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闹矛盾

  我也是一脸懵,这打胎药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她和张大春有了孩子?


  怪不得刚才时光飞逝,一转眼就是三十九天,如此算下来,曹若梅怀了张大春的孩子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我不明白,两个情投意合的人有了孩子,为什么要打掉,难道是父母不同意?

  四年前,张大春的年龄确实不太适合结婚,如果按照老一辈人的思想来看,最起码还要等几年,况且两人都在读书,突然有了孩子,确实是很大的负担。通常在校学生如果遇到这种事,多半会和曹若梅一样,做出极端的选择。


  很显然,我们只是在经历他们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如果这种事发生在现实里,或许还可以弄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她必须打掉自己的亲骨肉。如果有可能保住胎儿,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就算生下来托付给别人抚养,也比扼杀他的生命仁慈的多,可是,现实是残酷的。


  多少人被现实打败,多少人为爱遍体鳞伤,谁都不想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可真的遇到了,除了躲在角落里黯然落泪,怕是什么也做不了吧!


  这一路上,我们一直跟着曹若梅,我能感觉到她心里的苦,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要不是万般无奈,她何至于如此狠心。她一直在哭,即使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也忍不住眼泪直流。


  女人或许最懂女人,马玉颜和岚莺很同情她的遭遇,两人一路上也是闷闷不乐。可我们都知道,这本是发生在四年前的事情,就算我们有心去改变它,也根本没这个力量去实现。


  跟着曹若梅进了一家环境极差的宾馆,再跟着她进入房间,看到她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竟是准备割腕!

  岚莺大叫一声,急忙上前阻止,可她根本触碰不到曹若梅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曹若梅将锋利的水果刀朝着自己的手腕划下去。顿时她的手腕就出现了一条口子,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她平躺在床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怎么办,她要自杀!快救救她啊!”马玉颜急的直跺脚。


  “没用的,这是四年前发生的事,如今我们只是亲眼目睹了事件的经过而已。”我无奈的摇着头跟她俩说道。


  正在这时,忽然曹若梅的手机铃声响了,她慢慢睁开眼睛,虚弱的看了一眼,然后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不过很快,笑容又暗淡下去。


  她没有去接那个电话,还挂断了它。


  我凑近一看,是张大春打来的,看来他俩应该是闹矛盾了。可再大的矛盾也犯不着自杀啊,更何况她还怀有身孕……


  不一会儿张大春的电话又打来了,曹若梅这次没有再睁开眼睛,血已经染红了床单,她的脸越来越苍白。


  我们干着急也没用,只能别过头去不看,这样心里会好受一些。


  就在我们都以为曹若梅已经死了的时候,张大春忽然推开门闯了进来,一看到床上都是血,他惊慌的跑过去把曹若梅抱了起来,然后飞快地冲出去往医院跑。


  宾馆的人已经帮他叫了一辆出租车,两人很快就到了医院。经过一番紧急抢救,医生说曹若梅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是由于休克太久,胎儿已经保不住了。


  当时张大春并没有感到悲伤,等曹若梅醒了,看到张大春更加来气,不听他解释,劈头盖脸的就打他。


  张大春却跟她说:“梅……我知道你恨我,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去抚养一个小孩,况且你父母也不会同意!我们都还年轻,将来一定会有机会再生一个的,你要保重好身体,千万别再做傻事了!”


  “你走,滚!”曹若梅拿起一切可以拿到的东西,劈头盖脸往张大春身上丢。


  张大春很无奈,只能暂时离开了病房。在他走后没多久,忽然来了一个女同学,是曹若梅的闺蜜,来探望她,并且得知了她的遭遇。


  女同学劝她不必为这样一个男人自杀,孩子没了就没了,真要是生下来,反而害了孩子一辈子。


  曹若梅似乎听进去了,毕竟都是成年人,这点道理谁还不明白,怪只怪她曹若梅遇人不淑,摊上了这么一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


  几天后,曹若梅出院了,张大春再次找到了她,想和好,可是曹若梅还在气头上,看到张大春就来火,把他脸上抓的伤痕累累。


  幸好有曹若梅的闺蜜在,把他们两个拉开,才避免了矛盾进一步升级。曹若梅回到学校后,还是正常上课,似乎在闺蜜的开导下,已经慢慢走出了阴影,不过还是时常能够听到她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抽泣。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自己的骨肉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如果可以选择,她肯定会放弃自己的生命,也绝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办法再去弥补,只能顺其自然。


  关键是,很多人都迈不过那道坎,严重者甚至会精神失常。


  还好曹若梅没有精神失常,不过她流产那件事,不知为何居然传到了街坊邻居家里,人们都在背后议论她,说她不检点。


  这件事越闹越大,最后居然被她的家人知道了,曹若梅的父母很生气,或许应该说是很失望,他们一气之下把曹若梅锁在了屋子里,不许她见任何人。


  几天后,曹若梅的闺蜜来探望她,并且跟曹若梅的父母聊了很久。也是在这个时候,曹若梅才知道,原来正是自己的闺蜜把这件事抖了出去,原来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曹若梅的父母知道女儿也有苦衷,于是便把她放了出来,并且找了一个心理辅导老师疏导她,可是作用不大,曹若梅整天精神恍惚,课也不上了,整天一个人发呆。


  她的父母担心她身体会垮掉,便想带着她一起搬家,离开这个伤心地,或许会有所改变。谁知做出这个决定时,曹若梅却突然好了起来,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