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上吊自杀

  没给我们思考和喘息的时间,紧接着,脑子里又出现了画面。


  这次出现的还是曹若梅,原来她跳楼之后并没有死,而是被楼下的棉被接住了,不过因此却受了重伤,肋骨断了三根,并且刺穿了膀胱,左腿严重骨折,并且伴随脑震荡,苏醒的几率很小。


  在医院的那些天,曹若梅的父母没日没夜的守在她身边,母亲终日以泪洗面,父亲时常望着窗外长叹,原本温暖的家庭,突然间变的支离破碎。昂贵的医药费已经让这个家庭苦不堪言,父亲不得不拖着带病的身体去工地上班,为曹若梅筹钱治病,母亲一边照顾女儿,一边抽空捡垃圾卖钱,给女儿换医药费。


  长此以往,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母亲也瘦了一大圈,可曹若梅还是不见有苏醒的迹象。


  如此过去了三个月,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医院也欠了很多钱,所幸医者仁心,有一个主治医生不但自掏腰包帮助曹家,更是破例为他们办理了小额贷款服务。


  终于在将近昏迷四个月的时候,曹若梅醒了过来,刚好那天是她的生日。


  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儿昏睡了三个多月终于醒了过来,激动的老泪纵横。为了庆祝,父亲拖着疲惫的身躯为她买了一个生日蛋糕,那天晚上,医院里的护士和许多医生都参加了她的生日。


  那是一个难忘的夜晚,她第一次感觉到了人间自有真情在这句话的意义,相比那些恶语中伤她的人,医护人员更像是她的家人。


  生日过后,父母打算把她接回去住,但是她听说因为自己的病,家里已经欠下了很多钱,并且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后期仍需要一大笔钱来治疗,否则可能会终身瘫痪。


  曹若梅想过找人借钱,可她身边能依靠的人并不多,自己身上发生了这种事,许多朋友都误会她,认为她不干净,都不愿意靠近她。借钱的话,根本不会有人借给她,而且她卧床不起,一日三餐都要父母帮忙解决,这个时候开口借钱,她心里明白,不是过命交情,不会有人愿意借给她!

  就这样在家里躺了几天,忽然有一天中午,她发现父亲满身是伤回来了,当时就很疑惑,私下里问母亲是怎么回事。母亲告诉她,父亲为了给她筹医疗费,想尽了办法,他的身体不好,去工地都没人请他了,于是只能在路边乞讨。


  可是乞讨者也有他们的组织,很多人都在博取大家的同情心,而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却得不到任何帮助。父亲在乞讨时,被另外一伙儿博同情心的乞讨者打了一顿,并且警告他以后不准在那个地方乞讨。


  曹若梅得知后,心如刀绞,她很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很后悔为什么没有找一座更高一点的楼。


  然后后悔又有什么用,她犯的错太多太多,多的连自己都懒得去细数。人生何尝不是如此,有时候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错到最后,甚至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为了不拖累家人,曹若梅暗暗做了一个决定,她决定彻底结束自己的生命。否则继续以这种方式活下去,不知道还要给父母带来多大的负担,与其那样,还不如一了百了,至少家人不会再因为她的事而犯难。


  这个决定,曹若梅绝不会后悔,而且是预谋了很久的。


  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父母,只怪她以残废身躯,无法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也不想再连累父母,于是悄悄找了一根绳子,趁着父母都出去了,费尽力气爬上凳子,将绳子套在了脖子上。


  曹若梅死后,那个家彻底垮了,母亲哭昏过去几次,父亲也受了刺激卧床不起,没几天就挺不住了,终于也撒手而去了。


  剩下母亲孤零零的一个人,为免睹物思人,母亲一把火把老宅子烧的干干净净,从此离开了熟悉的故乡,沿路乞讨,整个人变的疯疯癫癫,逢年轻漂亮的女孩儿,都会傻呵呵的笑着追上去,嘴里叫着:“梅梅,妈想你……妈想你了……”


  曹若梅的灵魂一直没有去投胎,她放心不下自己的母亲,曾想尽办法想要去守护她,奈何阴阳两隔,她也只能在奈何桥看上一眼,最后尘归尘,土归土。


  曹若梅想过很多种办法回到阳间,哪怕远远的看上母亲一眼,哪怕去父亲的坟头磕个头,她也心满意足了。


  可阴间有阴间的规矩,自杀的人,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投胎,更不要说是去阳间了。那些正常死亡的人,每逢七月十五,倒还可以去阳间接受后人的祭奉,而自杀的人,却没有这个资格。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因曹若梅不顾父母的感受,不管以何种理由自杀,在阴间都会有档案,判官会视情况决定亡者在什么时候才能投胎。


  曹若梅情况特殊,本该受到的剜心之酷刑也免去了,判官仁慈,准它去阴间看望母亲,为期三天,时间一到,就必须回到人间,不可逗留半刻。


  曹若梅满怀欣喜的来到了阳间,却发现自己的灵魂实在太微弱了,很多地方都不能去,有些阳气重的地方,去了反而会伤到自己,严重的话甚至会魂飞魄散。


  她本想见一见母亲,告诉她自己有多思念她,可是不能,她根本无法靠近人,只要靠近,就会痛不欲生,只能在夜晚,远远的看上一眼,也不能逗留太久。


  曹若梅并不满意,它想要跟母亲说上几句话,哪怕最终的结果是魂飞魄散,它也没有怨言。父亲不在了,母亲就是她唯一的记挂,而今母亲为了她,已经无家可归,整个人变的痴痴颠颠,时常会受到别人的排挤,天下之大,已经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地。


  曹若梅回到阴间,继续向判官求情,希望判官能够帮她最后一次。


  判官被她的孝心打动了,决定再帮她一次,在七月十五那天,准许她回阳间一趟,并且授予她部分灵力。


  正是这个决定,却又让曹若梅摊上了大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