教室那就更不得了了,逃课也是很正常的。


  岚莺亲眼目睹了几个男同学偷偷下河洗澡,然后及时汇报了情况,老师立刻赶去制止。岚莺紧跟在老师身后,那时她忽然觉得,这一幕好像在哪里发生过,感觉那样的熟悉,就好像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


  等到了河边,河里的男同学都一个个爬了上来,女同学害羞的转过身去,发出一阵阵尖叫。忽然就在这时,岚莺又感觉到这一幕好像发生过,她忽然意识到,这不就是自己做的那个梦吗,跟梦里的情景一般无二!

  并且她很快就意识到,有一个男同学没有上来,于是她急忙告诉了老师。本来大家都还没有发现,岚莺一提醒,他们都察觉到了,然后询问那几个淘气的男同学,到底有几个人下了水。


  结果一问,还真的有一个男同学没有上来,老师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清点了一下人数,结果还是少了一个人。


  出了这么大的事,老师也不能含糊,立刻就跳下去了,过了很长时间,老师才出来,当他从水里冒出头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声,胆子小的都吓哭了!


  因为老师手中还拎着一个男同学,他已经起来,不知道是怎么弄的,脸上居然全是伤痕,最致命的伤在头部,他的头就像是被人砍了一刀的西瓜,既恐怖又恶心!


  老师把那名男同学的尸体捞出来之后,岚莺好奇,忍不住看了一眼。当她看到男孩儿脚踝上那五个手指头印的时候,她差点昏过去,那一刻,她忽然记得了梦里的情景!

  她在梦里的所见所闻,都真实发生了,她记得自己从梦中惊醒的前一刻,就是看到了男孩儿脚踝的手指印!


  那件事后来怎么处理了,她不知道,总之出了人命,很多同学都在家长的带领下办了转校手续,那两个负责春游的老师也被学校辞退了。可死者家属整天去学校闹事,折腾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不知道怎么平息了,没多久,岚莺也转校了。


  事后几年,岚莺才无意从别人口中听到,当年淹死小男孩儿的那条河,曾经有一个痴情的女人投河『自杀』,后来就有人说,晚上曾经看到河里站着一个女人的身影。


  而当时那个小男孩儿腿上的手指印,可能就是那个女鬼留下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岚莺会提前在梦中预见了那一幕,她得知之后,非常内疚,如果自己能够想起梦里的情景,也许那个小男孩儿就不会死。


  也是从那时起,岚莺执意要学蛊术,她的目的只是为了救人。


  岚莺说完,我俩都沉默了,我更加不能确定,刚才的梦究竟只是巧合,还是说,我真的预见了某种可怕的事情?


  如果河里真的有水龙王,如果那个梦是真的,那么此刻秦霜的尸体,是不是已经被它们控制了。我就这么冒冒失失的下去打捞尸体,只怕到时候要吃闭门羹,我怕会死在水底,到那时,谁又来打捞我的尸体。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