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家事难断

  “没……没什么……”我早已害羞的脸发烫,不敢面对她,说完这句话,我就假装收拾床单,背对着她,不让她看到我窘迫的样子。


  “王权,你刚才说什么?”米雪儿不依不饶,我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她好像走过来了!


  “没事,你早点休息吧,这两天你也够累的。”我说完,就直接熄灯了。


  “你做什么,为什么要关灯?”米雪儿依然还没有走。


  我已经躺在床上了,蒙着头对她说:“我……我累了,你还不回去睡觉,孤男寡女的,被人看到不太好吧……”


  “那行,我去睡觉了,你也别想太多,知道吗?我就是告诉你一下,你自己做什么事都要量力而行,明天我还要告诉他们两个,这种事关乎重大,既然算出来了,我也不想隐瞒你们。那我走了,明天见。”米雪儿说完,就带上房门出去了。


  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心情格外复杂。她说的那番话确实震撼到我了,一直到现在我还在担心,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反而有些欣喜。


  因为刚才我跟她表白了,不管她有没有真的听到,起码我把藏在心底很久很久的话说出来了,心情忽然间也变的格外舒畅。


  本来还真困的不行,可此刻的心情让我激动无比,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怎么也睡不着。我想,反正也睡不着,干脆跟米雪儿发个短信吧,问问她刚才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确定一下,心里或许会踏实一些。


  不过拿起手机,我又犹豫了,算了,还是不问了,其实根本就没必要表白,我渐渐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把我爱你挂在嘴边,何况轻易就能说出那三个字,时间久了就会变成口头禅,就会给人一种不靠谱,很廉价的感觉。


  真正爱一个人,是用行动来证明的,爱至深至浓,甚至可以为对方付出自己的生命,也毫无怨言。


  想着想着,我就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就听到了外面吵架的声音。


  “你还回来干啥,打你的麻将去!”


  是徐菲菲的声音,我急忙穿上衣服出去,正好看到大家都起来了,他们大概跟我一样,都一脸懵『逼』的站在房门口,听着前院传来的吵架声,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去看看。


  “咋回事啊?”寨主问道。


  岚莺『揉』着眼睛说道:“还用问嘛,小两口儿吵架,咱们还是别管了,人家自己的家事,越管越『乱』。”


  “小莺说的对,今天没什么事,咱们就哪里都不要去了。我跟你们说的事,千万不要不当回事,只要过了这几天,你们想去哪里都可以,但这段时间绝对不行!不是我小题大做,后果有多严重,我已经跟你们说过了,要是有什么事需要出去,最好能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大家都没意见吧?”米雪儿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我更加的紧张了。


  “我没意见,反正这里有吃有喝,我也不想去哪,不过就是身上的衣服不够穿了,我想去镇子上再买两件。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们了,昨天晚上秋云醒了过来,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的。”岚莺说道。


  “是吗?是秦霜的魂魄吗?”米雪儿立即询问道。


  “对啊,就是秦霜,我们还聊了很长时间,她非要认我做干姐姐,我就答应了她。”岚莺回答道。


  “这样也好,省去了不少麻烦。对了,小莺,衣服不够穿的话,我这里有多余的,你先穿着,过两天再去买,行吗?”


  “雪姐……不太好吧,我要的不是一般的衣服,是……是那个……”岚莺支支吾吾的说道:“再说了,咱们两个好像不是一样大吧……”


  我立刻就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米雪儿的心口,再看看岚莺……米雪儿明显要比岚莺大一圈,那肯定是不合适的。


  “小莺,来我房间吧。”米雪儿招呼岚莺离开了,临走前还吩咐我们:“你们两个不要『乱』跑,别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知道吗?”


  “行了,我看着他,不会『乱』跑的。”寨主坐在一根木桩上,点了一支烟回答道。


  前院的吵架声就没有停止过,确实是夫妻俩在吵架。徐菲菲的丈夫明显理亏,却不依不饶的顶嘴,还说什么他喜欢打多久就打多久,真过不下去可以离婚,反正结婚两年了,也一直没有动静,他早就想离婚了!

  我们在后院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徐大叔夫妻俩一个劲的在劝架,可两个年轻人却是不听劝,越吵越凶,甚至还听到了摔东西的声音。


  徐菲菲的丈夫最后吵不过一家三口,也或许是因为理亏,干脆一脚踹在门上出去了。


  不一会儿,徐大叔来到了后院,一看我和寨主在后院坐着,立刻苦笑着跟我们说:“让你们见笑了,家门不幸,招了这种上门女婿!”


  “老弟,我是个外人,按理说没资格评头论足。可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劝你一句,实在过不下去,就让你女儿离婚吧,这样拖下去不会有好结果的!”寨主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说道。


  “老哥,你不知道,我这闺女脾气倔的很,这小子当初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对她很好,她也很喜欢他,后来不知道怎么了,隔三差五的就吵架。我们也跟她说过,实在不行就离了得了,可她不听,我们也是没有半点法子啊!”徐广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没事老哥,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哪有劝人离婚的,老哥也是个直肠子,你别见怪!依我看,这小子人品也不是很差,可能是因为上门这件事,心里一直不舒服,找个机会,你们和他好好谈谈,重在沟通嘛!”寨主又续上了一支烟,说道。


  “不好了,老徐,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忽然,一个胡子大叔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