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莫名死亡

  我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真的要过去吗,我不确定会看到什么,要是又跟昨晚上一样,那不是要尴尬死!

  “小莺……这……不太好吧?”


  “什么好不好的,你把耳朵塞起来不就行了,呐,给你!”她递给了我一团纸巾。


  我叫苦不迭,塞上之后,还是能听到那种让人脸红的叫声,只是声音小了一些而已,这么做跟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


  我俩慢慢的来到了窗子底下,透过窗户缝往里面看,果然看到了让人脸红的一幕!只是这一次还好一些,徐菲菲身上有一个薄被褥半遮着,她的一大半身子都『露』在外面,依旧是一丝不挂。


  “别看!”岚莺立刻捂住了我的眼睛。


  我并不是在看徐菲菲的身体,只是在看米雪儿在什么地方。奇怪,我根本没有看到她,她不是说今天晚上要留在徐家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搞徐菲菲吗,怎么不见人影?


  此刻的徐菲菲,明显有问题,虽然岚莺不让我看,我还是从她的指缝里看到了一些。我看到徐菲菲的一条腿伸了出来,就好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人抬着一般,而她的身体,也仿佛在承受着剧烈的冲撞,一上一下的……


  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肯定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在搞她,岚莺大概也看出来了。她捂着我的眼睛,示意我蹲下来,然后小声对我说:“别看了,咱们快点回去!”


  于是我俩便蹑手蹑脚的回到了客房,把房门关上,岚莺喘着气红着脸问我:“你……你都看到了?”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徐菲菲到底怎么回事,大半夜不睡觉,鬼叫什么?”我这个时候,反而装起了二愣子。其实这样也好,避免尴尬,不管她信不信。


  “真没看到?”岚莺皱起了眉头:“没看到……也该听到了吧?”


  “你别管我看到了还是听到了,我现在就想知道,米雪儿去哪里了,不是说好的她会留在徐家吗,人呢?”我打开门,四处巡视。今晚的月亮很大,把院子照的一片雪亮,大地仿佛披上了一层白纱。


  “要不……咱们给雪姐打个电话?”岚莺拿出手机,跃跃欲试。


  我赶紧阻止了她:“千万别,你会打扰到她的。我想,既然有脏东西在搞徐菲菲,它一定会听到动静的,可别一通电话害了所有人!”


  “你说的有道理,那咱们现在该做什么?”岚莺把这个问题推给了我。我哪知道该做什么啊,我自己都没主意,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我还是头一回见!


  “什么也别做,静观其变吧。雪儿是一个胆大心细的人,我相信她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岚莺微微点头,随即坏笑着问我:“王权,问你一件事,你老实告诉我。”


  “什么事?”我愣住了,她这么笑我就知道,肯定没好事。


  果然,她笑的更夸张了,趴在我耳边小声问我:“你跟雪儿姐在一起那么久了,你们有没有……有没有那个?”


  “哪个?”我其实想到了她说的是什么,但又不好意思明说,没想到岚莺这么大胆,私底下敢跟我讨论这种话题。


  “你就装吧,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快告诉我,我保证不会跟别人说。”岚莺扯着我的衣服,撒娇般的撅着小嘴说道。


  我实在是招架不住她的攻势,立刻打着马虎眼反问她:“那你呢,你跟秋云呢?”


  “别提了,那小子呆头呆脑的,我连他的手都没碰过。不过我有信心,早晚有一天会把他拿下的!”岚莺倒是没对我有任何隐瞒,一股脑的全告诉了我。


  “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雪姐是一个好女孩儿,你可要好好把握,娶了她,你这辈子就享福了!”岚莺调侃道。


  还没等我接话茬,忽然就听到前院传来一声闷响,接着又听到了瓦片碎掉的声音。等我们跑过去的时候,看到院子里掉了很多碎掉的瓦片,米雪儿正站在屋顶往下面看。


  “雪姐,什么情况这是?”岚莺惊呼道。


  这时徐家的人都起来了,屋里亮起了灯,徐大叔穿起衣服出来查看。这时徐菲菲也把衣服穿好走了出来,她整个人看起来很虚弱。


  米雪儿从房顶上跳下来对我们说:“不知道是什么,屋顶破了个洞,已经跑了!”


  连她都不知道是什么,而且屋顶还被顶破了一个洞,我看不会那么简单!米雪儿之前告诉我,可能是徐菲菲的男人回魂了,但我认为,不应该是这样。


  如果是,鬼魂哪里不可以走,怎么还要把屋顶弄破逃走,根本没这个必要嘛!

  鬼都是会穿墙的,因为鬼没有实体,也只有道行深一点的鬼,才能短时间幻化出实体,至于那些刚死之人,只要不是厉鬼,都是没有实体的。


  “菲菲,你没事吧?”徐菲菲的母亲立刻上前搀扶着自己的女儿。然后徐广林问道:“丫头,这到底是咋回事啊,真的招贼了?”


  “这个我不敢保证,不过你们的女儿身体很虚,你们马上给我准备九支红蜡烛,我要给她叫魂。”米雪儿说着话,就从房顶上跳了下来。


  “红蜡烛……家里没有啊!”徐广林苦着脸说道。


  “没有就去买啊,去借啊!快点!”徐菲菲的母亲很焦急的呵斥道。


  徐广林应了一声就走了,过了很长时间才回来。然后米雪儿让他们把徐菲菲放在床上,并且把床抬到了院子里。她点了九支红『色』的蜡烛,分别『插』在床头和床尾的地面上,然后便拿出一张符箓,贴在徐菲菲额头上,开始念起了咒语。


  在念咒语的时候,徐菲菲忽然翻身,从嘴里吐出一口黑『色』的『液』体,散发着一阵恶臭。吐完之后,米雪儿念的更快了,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


  我走过去给她擦汗,可她却一下子昏倒了。


  这时就听到徐广林大叫一声:“菲菲,你不能死啊!”


  徐大叔喊完这一嗓子,眼一翻,也昏死了过去。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