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天师符

  “你说什么假音,我有点不明白?”我疑惑的看着他。


  他嘿嘿一笑说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大歌星,多少也听说过,很多会唱歌的人都会使用假音,但是雷小姐的声音不一样,她本来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根本不适合唱歌。但是她懂得运用假音,而且收放自如,我敢肯定,她一定受过残酷的训练!我要是能有她这种功底就好了,也不用干这伺候人的工作了!”


  “打住……你还是说重点吧,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岚莺打断了她,凑近屏幕前,询问道。


  “别急啊,我这不是正在弄。我不知道你们想看什么,反正我这里已经录下来了,而且我告诉你们,刚才雷小姐的保镖都不在,我敲门的时候,她已经在浴缸里睡着了,我偷偷拍了她的浴照,如果你想看,要另外加……”


  “加你个死人头啊,王权不是那样的人,你死了这条心吧!”岚莺不等他说完,啪的一巴掌呼在他头上,这一下把他打的懵了。


  “什么情况……你……你怎么动起手来了,你这小丫头片子……”服务员表情变的很奇怪,想发火,却又在压抑自己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马玉颜捂着嘴偷笑,清了清嗓子说道:“行了行了,别闹了,正事要紧!”


  “算了,看在钱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搞定了,这里就是我刚才录的视频,另外还有照片,你自己慢慢看吧。”服务员打开设备,就从椅子上离开了。


  我坐在电脑面前,仔细查看着照片,看来看去,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雷小姐的房间相当干净,看的出来,她是一个生活习惯很好的人,房间里简洁明了,收拾的井井有条。她有抽烟的习惯,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烟灰缸,里面还有一支燃了一半的烟头儿。


  电视柜上面放了一个单肩包,另外还有一部手机,在手机的位置,我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东西。放大之后,越看越感觉像是一道符,但是是什么符,我还看不出来。


  “咦,这是什么东西,拍的时候没看到有这个啊……”服务员抓着后脑勺,楞楞的问。


  “天师符,果然有文章!”岚莺急忙拿起鼠标,把那张照片拖到了桌面上,然后拔下数据线,转过身对服务员说:“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走了。”


  “不是……你们刚才说什么符?”服务员好像对这个还特别感兴趣的样子。


  “平安符,没见识,快走吧你,不想看到你!”岚莺可能是真的反感他,见他不走,直接推着他出去了。


  “等等……尾款还没给呢,喂……”服务员碰到岚莺,脸皮再厚也没用,直接被轰出去了。


  锁上房门,岚莺把电脑上那张照片放大,凑近屏幕再次确认后,扭过头肯定的说道:“我应该没看错,是天师符。”


  “你怎么知道,你对符箓还有研究?”我看了一眼那张符,完全看不出是什么,画的乱七八糟。要说我也见过不少符箓,有一些简单的我能叫上名字,实在是太复杂的,我就不知道了。


  而照片中的符箓,看起来并不复杂,应该是初级入门符箓,道家符箓虽说不下三千种,但实用的也就那么几种。


  跟师父在店里学本事的时候,我就见过很多不同的符箓,都是师父找高人请来的,有镇宅符、消灾符、平安符、安康符、招财符,各种杂七杂八的符箓。听师父说,那些符箓都是请有名的道人画的,师父交际广泛,圈子里认识很多能人异士,平常都有往来,基本上就是你帮帮我我帮帮你,也不会收取费用。


  在我的印象里,除了道士用来驱邪的符箓我不认识,别的应该都能大致说出它的名字。但岚莺说的天师符,却是闻所未闻。


  岚莺告诉我们,这种符箓,她以前见秋云画过一次,那次还是因为一件邪事,他才画了天师符,让岚莺防身用。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看来我猜的没错,雷小姐多半是养小鬼来为她赚钱。刚才服务员说的假音,他并没有录下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不过能够在这个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没有点真材实料显然是行不通的。


  “小莺,照你这么说,那个雷小姐很可能是养小鬼来给她铺路,她想赚快钱。而这天师符,就是克制冤魂的法宝!”


  “可能吧,我总觉得,这张符就是那个人画的……”岚莺皱起了眉头。


  “哪个人?”我更加疑惑,不过很快就想到了她说的是谁。


  “就是秋云啊,他的笔法我认得,这张符的勾勒手法一模一样,如果我没看错,很可能是他。”


  “不会吧,你是说,秋云也在泰国?”我惊讶的看着她。


  如果秋云也在,对我们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秋云这人,虽然不怎么招人喜欢,可他那一身本事却是让我很钦佩,如果能够遇到他,也许很多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


  “管他在不在呢,反正我不想见到他!”岚莺不知怎么的,只要一提到秋云,她就是一副极度嫌弃的样子。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我问过她,她也不说,我也不想多问。不管多大的矛盾,只要我们还能再相遇,我一定会想办法留住他,那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肚子好饿,马姐,你去买点东西吃吧?”岚莺挽着马玉颜的胳膊,讨好的说道。


  “让王权去吧,我有点累了。”马玉颜打着哈欠说道。


  “不要嘛……马姐,顺便帮我买点那个……你懂的……”岚莺害羞的低着头说道。


  “哦……那还是我去吧。”马玉颜笑了笑,推开门出去了。


  她走后,岚莺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说道:“王权,接下来该怎么做,你应该很清楚了吧?”


  “清楚什么?”我一头雾水,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笨啊,当然是把天师符偷过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