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打胎药

  曹若梅习惯化妆,最明显的就是把嘴巴涂的特别明艳,红红的嘴唇的确能够展现女人的魅力,不过她涂的有点过了,看起来反而觉得不自然。


  我越发觉得,她跟买张大春香水那个旗袍女长的很像,张大春中了腐尸降之后,也的确跟我们提过这件事。当时他看着旗袍女的照片,也觉得非常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我寻思着,该不会就是曹若梅吧!


  如果真是她,张大春没理由认不出来啊,两人的关系都发展到这一步了,可以说是正式情侣关系了,哪有男朋友认不出自己的女朋友的,这不和逻辑啊!

  我把心中的疑虑讲给她俩听,听完后,两人也皱起了眉头。


  岚莺给我分析,她说可能是因为曹若梅化了妆的缘故,加上现在的智能手机拍照多半带点美颜效果,可能拍出来的照片与本人有差异。


  这分析乍一听有点道理,仔细想想还是太牵强了。就算手机拍照自带美颜,也不至于让张大春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不认识吧,就算他们早已解除了情侣关系,也不至于认不出她的模样吧。


  “我跟你想的不一样,我认为很有可能是张大春不愿意承认这个女友,他的潜意识里在回避她!”马玉颜分析道。


  我们缓步跟着曹若梅,她悠哉悠哉的走在大街上,华丽的外表下吸引了许多青年男女的目光。


  我不禁疑惑:“马姐何出此言?”


  马玉颜说:“你们想想,张大春是什么人?你这个跟他光屁股一起长大的兄弟都不了解吗,他可是一个母猪都不会放过的下流胚子,曹若梅这样的美女,我不信他能说忘就忘!”


  “有道理,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遗忘曹若梅,难道是感情不合,还是有人从中阻挠?”岚莺提出了她的疑问,这也正是我想问的。


  “这个问题涉及的因素太多了,我不是情感专家,分析不出来。不过你们也不用着急,咱们继续跟着她,说不准就能知道真相呢!”马玉颜这次倒是显的很稳重,句句说到点子上,看来跟我们在一起时间久了,分析问题也知道从多方面下手了。


  的确,这个问题太复杂了,看张大春的样子,绝对不会是装出来的,他大概是真的记不起曹若梅了。


  不管怎样,既然会被带进这个奇怪的梦境,我相信一定有它的原因,只要我们善于观察,总会发现蛛丝马迹的。


  此刻除了继续跟着曹若梅,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可是跟着跟着,忽然间天空中出现一团黄江,曹若梅居然凭空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岚莺诧异道。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发现此刻的天似乎是刚刚亮,并且天上的云朵飘得很快。还没等着弄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一奇怪的现象,忽然间天又黑了下来。


  也就是眨眼功夫,从黎明到黑暗,时间似乎正在飞快流逝。


  果然如我所料,几秒钟的时间,已经反复经历了好几次黎明与夜幕的交错,街道上的人也像是视频中快进的画面一般,行走匆匆,不一会儿街道上就变的冷冷清清。


  “这……”


  “时间好像变快了,会不会有什么影响?”马玉颜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我实在回答不出来,因为我本人也没有经历过,会不会影响到现实中的时间,很难说。


  “别担心,如果是梦,应该对我们不会有太大影响。梦是千变万化的,梦境中,任何事都可能发生,但要说梦境能够影响到现实,应该是不太可能的,除非这力量已经强大到超出了做梦者的精神力。”岚莺说道。


  我不禁好奇:“小莺,你是从哪听说的,好像还有点道理!”


  “这你就别管了,等等看吧,现在已经是第三十四天了,时间仍在快速流逝。”岚莺盯着天空说道。


  “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九……好像停下来了!”岚莺说道。


  果然,天空中那种忽明忽暗的景象已经看不到了,此刻应该是黄昏,天边的晚霞格外美丽。


  马玉颜问:“妹妹,你刚才一直在数吗,已经过了三十九天了吗?”


  “应该是,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岚莺看着我回答道。


  显然她是在问我,可我上哪知道去,如果能找到张大春或者曹若梅,或许还会有些进展,找不到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复杂。


  “别急,你们看那里。”马玉颜指着一辆刚刚停下的公交车说道。


  抬头一看,正是曹若梅,她刚刚下公交车,神色有点慌张,感觉有问题。


  “走,跟上去看看,她气色不太好,应该是有什么心事。”岚莺招呼一声,便匆忙跑了过去。


  “哪里是气色不好,我看她身体也不太好,走路都在强撑,肯定经历过什么。”马玉颜说道。


  不大一会儿,曹若梅就进了一个小巷子,这巷子里面有几户人家,不过看起来都不富裕,住的是红砖瓦房,不过总体来看还算整洁。


  曹若梅进入了其中一家,然后做贼似的探出头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这才把门关上。


  “她干嘛?”岚莺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马玉颜急不可耐的想推门进去,忽然被一股力量弹开了。


  我一看是门神,就知道我们果然是灵魂出窍,于是急忙示意她们从墙上爬过去。


  进入院子里,发现正屋两扇门还有门神,于是我们只能透过窗户往里面看,发现屋子里有个老头儿,曹若梅正在跟他交谈。


  不一会儿,曹若梅就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报纸包着的东西。这时的她看起来更憔悴了,而且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


  临走前,老头儿又把她喊了回去,并且小声对她说道:“记住别用多了,堕胎药对母体伤害很大,一定要注意剂量,有什么不良反应,马上打电话给我,可别不当回事!”


  “堕胎药?”岚莺惊讶的看着我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