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下雪了

  我一听就愣住了,偷天师符,她还真敢想。


  “小莺,你想干什么?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要知道,对于养小鬼的人来说,失去镇压小鬼的法器,意味着什么。”我提醒着她。


  她随即一笑:“这个还用你说嘛,我当然很清楚。没有了天师符,那个雷小姐就不能再操控小鬼了,这不是很好吗?”


  “好什么呀,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呢?一旦失去了天师符,雷小姐可能会遭到小鬼的报复,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这种事万万不能做啊!”我被她这番话吓到了,没想到她明知道后果,还敢怂恿我去偷天师符。


  这件事可大可小,万一办砸了,我们就是间接杀人,雷小姐一定会遭到那个小鬼的报复,恐怕凶多吉少。每一个养小鬼的人都是,所谓请鬼容易送鬼难,一旦和鬼魂达成某种交易,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人。


  “王权,我看是你装糊涂吧,你不会不知道那些小鬼是怎么弄来的吧?我可是听人说,它们都是徘徊在阳间不能投胎的怨灵,本来已经够苦了,还要被人抓了当赚钱的工具养着,用法器镇压,咱们偷了天师符,就等于救了那只小鬼。而且你要知道,人一旦被金钱蒙蔽了双眼,就会迷失自我,他们可以不择手段。小鬼长时间被法器镇压,最终的结局只能是魂飞魄散,你说我在犯糊涂,还是你犯糊涂?”岚莺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她字字珠玑,让我无言以对。仔细想想,她说的确实很有道理,人不犯鬼,鬼不犯人,本身就是雷小姐主动招惹了小鬼,难道还不许它报复?

  可作为人,我又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雷小姐受害,那小鬼长期被天师符镇压,怨气一定很重,一旦把它放出来,恐怕很难收场。


  一时间我陷入了沉思,遇到这种事情,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怎么了,你的慈悲心肠呢,人是命,鬼就不是吗?你可别忘了,魂飞魄散连鬼都做不成了,而人死了,最起码还能做鬼,还有机会投胎重新做人!”岚莺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我还是拿不定主意,越想心里越烦躁,干脆捂着耳朵不去听,过了一会儿,才挤出一丝苦笑对她说:“我看这件事还是等等再说吧,关乎重大,不能草率行事。”


  “随便你,反正马玉颜是死是活跟我都没有关系,人是你带来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岚莺语气生硬,似乎在逼我。


  我思来想去,不管做什么事,很难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这件事我不能做决定,两边都是命,人和鬼一样重要,我看我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最好还是请教一下活佛。


  “小莺,你逼我也没用,我不是救世主,做不到拯救世界,不如咱们去请教一下活佛吧,该怎么办,听听他的意思再说吧?”


  “活佛……这倒是一个办法,那好吧,明天一早就去寺庙,正好看看张大春那小子好了没有。”岚莺说完,就脱了鞋子倒在了床上。


  我看也只能这样了,反正我也累了,很多事情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与其纠结,倒不如顺其自然。


  美美的睡上一觉,醒来后天已经大亮了,我正准备去寺庙看张大春,没想到他却已经被马玉颜接回来了。


  马玉颜告诉我,活佛已经差不多已经帮他解了降头,他身上的伤不会有大碍,只需要休息几天,用点药就好了。


  其实活佛并不想让他这么快离开寺庙,活佛说他身上有一股邪气还没有祛除,本意是让他留在寺庙里一段时间,帮他去去邪气。可张大春不习惯寺庙里的生活,刚刚好转,就在电话里哀求马玉颜接他回去。


  “马姐,这件事可大可小,你怎么能由着他胡来呢?”我责备的看着她。


  她随即一笑:“你是不知道这家伙有多烦,我不带他走,他就像个无赖一样抱着我的腿不撒手,佛门清净之地,哪里容得他这样放肆,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把他带回来的。你要是觉得不妥,大不了我再跑一趟,把他送回去就是。”


  “别……别送我回那里,求你们了!”张大春歪在床上,表情痛苦的说道。


  “算了,别管他了,我都快饿死了,先出去吃饭吧!”岚莺一直闷闷不乐的坐在床上,听我们没完没了的唠叨了半天,明显已经有些生气了。


  于是我只能先跟她们一起出去吃饭,张大春的事情,我看还得从长计议,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


  一走出酒店,忽然发现外面变的很黑,刚才透过窗户我还能看到阳光,只一会儿的功夫居然变了天,这让我感到很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这天说变就变了?”马玉颜缓缓的伸出手来,惊讶的说道:“雪……下雪了……”


  “不会吧,我可是听说泰国很少会下雪的!再说,这也不是下雪的季节啊,一点都不冷,反而有点发热呢……”岚莺擦拭着额上的汗珠疑惑道。


  我也觉得奇怪,整个街道忽然间变得冷冷清清,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再回头一看,顿时惊讶的我说不出话来。


  原本我们入住的那个酒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消失了,本该是酒店的地方,却变成了一条长长的街道!


  而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雾气,就像寒冬时的晨雾,能见度变的很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马玉颜一遇到突发事件就六神无主,这次也不例外。


  岚莺还好点,至少没被吓到,还轻轻揽着马玉颜的腰安抚道:“马姐,别害怕,我们都在呢!”


  “不害怕才怪,我不是在做梦吧,怎么会这样,刚刚明明……”马玉颜说着话,声音就哽咽起来,眼瞅着就要哭了。


  我急忙对她说:“不要担心,也许这本就是一场梦呢,还是先四处看看再说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