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下弦月

  这句话让我一下子愣住了,立刻停下脚步问她:“什么劫数,你既然看出来了,刚才怎么不告诉我?”


  “你先别激动啊,这种事情我能说吗,你没看到他们都吓成什么样了,非说皇帝的尸体动不得,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就动不得!我要是告诉他们,你真的被尸体咬了一口,你觉得他们还会乖乖的去找秦霜的尸首吗,估计早就吓的开溜了!”米雪儿皱着眉头跟我解释道。


  “别这么说,大家怎么说也是同甘共苦一路走过来的,他们再害怕,也不至于丢下咱们不管吧?”


  “王权,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也不是第一天出来了,为什么想法还是那么幼稚?你了解他们多少,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也就只有你这个傻瓜会处处为别人着想。实话告诉你吧,在没遇到致命危险之前,你很难看清一个人的心思,当面临生死,依旧还能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的人,我敢说,除了我,别人都做不到!”米雪儿长叹一声,幽幽说道,语气中透『露』着不满,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对我深深的担忧,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这番话说的我一阵惭愧,一时间竟无言以对。愣了片刻,只好暂且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我问她:“那你说,我会有什么麻烦,你不是会算卦吗,不如帮我算算?”


  “算卦?你别天真了,卦象能是说算就算的吗,要代价的,泄『露』了天机,你可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她笑了笑,似乎是在嘲笑我的无知。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放心,有我在,不管会发生什么,我都会想办法帮你解决麻烦的。”


  有她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于是也不再多问,跟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路朝前方走去。


  这条裂缝还真是奇怪,一滴水都没有看到,眼见之处都是干裂的地面。有些地方的裂口有几厘米那么宽,不可能河里的水全部都流进裂缝里面去了吧?

  这个问题我想不通,也不愿意猜想,相信最后我们一定能找到秦霜的尸体。米雪儿也悄悄的跟我透『露』了,其实她可以起卦算一算尸体会在什么地方,只不过代价很大,要折寿的。所以他想,能找到尽量还是多找找,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使用卦术。


  其实她也知道,尸体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我们找到,她之所以让大家分开行动,就是打算独自一人为我解煞,又不想被其他人知道,只得出此下策。


  原来她说的解煞,其实就是想帮我渡过难关,因为我刚才被尸体咬了一口,当时她也看到了。要是普通的尸体,她根本不会这么紧张,关键是咬我的那具尸体不寻常,而且怨气还那么大。


  幸好没有咬破皮,不必担心会感染病毒之类的,不过怨气已经进入了我的身体,要是不想办法及时把怨气『逼』出去,怕是要出大事。


  “雪儿,你说的怨气又是怎么一回事?”我干脆不走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听她一一跟我解释。反正,找秦霜的尸体只是一个幌子,她的目的是为了帮我解煞,还不想被人知道,那我们干脆就好好谈谈,关于煞的问题吧。


  米雪儿跟我说:“怨气看不见,『摸』不着,死人身上有怨气,就会死而不僵,闹得鸡飞狗跳。活人身上有怨气,就会『性』情大变,动不动就大发脾气,情况严重时,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到那时,会做出什么事来,自己都不知道。”


  听她说完,我更疑『惑』了,说了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我不禁问她:“除了这些,就没有别的影响吗?”


  “有,晚上不能被月亮照『射』到,否则你体内的怨气大盛,会失去理『性』。包括石棺里的尸体在内,一旦被月光照『射』到,就会诈尸,我不一定能镇住它。还有你,天黑之前,你最好回到车里去,把车窗遮好,千万不要被月光照『射』到。”米雪儿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我害怕,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


  “我知道了,我会照做的,你还没有告诉我,究竟解煞是怎么回事,这种东西还能解吗,如果能,又该怎么解呢?”我继续问道。


  “你别急啊,要解也是等天黑了才能解的,你现在就跟着回去,这件事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今天晚上我自然有安排。”她对我说完,就拉着我的手往回走去。


  不大一会儿,我们就回到了水潭边,这个时候大家都还没有回来,米雪儿让我脱掉上衣坐在地上,不知道在我背上画了什么东西。一开始我感觉背上一阵冰凉,还有些发痒,后来就变成了一阵阵刺痛。


  我问她在做什么,她说是画安神符,为了压制我身体里那股外来的怨气。一般来说,这种符应该用朱砂墨来画,效果会更好。只是天气太冷,加上我身体里有怨气,本身就会比正常人体温低,不穿衣服肯定是不行的,穿上衣服,又怕把安神符弄掉,所以就采用了极端方式,在我背上刻符,用我身体里流出来的血来绘制符咒。


  我说怎么那么疼,原来是用刀子刻的。不过这点痛苦我还能忍受,只要能救命,吃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符画好了,米雪儿让我把衣服穿上,这个时候大家也回来了,他们一无所获,米雪儿告诉大家,不用找了,吃过晚饭就回到车上休息,她另有安排。


  吃过晚饭,我就早早地躺在车里休息了,不知不觉竟睡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米雪儿就陪在我身边。


  我一睁开眼睛,她就对我说:“今天农历二十三,下弦月,如果我没估计错,一定会尸变的,到时候你千万要克制自己,不要受影响,知道吗?”


  “我怎么会受影响,我又不会尸变……”我疑『惑』道。


  “你是不会尸变,但是你会受到僵尸的影响,你和它受月亮影响,到时候都会发狂!”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