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四年前

  开门的正是张大春,这小子穿着个睡衣就出来了,直接从我们身体里穿了过去。眼看着他就要关门,我赶紧趁机钻了进去,等到她们俩想进来的时候,门已经关上了。


  我顿时很着急,这种情况下,如果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长时间没人来开门的话,我不是要永远被困在这里?

  想想就不寒而栗,原来做鬼有这么多不便之处!我还以为鬼可以自由穿过任何物体呢,看来大自然的秩序是有条有理的,鬼属阴,灵魂也就是鬼,阴物在阳间,自然会受到更多条条框框的束缚。


  我想张大春很快就会回来,因为他出去的时候只穿着睡衣。于是我便转过身打算坐床上休息一会儿,等他回来,谁知一转身,把我吓得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眼前是一个赤条条的女人,这女人身材真是没得说,我只看了一眼,顿时心跳加速,有点喘不过气来。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原来张大春的风流不是浪得虚名,这么漂亮的女人都能轻易弄到手,他这辈子值了!


  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一看到这情况,我下意识的转过身去,不再盯着她看,虽然看了她也不会发现,但就是过不去心里这道坎。生而为人,不管做任何人,首先要问问自己的良心,否则岂不是要给老祖宗丢脸,百年之后在下面见到老祖宗,脸往哪搁!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你如果真的在乎我……”


  那女人忽然哼起了歌,并且走到了我身边,吓了我一跳,下意识的睁开眼看了一下,发现她去去洗手间补妆。我急忙捂着眼睛,不敢再多看一眼。


  大概一分钟后,门再次被打开,张大春急匆匆的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高兴的说道:“梅梅,我去前台拿了知道,超薄的,今天晚上用完它,嘿嘿……”


  “讨厌!你就知道这个,真不知道你们男人是什么玩意儿,一天到晚脑袋里装的什么东西!”那女人再次光溜溜的走了出来。


  马玉颜和岚莺也趁着门没关进来了,她俩一看,不约而同的捂住了嘴巴,过了一会儿,岚莺结巴着说道:“这……这是……”


  “张大春这个渣男,他到底有多少女人!”马玉颜恨得咬牙切齿,眼神中充满怒气:“呸,渣男!幸好没让他得逞,这就是一个社会渣滓,丢男人的脸!”


  “说的对,马姐,这小子简直丢我们男人的脸,以后我要跟他划清界限,免得被他污染了!”


  “我呸!你已经被污染了吧,这么漂亮的美女,没穿衣服,你敢说自己没有偷看?”马玉颜露出了鄙夷的目光。


  岚莺捂着眼睛急的直跺脚:“怎么办怎么办,出不去了!”


  “出去干嘛,好不容易进来了!”马玉颜随即问道。


  “你们……你们看啊,张大春他……他……”岚莺捂着眼睛还不说,居然害羞的转过身去面壁了。


  我也发现了,张大春已经把睡衣脱了下来,还好是背对着我们,要是正面对着,我真想上去给他个断子绝孙脚!


  我们都很清楚他俩要干什么,这本来是常事,可是在这种情形下,没办法回避,就变的不正常了。我们三个都很不习惯,也没有人有愿意去看,这么变态的人正常人做不出来。


  可是即便不去看,那声音还是会钻入耳朵里,把耳朵堵起来都没用。也不知道我们三个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一直坚持到他们消停了,才把手从耳朵上拿开。


  此刻马玉颜和岚莺都是面红耳赤,我倒还好,没有太不好意思,毕竟我是男人。


  “终于……可以出去了吗?”马玉颜松了一口气问道。


  “谁知道呢,看样子他们还打算睡一觉呢!”岚莺说道。


  这个问题,不用问都能想到,一般来讲只要是情侣去酒店开房间的,哪有大半夜就退房的,通常都会等到次日上午退房。


  我不知道我们灵魂出窍的状态下,最多能够在这个未知的神秘空间里逗留多久,心里虽然有点担心,却也是无计可施。


  除了等,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于是就各自躺在了床上,一边休息一边等。


  还好灵魂出窍不会触碰到人的身体,我们全部躺在床上也没关系。只是忽然间我意识到一个问题,究竟我们是灵魂,还是说他们根本不存在?


  要知道这根本就不是现实世界,现实里张大春还在泰国,我们本该也在泰国,可这里分明是中国。再者说,刚才我翻看入住记录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只是没敢跟她们说。


  我看到入住记录上面写的日期是2015年7月6号。


  也就是说,我们回到了四年前,怪不得我看张大春面相有些稚气,好像比现在也矮了一点。


  是什么原因致使我们回到了四年前,这个还不得而知,不过有一件事我很肯定,那就是我们会来到这里,应该是因为张大春。


  首先我们刚刚来到这个地方,就看到了张大春,通过这一点基本上可以断定,他必定是这场梦的主人翁。其次就是张大春在现实里遇到了麻烦,我一直相信事出有因,不可能别人平白无故对他下反噬那么强的降头,可能这次就能解开疑惑,不过要耐着性子才行。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张大春跟那个叫曹若梅的女孩儿难舍难分,就好像很久没有见面了似的,两人醒来之后,又在床上一番缠绵,那销魂的声音听的我心里痒痒的。


  好不容易熬到他们决定退房的时候,我们三个也趁此机会出去透透气,耐着性子在走廊里等着。


  终于办完退房手续,张大春叫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我们急忙去追赶,这才发现,他离开的那个方向居然走不过去,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在阻隔我们。


  直到此刻,我才意识到,可能一开始我们就猜错了,之所以会进入这个神奇的梦境里,应该是因为这个叫曹若梅的女孩儿。


  此刻我再看她,忽然发现她有那么一点眼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