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此物归谁

  这些村民,刚来的时候我看他们都很热情,平时跟徐广林的关系处的应该不错,一进村就有很多人跟徐大叔打招呼。可是这也只是表面上的客套,人家家里刚刚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就来争夺夜明珠。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那河蚌捞出来的时候,你们一个个唯恐躲避不及,现在听说河蚌里有夜明珠,就一个个争着抢着来要!我老徐今天把话跟你们说清楚,这夜明珠是我老徐家发现的,就是砸了,它也是我徐家的!”徐广林气愤的说道。


  “我说老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这夜明珠肯定能卖个好价钱,要不咱们一起把它卖了,钱大家一起分,你看怎么样?”


  “我觉得可以,既然是海里打捞出来的,大家应该都有份,海本来就是大家的,怎么能让你徐家占为己有呢!”


  “不行,我觉得不行!我听我爷爷说过,他年轻的时候,也打捞过一只巨型河蚌,但爷爷心肠好,又把它放回去了。我看这河蚌一定是我爷爷当年捞出来那只,夜明珠应该属于我们家的!”


  “都不要吵了!你们一个个的,平时人五人六的,一有好处跑的比兔子还快!我捞出河蚌的时候,你们怎么都不要,当时我是不是说过,谁想要就拿回家去,可你们不敢!现在听说有夜明珠了,就想来争抢,我告诉你们,不可能!想要夜明珠,除非从我身上踩过去!”徐菲菲激动的冲着大家咆哮道。


  “这叫什么事啊,我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海里的东西自然是谁发现就归谁,哪还有这样的……”岚莺小声嘀咕道。


  “就是啊,国家征收还说的过去,可这些村里人……太过分了,人家捞出来的河蚌,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寨主也愤愤不平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行了,大家都不要再吵了,不管这夜明珠应该归谁,你们都不要再来打扰了,惊扰了死者,小心晚上去找你们!”米雪儿站到人群中,大声喊道。


  这时没有人再有异议了,兴许是被米雪儿的这番话吓到了,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米雪儿告诉徐广林:“大叔,他们一定还会回来的,你这夜明珠放在家里不安全,那些人得不到,说不定会来偷,你最好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或者干脆说被人偷走了,免得引起他们的觊觎。”


  “等事情过去了再说吧!唉……”徐大叔满面无奈,随即便走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我也觉得这事儿弄的挺难堪的,乡里乡亲的,为什么会这个样子,难道人『性』当真如此丑陋不堪!

  “姥爷,我看咱们还不能走,谁知道那些村里人晚上会不会来偷,咱们还是安排两个人留下来看着比较好,万一有人来偷,或者来闹事,也好帮着处理一下。”岚莺说道。


  寨主微微点头,对她说:“这个好办啊,小鬼身手不错,你会蛊术,你们两个留下来最合适了。”


  “还是我留下吧,死者为横死之人,怨气很重,我担心晚上会回魂。”米雪儿随即说道。


  “那好,你们两个就留下来看看情况吧,我们先回酒店去了。对了,我这里有些钱,你们先拿着,有什么事电话联系。”岚莺说完,便招呼寨主走了。


  我俩跟徐大叔说了一下情况,便回到后院休息去了。


  大概三点半的时候,棺材铺来人了,把棺材送了过来。吹唢呐的都已经等了很久了,棺材送来之后,立刻就开始吹了起来,很快就把尸体装了进去,开始出殡。


  为了赶时间,棺材是用农用车装着的,送葬队伍根本没时间哭丧,几乎是跟在后面一路小跑的。


  我们没有跟去,下葬没什么好看的,这种事情,无关人等最好不要去凑热闹,会沾染晦气。


  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送葬队伍全都回来了,徐大叔安排的厨子也已经把招待客人的饭菜做好了。大家吃过晚饭,无关人等就散去了,只留下了死者的家属在后院过夜。


  房间不够,于是米雪儿只能和徐菲菲挤在一个房间里,我则和死者的大哥睡一个房间。


  我跟陌生人没什么好聊的,特别是这人给我的第一印象极差,我觉得他应该是那种素质很差的人,也不打算跟他交朋友,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我洗了脚,就躺下睡了,一直睡到后半夜,我被一阵哭哭啼啼的声音吵醒了。是女人的哭声,听起来很幽怨,就像一个死了丈夫的怨『妇』在哭!

  仔细一听,可不就是嘛,这哭声,绝对是徐菲菲的。除此之外,我还听到了米雪儿的声音,她声音很小,仿佛是在安慰徐菲菲,又好像是在念什么咒语。


  我觉得奇怪,便穿上衣服起来了,以上厕所为由,悄悄的来到了前院。


  此刻徐菲菲的房间里亮着灯,我走到窗前,听的更清楚了,那是米雪儿在念咒语的声音。好奇之下,我慢慢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徐菲菲此刻正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身体像一条蛇一般扭来扭去!

  看到这一幕,我立刻转过脸去,不敢再去看。而屋里的米雪儿,仿佛发现了我,她忽然抬起头来,盯着窗口的位置,并且慢慢的坐了起来。


  我急忙往后院跑,一不小心被地上的一块儿砖头绊倒了,急忙爬起来跑回了客房。


  不一会儿,米雪儿过来敲门,我犹豫了很长时间,才把门打开。然后她把我叫了出去,问我:“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没有,我正在睡觉呢。”我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看来她并不知道那是我,要是让她知道了,那该多尴尬啊。我居然看到了徐菲菲的身体,不知道她们两个在屋里做什么,徐菲菲为什么哭的那么痛苦,而米雪儿为什么要让她**着躺在床上,连一块儿遮羞布都没有,到底在做什么?

  “真的没听到吗?”米雪儿似乎看出什么来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