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鬼降

  曹若梅逃跑后,一直东躲西藏,因做了太多怪事,地府的鬼差也在四处寻找它。另一边,道人也派出了许多小鬼寻觅它的踪迹,因曹若梅掌握了太多道人的秘密,他想除掉它,免得被地府知道。


  每当有鬼差快要找到曹若梅时,道人便会利用小鬼扰乱鬼差的视听,企图阻止鬼差找到曹若梅。如此过了几天,已经虚弱到没有能力再逃跑的曹若梅,终于还是被道人抓住了。


  道人改变了原来的计划,决定好好折磨一下曹若梅,于是将其禁锢在一口枯井里,让它上不去,下不得。


  或许命不该绝,恰逢一年后,地府大赦冤魂,放其投胎转世,在查阴寿薄的时候,发现少了曹若梅这个鬼魂。于是地府派出了鬼差打探,最终找到了曹若梅,并且将它带回了阴间。


  曹若梅把道人的罪行一一告知地府执法鬼差,结果判官一查,说道人阳寿未尽,不能强行收走他的魂魄,只能收走他部分法术,让他不能再打散魂魄。


  曹若梅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它不甘心,始终不愿意投胎转世,一直在寻找机会报仇。终于在第二年的七月十五,它再次来到了人间,这是一场酝酿已久的计划,它不光要找道人报仇,还要找张大春。


  于是它多方打听,得知南洋有很厉害的降头师,可以千里之外对人下降头。曹若梅找到了降头师,帮降头师达成条件之后,便让降头师对付道人。


  不过下降头通常需要对方的体毛或随身衣物,曹若梅不得不赌一把,去拿走道人的一样东西。奈何它只是一个鬼魂,根本没办法接近道人,最后它想了一个办法,利用道人迫害的那些小鬼来对付它。


  于是曹若梅迷惑了那些雇主,让其主动放出小鬼,并且告诉小鬼,道人已经失去了一部分法术,再也无法打散魂魄,让小鬼联手对付他,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小鬼们深受道人所害,受尽了苦头,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自然不会轻易错过。


  那天夜里,附近的小鬼全部出动,不惧道人的法器符箓,将道人打的个半死不活。不过小鬼们也不好受,一个个都虚弱的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曹若梅趁机偷走了道人平时穿的衣服,交给降头师之后,降头师便会道人下了一种叫做七日死的降头。


  这种降头很可怕,被施降者七天之内必定会脱水而死。唯一解降的方法就是七天内一滴水都不要喝,如果命大撑过去了,降头自然解除,并且从此对这类降头产生免疫。


  可人体百分之七十都是水分,正常人别说七天不喝水,三天怕是都熬不住,除非是身体异于常人。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道人学的是茅山术,纵然使用偏门,却也抵不过更为邪恶的降头术。中了降头的道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去医院检查根本查不出来得了什么病,只能躺在床上慢慢等死。


  道人死的时候,全身严重脱水,如一具死了很久的干尸。道人一死,那些被他迫害的小鬼也得到了自由,可它们听说了地府的种种,决定不报复那些伤害他们的人了,等他们死后,地府自然会严格惩治他们。


  修得一世何其不易,可有的人偏偏不懂得珍惜,一世不过短短几十年,过的再好又能怎么样,如果坏事做尽,很可能就失去了轮回人道的机会。罪孽深重,最终的下场就是沦为畜生,到那时莫说荣华富贵,连性命都保不住,指不定哪天就被人端上了餐桌。


  道人死后,曹若梅很快就找到了张大春,并且一路尾随到泰国,打算找张大春报仇。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件事,原来泰国也有降头师,因泰国有太多佛像,人们的信仰也会伤害到它,它根本没机会下手,于是就找降头师帮忙。


  降头师一般不轻易帮鬼,除非是能够完成他想做而又做不到的事情。


  降头师有个老婆,结婚三年肚子一直没有动静,曹若梅一看就知道是坏事做多了,不可能有后人的,再不收手,怕是会连累家人,死无全尸。


  降头师得知后,害怕的不得了,决定以后改邪归正,再也不害人了。不过在收手之前,他得知曹若梅的遭遇,决定最后一次施降头帮她一次。


  降头师听说曹若梅的尸体葬在了养尸地,一直都没有腐烂,便想把她的灵魂打进身体里,让其成为阴尸,并且把自己毕生所学教给她,让她自己去找仇人。


  曹若梅答应了,很快她就如愿以偿的从坟里爬了出来,并且买了次日的机票,不远千里来到了泰国。


  她学会降头后,很快就找到了张大春,那天他正在贩卖香水,曹若梅用障眼法给了他一些冥币,买了一瓶香水,并且趁机拔了张大春一根头发。


  回去后,曹若梅就对张大春下了腐尸降,这种降头很难解,偏偏又是鬼降,就算解了肉身,也根本解不了灵魂。


  寻常人下这种降头,顶多会使身体腐烂,却伤及不到灵魂。不过降头在曹若梅手中施展出来,那就是更为阴邪的鬼降,中降头的人灵魂也会同样受创,不死也就变成痴儿!

  画面到这里,就开始变得一片空白,紧接着我脑子里嗡嗡作响,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果然从梦中醒了过来。


  我急忙从床上爬起来,把马玉颜和岚莺叫醒,问她们有没有梦到奇怪的东西。结果一问,还真是这么回事,她俩做的梦跟我一模一样,就连在梦里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完全一样。


  “坏了,张大春有危险,看来咱们还得去寺庙走一趟!”岚莺瞪着眼睛惊恐的看着我俩。


  “依我看,还是别管他了,都是咎由自取!曹若梅为什么让咱们几个梦到这些,肯定是不希望咱们阻止它报仇,万一活佛收了它怎么办,它已经够可怜了!”马玉颜说道。


  这番话,让我无法反驳,的确,张大春会有今天,完全就是咎由自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