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传音

  曹若梅告诉我们,她死后本来可以去投胎的,而且还能投个好胎。判官都帮她安排好了投胎的那户人家,是很有钱的一个公司大老板,可曹若梅对那些并不感兴趣。


  当时她心里记挂着母亲,便一而再再而三的哀求判官让她回到人间,结果却没想到会惹来那么多麻烦。如今她做了太多错事,已经无法回头了,去到阴间,一定会受到处罚,来世还能不能为人都很难说。


  而这一切都是张大春造就的,曹若梅确实想杀了他,可杀了他也解不了自己的心头之恨。她想过了,一个人犯了错就应该受到处罚,张大春犯的错,百年之后到了阴曹地府,最多也只是扒皮抽筋,还有机会投胎做人,这似乎太便宜他了。


  所以曹若梅想跟张大春换阴命,让张大春受到的惩罚转嫁在自己身上,她受到的惩罚转嫁在张大春身上,这样一来,张大春来世就要投胎做畜生。唯有这样,才能消了曹若梅的心头之恨。


  “原来你这么恨我?”张大春听完曹若梅说的换阴命,突然好像不害怕了,反而露出一丝苦笑,慢慢的站了起来。


  “岂止是恨,我巴不得你下十八层地狱!”曹若梅恶狠狠的盯着他,忽然眼睛里开始往外流起了血泪。


  事已至此,我已经明白了,凭我们的力量,是改变不了曹若梅的想法的,她怨念太深,能够控制住自己没有滥杀无辜就不错了,如果我们强行阻止,只怕会惹祸上身!


  “权哥……救我……我不想……不想下辈子做畜生!救救我……只有你能帮我了……只有你……”张大春忽然害怕的跪在我面前,抱住了我的腿。


  我却是无可奈何,鬼要杀人,我恐怕没有能力阻止,除非是有高人在。何况这个鬼并不是要杀他,只是要跟他换阴命。


  “怎么办?”岚莺紧张的看着我。


  “大春,这件事我管不了,也不能管,我只能说一声对不起!你要明白,这是你种下的业障,我不能插手!”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心里不知道有多难受,我是多想帮帮他,可惜我做不到。我也确实不能那么做,听我们那个行业的老先生说过,很多时候,看风水也捎带算命,而算命时,经常会遇到一些不好处理的事情。


  有些客人或有意或无意害了人,使他们怨气太重无法投胎,通常都会找高人化解。但即便有那个能力去化解恩怨,一般人也不会那么做。因为这是别人自己的恩怨,强行插手不会有好结果,就算能力完全可以压制对方,赢了又怎样,百年之后入阴曹地府,这件事也瞒不过地府的执法者。


  “你……王权,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张大春忽然愤恨的望着我,那眼神仿佛恨不得把我挫骨扬灰似的。


  “张大春,说什么呢!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悔改!你的事我们都知道了,自己做错事就要自己承担后果,你倒好,还怪起别人来了!我告诉你,谁也不欠你的,凭什么要帮你,王权,咱们走!”岚莺拉着我就要走,我想想还是留下观察一下再说,曹若梅的话也不能全信,我怕她会对张大春做出不利的事情。


  换阴命的事,我管不了,但我至少得保证张大春的人身安全,至少这一世,我们还是兄弟,不管他怎样误解我。


  “你太让我失望了!”曹若梅微微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然后忽然身体向前倾斜,竟是整个与张大春合为一体了!


  接着张大春就面露痛苦,跪在地上痛苦挣扎,表情都变的狰狞了,一双眼睛布满血丝,脖子上青筋凸起,仿佛随时会爆血管一样。


  岚莺看到这一幕,已经吓的脸色苍白,紧紧挽着我的胳膊,身体在瑟瑟发抖。她下意识的想拉我离开这个地方,我却不能马上走,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小声对她说:“不要害怕,她的目标不是我们。”


  “可是……你真的眼睁睁看着他被鬼害吗?”岚莺的慈悲心肠再一次使她动了想帮忙的念头。


  很多时候她只是嘴硬心软,看到别人受苦,总想伸出援助之手。我无奈的笑着说:“小莺,这其中的利害,你恐怕不太了解。不是我不愿意帮,而是帮不了,也不能帮,否则只会激怒曹若梅,最后张大春可能连命都没了!虽然这结果却是残酷,但至少,这一世他还能好好的活着,不是吗?”


  “唉,冤冤相报何时了……”岚莺听完我的解释,似乎放下了心中芥蒂,终是长叹一声,面部表情也没有先前那么僵硬了。


  过了一会儿,张大春就昏了过去,我上前去感应了一下,曹若梅似乎已经走了,反正感觉不到那股怨气了。


  于是我把张大春扶到了房间里,安放好他之后,回到我们房间一看,马玉颜果然没事,只不过已经昏迷了。


  岚莺掐了她的人中把她唤醒,然后问她:“马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曹若梅没有伤害你吧?”


  “我……我不记得了,我的头好痛……”马玉颜坐在床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脸色很难看。


  我看她应该没有大碍,倒是张大春,我真正担心的是他。跟曹若梅交换了阴命,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身体带来伤害,我得观察一下才行。


  作为朋友,我能为他做的不多,也仅仅是这一点,虽然有些事不尽人意,可我也没办法,一个人再强,他的能力始终有限,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


  当我去到张大春的房间时,不知为何头隐隐作痛,总感觉在他房间里有一股很特别的磁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确实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我试图唤醒张大春,却没起到任何作用,他好像陷入了深度睡眠,各种办法尝试过,还是不行。


  正在我满腹狐疑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了一个声音:“快去阻止那个怨鬼,它就要入轮回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