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九五之尊

  其实要想证明,倒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水潭里类似大蟒蛇的东西抓出来,验明真身就行。问题是,这样做太耗费时间和精力,并且我们不知道水有多深,任何人在没有专业设备的前提下,都不敢贸然下去,否则势必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这个问题还是先放一放吧,不管水潭里那个东西是什么,也不管这棺材里的尸体怎么处置,还有一件事没有办成呢,咱们是不是要先去办那件事?”寨主忽然一本正经地说道。


  岚莺一拍脑门:“对啊,秦霜的尸体还没找到,只要找到她的尸体,咱们不就可以离开了吗,哪还用留在这里疑神疑鬼的。”


  “怎么找,整条河的水都不知去向了,我看是找不到了!”米雪儿无奈地摇着头说道。


  我想了想,对大家说:“天无绝人之路,大家不要气馁,相信一定会找到的,我们立刻去找,这棺材,我看还是原原本本的给它盖上吧,不去动它就是。”


  “不去动它?说的简单,关键是已经动了,要是这皇帝真的有怨气,到了晚上,有咱们受的!”米雪儿不知是好意提醒我们,还是有意吓唬我们。


  寨主深吸一口气对她说道:“娃娃,大伯知道你有本事,还要劳烦你帮帮忙,想个办法镇住这皇帝老子,让它不要出来作怪。只要找到尸体,咱们立马就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眼下我看,能拖一时算一时吧,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寨主的意思很清楚了,他想让米雪儿搞定,也确实,人群中除了她,没有人有这个本事搞定皇帝的尸体了。


  这可不是普通人的尸体,连寨主都说了,皇帝是九五之尊,活着的时候地位比老百姓高,说是一手遮天也不为过。死后怨气更是比一般人大,我们开了它的棺材,弄不好大家都要倒大霉!

  米雪儿也不推脱,立刻把脖子上那串铜钱解了下来,这时我就更肯定斩杀巨蟒的那个人就是她了!因为当时,她也是从脖子上解下一串铜钱,用力一甩,那串铜钱就变成了一把铜钱剑,那巨蟒的头颅,便是被铜钱剑斩下来的。


  可是事后我问她,她为什么要说不知道?


  果然,跟那次在水底下看到的一模一样,她解下铜钱之后,用力一甩,那串铜钱就变成了一把一尺多长的铜钱剑!

  我一看吓的心里怦怦跳,生怕会出事,这可是皇帝的尸体,可不是那水中的巨蟒!难道米雪儿打算用铜钱剑砍这具尸体?


  我一看情况不妙,及时想要制止她,谁知道她却只是从铜钱剑上面拿掉一枚铜钱,对我说道:“帮我掰开它的嘴巴。”


  “什么?”我有些疑『惑』。


  “快点,我要镇住它的尸体,让它晚上不能出来作怪。”米雪儿解释道。


  我哦了一声,立马照做,掰开了尸体的嘴巴,米雪儿紧接着就把铜钱塞进了尸体口中。然后我要放手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那具尸体居然咬了我一口!

  我立刻把手缩回来,由于惊吓过度,整个人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米雪儿惊讶的看着我,问我:“你做什么?”


  我捂着手,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但是一看又没有伤口,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又没见红,怎么会疼的厉害。


  “它刚才咬了我一口!”我艰难的说道。


  此刻也不知道怎么了,不光是疼,我还瑟瑟发抖,整个人感觉很冷,仿佛置身在寒冬腊月里。


  “快让我看看。”米雪儿说着话就一把抓住我的手,仔细观察起来。片刻后她跟我说:“没事啊,你是不是看错了,尸体怎么会咬人?”


  “你们看到了吗?”米雪儿抬起头来,询问道。


  大家纷纷摇头,表示都没有看到。米雪儿也开始怀疑了,她对我说:“行了,根本没事,不要害怕,这可不是一般的铜钱,是镇尸钱,有了这枚铜钱,尸体一定会安安分分的,保证不会出来作『乱』。再说,棺材上已经画满了镇尸符,就算它怨气冲天又能怎么样。”


  米雪儿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事实是否如此,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的手很疼,疼的浑身都难受。


  接下来,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立刻去寻找秦霜的尸体。现在是正午时分,阳气正浓,火辣辣的太阳照『射』在大地上,原本应该很热才对的,我却还是感觉到异常寒冷。


  午饭也没来得及做,大家饿着肚子便开始分头寻找起来。我们约定了,太阳下山之前,不管有没有找到尸体,都要回到水潭边汇合。


  为防止『迷』路,米雪儿跟我们交代了,每隔一段距离,就在地上摆几个自己能看懂的石头,这样的话,不至于『迷』失方向。其实这裂缝里面,也不至于『迷』失,就是一条道,大不了找不到再原路返回就是,可米雪儿还是不放心,坚持让我们按照她说的去做。


  另外,石棺里的尸体,暂时就放在太阳底下晒着,棺材盖也不用盖了。让尸体晒太阳,是对死者的大不敬,米雪儿自然明白这一点,这也是没办法了,才不得不这么做。


  因为她已经在尸体嘴里放了镇尸钱,又在石棺上面画了镇尸符,已经侵犯了死者,也不怕再加一条罪状。


  于是我们五个人便分头行动,我和米雪儿一组,负责搜寻左边,小吴、寨主和岚莺三个人一组,负责搜寻右边。由于这条裂缝很长,不知道具体有多长,阴河的水可以确定全部灌入裂缝里了,想必秦霜的尸体多半也被冲进了下来。


  只是有一件事我始终不明白,明明整条河的水都流进来了,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地面上却是干燥的。


  这个问题,我和米雪儿私下讨论过了,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不过她却跟我说了另外一件事。她告诉我,其实她相信我被那棺材里的尸体咬了,因为我印堂发黑,恐怕会有一场劫数将至!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