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医院惊魂

  “王权,我怎么感觉那么瘆人呢!”岚莺站在医院大门口,抬头望着那布满植物的墙壁,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恐慌。


  “瘆人就对了,你没听秋云说,这家医院死过很多人,后来就关门大吉了。总之等会儿进去的时候,小心一点,虽然咱们俩现在是灵魂出窍,跟它们也差不多,可还是得务必小心,先入为主的道理你应该懂。”


  “那是自然,不过也不用把事情想的太糟糕,既然牛鼻子让咱们来的,那家伙应该不会不管咱们吧!”岚莺抬起头看着我问道。


  “这个嘛……我还真跟你说不准,毕竟跟秋云在一起的时日不多,他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没有真正的去了解过。走吧,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吧。”


  岚莺跟在我身后,慢慢的随我踏入了医院大门。我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这家医院的大门是敞开着的,地上还看到一条断掉的铁链,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岚莺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她虽是满腹疑问,却也只是看了看,没有问我。


  进去后,打量整个大厅,发现就连屋子里,很多地方也被植物侵占了。原本是护士站的地方,绿色的藤蔓已经爬到了咨询台上,大厅里的几根柱子,也成了藤蔓赖以依附的最佳选择。


  头顶上方,那坚硬的屋顶,很多处都被藤蔓顶穿了,一切看起来都合不合理,我开始觉得这些藤蔓不对劲。不管它们是什么植物,不可能把钢筋水泥都顶穿的,除非是有某种力量在支撑着!


  “你也发现了吗,这里太奇怪了!”岚莺一直以来,目光也始终放在那些藤蔓上面。


  “奇怪就对了,这里阴气那么重,秋云说的那个怨鬼很可能就藏匿于此,说不定已经发现了咱俩。”


  “啊?不会吧?”岚莺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双手捂着嘴巴,眼神中透着需要人保护的目光。


  我冲她微微一笑说道:“我可不是故意吓唬你,只是就事论事。我还是那句话,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害怕,因为有我在!”


  我俩继续往前走,走到电梯的位置,发现电梯门完全已经被藤蔓覆盖住了。其实我也没打算从这里上楼,很明显这家医院已经废弃了很多年,早就没有了电力系统。


  至于楼梯,似乎还能正常通行,不过爬了几层台阶就发现有点不对劲,台阶上面居然有黏糊糊的东西!

  由于光线昏暗,也看不出那是什么,我们俩灵魂出窍,自然不可能携带照明设备,现在正是深夜,按理说应该什么都看不到的,可能是秋云用了某种法术,让我们能够勉强看清一些东西。


  忽然踩到这粘稠的不明液体,我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但是又不敢告诉岚莺,只好跟她说我鞋带开了,让她等我一下。


  她也没在意,于是我弯下腰假装系携带,凑近看了一眼,忽然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正是那粘稠液体散发出来的。我寻思,这会不会是血,难道这里真的出事了,不然秋云为什么那么肯定来这里就能找到那个怨鬼?


  怨鬼是什么来路,秋云都还没有搞清楚,他只说阴阳颠倒,脏东西都出来了,那么会碰到一两只怨鬼,也就不足为奇了。


  说实话,我知道来泰国会发生这么多事,我肯定会做足准备再来,至少应该带上师父留下的风水秘籍。


  “王权,你怎么……”岚莺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异常。


  “啊?什么?”我抬起头,假装听不懂她的意思,实际上不想告诉她,是不想让她害怕。这里一定会有脏东西,这是必然的,但我不希望她从头到尾都在恐惧中挣扎,那样很痛苦。


  “没什么,你为什么喘气?”岚莺转过身来,好奇的打量着我,光线太暗的原因,以至于她整张脸几乎贴在了我脸面前。


  “我……年纪大了,体力不好了,咳咳……”


  “去你的,还有心思开玩笑,当心女鬼把你抓走!”岚莺轻轻推了我一下说道。


  我忽然好像看到她身后有个东西快速跑了过去,也没看清是什么,只是本能的啊了一声。


  “别闹了,你平时不是这个样子,今天怎么回事?”岚莺以为我又在跟她开玩笑。


  我没回答她,直接拉着她的手爬上了二楼,左右打量,却没有发现黑影的踪迹。我希望是我眼花了,要不然就一定是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我倒不是害怕那玩意儿,主要是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来路,能不碰上最好不要碰上,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这次的目标是秋云说的那个怨鬼,但我看刚才过去的那个黑影不像是怨鬼,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分析错,反正我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


  “王权,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岚莺关切的询问道。


  “没事,可能是我眼花了,走吧,往里面看看!”


  “你不要吓我啊,从进来到现在,你一直神叨叨的,难道这里真有那玩意儿?”岚莺紧紧抓着我的衣服询问道。


  “废话,你明知故问,没有那个玩意儿咱们来干什么,你别忘了那个怨……”


  我一句话没说完,忽然看到前面出现了亮光,顿时把话也吓回去了。


  这医院已经废弃很多年了,哪来的亮光?

  “妈呀,看来还真是有不干净的东西,怎么会有灯光?”岚莺这次是真害怕了,直接躲到了我背后。


  “过去看看!”


  我一步步靠近,此刻寂静的走廊里,鸦雀无声,甚至听不到自己的脚步声。我恍然想起,我们是灵魂啊,自然听不到脚步声,不知是不是因为没有了身躯,胆子也变小了,其实说不害怕是假的,我都已经吓的喘不过气了!


  当快要走到灯光处时,忽然走廊两边的房门都缓缓打开了,并且随着门被打开,发出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恐怖声音。


  我忽然看到,那打开的房间里,天花板上居然吊着一个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